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30

【2010日本賞櫻】 走馬看花甲府遊(三)

(走馬看花甲府遊系列:(一) | (二) | (三) | (四) | (五)


(三) 武田神社

顧名思義,武田神社就是武田(信玄)神社啦。


武田神社位於甲府站北面的半山上,乘巴士10分鐘左右可達。純論可觀性,僅屬中等。




旁邊的叢林反而頗有味道。




寶物殿前有寶物:Hello Kitty!


不過,到武田神社感覺不枉此行,原因是,從車站到神社,是一條長長直直的車道,兩旁滿植櫻樹。櫻花盛開時,漫步其中,一大享受。(需時約30分鐘。從神社到車站是下坡路,比較省力)







2010-04-28

【2010日本賞櫻】 在東京吃新潟炸豬排蓋飯

近日讀了刊登在台灣旅遊網站的新宿地區「日式炸豬排」極味巡禮系列文章,令我想起自己寫的新潟福井炸豬排蓋飯大比拼

我在留言中提到,今年3-4月的日本遊,不會三訪新潟,但還是希望在東京再嘗新潟的古法炸豬排。

結果,我真的去了タレカツ新潟カツ丼吃午飯。


我們去的,是神保町本店(以車站計,近水道橋多於神保町)。小小的不起眼的店,位處橫街,一男一女打理,可坐10人左右。太座吃基本的炸豬排蓋飯,我則點較貴的“二重”蓋飯(即除在飯面放幾片薄切豬排外,在飯中間再多放兩片)。


評價:很不錯,但醬油味道略遜新潟市的とんかつ太郎
(2012-3-6補加: 2011年底的台灣日本之旅,我們再光顧タレカツ。同一分店,仍然滿意)

【2010日本賞櫻】 走馬看花甲府遊(二)

(走馬看花甲府遊系列:(一) | (二) | (三) | (四) | (五)


(二) 舞鶴城公園

舞鶴城公園就在甲府站南口左面,乃由甲府城遺跡改建成的大眾公園。我不太曉得武田信玄是何方神聖,舞鶴城公園對我來說,就只是一個遍植櫻花的公園。




那天天氣很差,天陰微雨。據說天晴的日子,站在舞鶴城公園高處,可以飽覽群山環繞,可惜我甚麽都看不到。但不要緊,這裡的櫻花真的很美,而且遊人稀疏,跟東京賞櫻名所那種擠鬧情況有天壤之別。














- 曾堯角落:【2010日本賞櫻】 孫子的孫子(也有幾張攝自舞鶴城公園的照片)

2010-04-27

沿布里斯本河散步(二)

(沿布里斯本河散步系列:(一) | (二) | (三) | (四) | (五) | (六)


上星期六行了兩段布里斯本河河岸步道。今天重行New Farm至市中心一段,但略有變化。首先,這次是自駕遊,須返回起點取車。另外,這次起點(New Farm Park)較遠,路程較上次長。

今天天氣大好,漫步於New Farm Park真寫意。





公園內的Brisbane Powerhouse,是由舊發電廠改建的藝術表演場地。





沿著河岸步行,很快就到達浮在河面上的步道。今天布里斯本河有小浪,可以感到浮步道略略上下晃動(注:浮水步道在2011水災被毀,目前須改走位於較高處的一般行人路)。





- Brisbane City Council: RiverWalk

倚著大花瓶嘆報紙


攝於布里斯本市中心的ANZAC Square
樹俗稱Bottle Tree,但照片中這棵,似vase多過bottle

北上尋歡之雞骨草鐵觀音

在港期間,北上東莞常平尋歡了兩天一夜。

我的三家姐在常平有家有廠,經常邀我探她。無奈我對北上尋歡興趣不大,拖拉到這次路經香港才決定隨她北上一晚。

按摩,吃喝,唱K,屬指定動作,略過不提。

最大驚喜,乃在工廠喝了好茶。只見她的湖南籍拍檔以專業手法,在專用泡茶桌上弄功夫茶。一喝,滿口獨特的甘香。他問我知不知是甚麽茶。我只知感覺有點類似喝天仁的烏龍加洋參茶,但還是老實答不知。原來,那是雞骨草加鐵觀音!他說雞骨草是他家鄉產物。這次喝的,有葉有幼枝。他說,如果用心的話,會連幼枝也全部揀走不用。



我告訴三家姐,下次回港她務必要送我泡茶用雞骨草作禮物。

----------

在家中泡茶,我也經常在普通質素茶葉中加幾片牛蒡增加香味。

2010-04-26

再談電影「橫山家之味」的結尾

半年前,我說

另一部[本星期看的日本片]是是枝裕和的歩いても 歩いても/Still Walking(官網)(中譯:橫山家之味)。本片好評如潮,我就不多作介紹了。總之,經過東京奏鳴曲和送行者的(稍微)失望後,今年終於能看到一部日本大師級作品。

但,我對結尾有點不以為然:

對本片唯一不太滿意的,是最後幾分鐘的交代太露太白(父母幾年後相繼過世,結果做兒子的沒有跟父親一起看球賽,也沒有用車載母親購物。他本人跟寡後改嫁他的太太生了一位女兒,一家四口墳前拜祭時跟上一代一樣灑水消暑,看到黃蝴蝶時跟上一代一樣講述那個傳說)。唉,我就是有吹毛求疵的毛病。

剛讀了是枝裕和的同名原著小說。啊,原來如此!

這書有點劇本小說的味道,因此跟電影其實出入不大,只是小說更全面地以二子的觀點開展故事,而且經常在書中穿插他對父母幾年後相繼過世的描述與感悟。

與電影結尾相關的是,在書的結尾,他在想:

再過一陣子,對,明年母親的忌日,想要一家四口到看得到海的墓地。

也許在那裡,我會一邊用杓子在墓碑上澆水,一邊說,「今天那麽熱,這樣有舒服點吧?」

然後在回程路上指著看到的蝴蝶,向牽著我的手的女兒說,「那隻黃色的蝴蝶啊,是活過冬天的紋白蝶,隔年變成黃色蝴蝶飛回來的喔......」

然後我一邊想起母親,可能會哭,或會笑吧。

小說強調的是他「想要,也許,可能,或會」,重點在想,和回想,回想當年在哥哥墳前拜祭時母親說過的話,想像一下自己會不會在同一場合對女兒說同樣的話。這些,在電影裡都變成後來實際發生,呼應從前發生過的事,一代傳一代。相對小說,電影的處理有點俗套,有點太露太白了。

沿布里斯本河散步(一)

(沿布里斯本河散步系列:(一) | (二) | (三) | (四) | (五) | (六)


Brisbane River(布里斯本河)曲曲折折地從本市的西面流經東面入海。在近市中心的幾千米河道,除了可乘渡輪作交通工具外,兩岸幾乎都鋪有步行/單車道,是散步的好去處。


View Larger Map


上星期六,我們買兩張全日票(注:全日票現已取消),先從住處乘巴士往市中心。到達後,即乘渡輪往東面的New Farm區散步返回起點。


快速渡輪 | 觀光船


這段路程景觀特美,可以看到林立的高樓和豪宅,還有本市的地標Story Bridge(每天都有人參加bridge climb)。另外最特別的就是行經浮在水面的步道(注:浮水步道在2011水災被毀,目前須改走位於較高處的一般行人路)。











完成第一路段,乘渡輪往西面的Toowong區,起步點為知名的Regatta Hotel(從前寫過一篇介紹Regatta Hotel赫赫有名的廁所:小解,當然要去 Regatta Hotel。可惜Regatta Hotel在2011水災受災嚴重,至今尚未完全復業),散步返回市中心。



這段路景色稍遜,當天天氣跟早上也差得遠,半路開始竟下起雨來。不過,沿途經過幾條各有性格的大橋,特別是最新的Kurilpa Bridge,外型獨特,頗足一看。









- Brisbane's Best Wal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