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4

父後七日

劉梓潔 《父後七日》

今嘛你的身軀攏總好了,無傷無痕,無病無煞,親像少年時欲去打拼。

葬儀社的土公仔虔敬地,對你深深地鞠了一個躬。

這是第一日。

我們到的時候,那些插到你身體的管子和儀器已經都拔掉了。僅留你左邊鼻孔拉出的一條管子,與一只虛妄的兩公升保特瓶連結,名義上說,留著一口氣,回到家裡了。

那是你以前最愛講的一個冷笑話,不是嗎?

聽到救護車的鳴笛,要分辨一下啊,有一種是有醫~有醫~,那就要趕快讓路;如果是無醫~無醫~,那就不用讓了。一干親戚朋友被你逗得哈哈大笑的時候,往往只有我敢挑戰你:如果是無醫,幹嘛還要坐救護車?!

要送回家啊!

你說。

所以,我們與你一起坐上救護車,回家。

名義上說,子女有送你最後一程了。

上車後,救護車司機平板的聲音問:小姐你家是拜佛祖還是信耶穌的?我會意不過來,司機更直白一點:你家有沒有拿香拜拜啦?我僵硬點頭。司機倏地把一張卡帶翻面推進音響,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那另一面是什麼?難道哈利路亞哈利路亞哈利路亞哈利路亞?!我知道我人生最最荒謬的一趟旅程已經啟動。

(無醫~無醫~)


寶瓶文化:《父後七日》專輯 (一) | (二) | (三) | (四)
(散文+附加內容)




父後七日電影官方網誌


父後七日電影,最出色的是加入原文沒有的道士和他的拍檔,大大豐富了劇情。加入青年角色,想來為了商業考慮,但很失敗。老爸選角無可挑剔。原文也不重點描述女兒跟老爸的關係。電影的處理也點到即止,卻有點睛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