2010-09-06

寒食帖我懂我懂我最懂



最近東坡的寒食帖大熱,主要由於蔣勳新近出版的,文精圖美的《蒼涼的獨白書寫 寒食帖》吧。

(本網誌因連結了蔣勳早前在聯合報分期刊登的寒食帖論,點擊數也微熱了一陣子)

侯吉諒的學生讀了蔣的書,仍是不懂,請教老師。老師不高興,叫他與其聽別人一堆形容詞說書法說得天花亂墜,不如花時間看熟寒食帖的詩和書法...

我的一位熱愛藝術的網友,既在故宮看過原物,也有細讀寒食帖的詩和書法,但仍聲稱不完全懂寒食帖

我的另一位熱愛藝術的網友,在留言中聲稱正對寒食帖發呆,言下之意也不完全懂。

我呢?更加不懂(看我對跋尾拖尾不分就可想而知)。不過,我等薄學之士,自有一種不懂扮懂的高超本領。幾年前,在別人的臨寒食帖文,大言不慚地拋下了這麼幾句驚天地泣鬼神的留言:

就個人喜好而言,蘭亭不及祭姪,寒食就更等而下之了。能與祭姪雙峰並列的,只有王羲之的〈喪亂帖〉

哈哈,哈哈,寒食帖有那麼難懂嗎?我懂我懂我最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