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5

雷競璇「狂妄」之言

雷競璇今天在生果報評論坂東玉三郎演出崑劇《牡丹亭》那篇實在過份。

我是在11月19日看他在葵青劇院演出,結果到了第二節休息時,覺得無法看下去,觀看崑劇十多年,這是我第一次不能卒睹,中途離場。我覺得坂東的表演,既難聽,又難看,連一般票友的唱做水平也未達到。崑劇講求「唱、唸、做、舞」,前兩者屬聽,後兩者屬視,對這四項基本功,坂東全部未入流。

批評得一文不值,極不客氣,但也無不可。另外雷不滿媒體和名人對演出的吹噓讚美,也自有他的看法。

但他接著說,

坂東玉三郎以他在日本藝壇的崇高地位,能夠對瀕危的崑劇予以愛護關懷,我們自然是感激不盡,只是他這樣刀馬未嫻就身先士卒,斧斤不熟就闖到班門獻藝,除了「狂妄」之外,我想不到更恰當的形容詞。

坂東的唱做完全不入流,他這樣子來演崑劇,最大可能的效果是破壞。

我認為這種言論狂妄之極,有失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