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28

劉心武猜紅樓夢八十回後

近期紅學界盛事當然要算即將出版的劉心武續紅樓夢。對此我本毫無興趣。只能說命中注定。今天到市中心圖書館,在那小小的中文書區,竟然看到劉心武2010年三月出版的《紅樓夢八十回後真故事》。

其實,根據前八十回線索猜想後四十回(或三十回?二十八回?)真故事,之前已有不少紅學家嘗試過。張之更以此原則於1984年寫成《紅樓夢新補》。且看劉心武又能搞出甚麽東東。假設骨幹已在本書定下,那四月隆重面世的續書就只剩看細節和文筆了。

下面是我邊讀邊寫的雜亂札記。

--------------------

先此聲明,我不認為大家今天讀到的《紅樓夢》是一般意義的“一部書”。我說的,不只是所謂前八十回是原作,後四十回是續作,所以《紅樓夢》是部“續臂維納斯”。其實,即使前八十回,也是經歷多年來不斷改寫,增增刪刪,增寫的跟原有的佈局和情節有重大分別。因此,根據前八十回內文和脂批提供的線索,還原一個“舊時真本”,個人認為意義不大,也未必是上乘的文學作品(悲慘得有點過火,不易處理)。

--------------------

劉心武認為全本《紅樓夢》總共一百零八回,而不是通行版本的一百二十回(或頗為流行的舊時真本三十回共一百一十回說法)。原因是他認同周汝昌的9x12規律說(每九回構成一個情節單元)。書中提到的理據充分嗎?個人認為薄弱。但108跟110相去不遠,也很難一口咬定108之絕不可能。

在此規律大前提下,“八十後”的第一回(9x9=第八十一回)就很關鍵,必須有重大事件發生,為自第七十三回以來急轉直下的情節單元作結。因此,劉心武認為在第八十一回迎春和香菱將依判詞的暗示相繼死去。

--------------------

劉心武不愧是“秦學專家”(秦學指劉心武為秦可卿之死和背後真故事所作的一系列研究猜想),他滿有信心地說,“曹雪芹他一定會根據前面埋伏下的線索,寫到由於賈氏宗族藏匿了秦可卿所招致的最終的來自皇帝方面的毀滅性打擊... 他會寫到“義忠親王老千歲”那一派,也就是“月”派,跟忠順王為代表的“日”派之間激烈的“虎兕之爭””。 ?!?!?! (關於“虎兕之爭”,可參考曾堯角落:虎兔相逢

若說日月兩派政治勢力虎兕之爭禍及元春荒誕無厘頭,那劉心武的詳細解說就更令人啼笑皆非。他認為脂硯齋提到後文有射圃情節,和賈珍在第七十五回“召集一些貴族公子,在天香樓下設一個箭道,在那習武”,充分證明虎兕之爭不單是個比喻,“在八十回後,會有一些武戲,會寫虎兕惡鬥,這場惡鬥會造成賈元春悲慘地死去”。 ?!?!?!

(這場武戲,非常精彩,引用劉在討論鳳姐下場時的一大段文字:儘管賈元春在宮中不斷向皇帝求情,皇帝一度也鑑於她懷有身孕,對榮國府賈政還留有餘地,但是,賈赦的違法行為也遭到參劾,偏賈元春在憂患焦慮中又流產了,更發現寧國府賈珍跟義忠親王老千歲的勢力勾結在一起,竟大逆不道,圖謀不軌,政局上出現了虎兕相逢,短兵相接的局面,皇帝率兵去剿,被圍困,謀反方索要賈元春,皇帝在危急時刻捨棄了她,才得以喘息候到救援,那麽回到京城,皇帝就把榮寧二府新咎舊罪一起算,而把賈氏兩府滅掉了)

--------------------

香菱原名甄英蓮,但有些版本寫作甄英菊。甄英蓮諧音“真應憐”,那甄英菊呢?劉心武有此真知灼見:真可以用寫個角色來照應全局!即是說,甄英菊諧音“真應局”。真 搞 笑 !

--------------------

熟悉劉心武秦學的,對他講解賈家獲罪之謎,一定不會覺得陌生奇怪。

至於惜春出家,劉也是以他的秦學作起點推演的。寧國府藏匿過義忠親王老千歲的骨肉,遲早要出事的。惜春看破這點,趕緊在抄家敗落前出家,跟賈家割斷關係!

總而言之,若你對劉心武的秦學很有意見,嗤之以鼻的話,相信我,這書跟即將出版的續書你也會看不下去的。

--------------------

第八十二至九十回這個單元要處理的,還有襲人和麝月。襲人的結局,判詞和脂批已有很多暗示。劉心武別出心裁,加插一個忠順王強奪襲人。話說皇帝決定打擊賈府,但皇妃元春已妊,向皇帝求情,皇帝於是派忠順王查封賈府,是為第一波打擊。忠順王知道寶玉生活離不開襲人,點名劃撥她到自己名下。襲人在艱難抉擇下,決定順從,進入忠順王府。其後,再經歷一番波折,襲人被忠順王賞給已回巢的琪官蔣玉函。後來,他倆有始有終,想方設法救濟困境中的寶玉寶釵夫婦。

覺得如何?我覺得只能用發神經來形容。

至於麝月,本無甚新意,總之是襲人離開,留下麝月服侍寶玉寶釵夫婦。但劉心武卻在第二十回關於麝月的一個批語大做文章。在麝月“公然又是一個襲人”那段,有畸笏叟批語:“麝月閒閒無語,令余鼻酸,正所謂對景傷情”。一般解釋,無語應作數語,畸笏叟批到此段,對景傷情,鼻酸起來。但劉不是這樣想。他認為麝月的原型經過一番悲歡離合後,跟畸笏叟坐在一起。畸笏叟批到此段,告訴身邊的她,這段寫的就是你。麝月沒有文化,笨笨的不會說話,沉默“閒閒無語”。批書人這時候就覺得鼻酸。

覺得如何?我覺得只能用發神經來形容。

--------------------

探春的結局,根據紅學探佚,一般認為探春將遠嫁,做個王妃(或地位近似王妃)。探春嫁出後似乎從此不能或不願回娘家探訪。劉心武因判詞畫冊上有二人放風箏,第七十回有兩隻風箏絞在一起後又出現第三隻絞上,最終全部斷線飄然遠去,生出一整篇怪誕猜謎文。

--------------------

鳳姐巧姐一篇,最無劉式新意,基本上跟隨主流紅學探佚看法。劉心武雖在篇中長篇大論賈家敗落後淪為奴僕般的鳳姐掃雪拾玉,但只是枝節功夫。

相反,李紈一章,精彩絕倫,天馬行空。李紈這人,一般看法,是好人一名,清心寡欲,性格欠奉。但不太容易解讀的判詞又好像對她有所批評。究竟李紈是誰?原來劉心武不只是秦學泰斗,紅學專家,曹學也有一手。根據他的考猜,李紈的原型是曹顒之妻馬氏。是馬氏的原型又如何?這太過繁瑣,有興趣的自己找相關曹學東西來讀。總之,劉認為李是馬,但寫進小說時卻將她的輩份減低一級。在劉心武筆下,李紈賈蘭母子愛錢如命見死不救,在八十回後將露出真面目。

劉版真故事:巧姐被狠舅王仁賣到妓院,賈芸小紅答應鳳姐代為營救但缺錢,於是找不太受榮國府查封影響的李紈商量。母子一毛不拔,當然不肯,但賈蘭為要他們盡快離開,竟寫張空頭票騙他們。巧姐判詞中的狠舅奸兄,狠舅是王仁人人皆知,原來奸兄是賈蘭!

--------------------

不常讀劉心武的書。讀到四分三時,驚覺原來此書不講寶黛釵,只有獄神廟一章有點關於寶玉的篇幅。已在其他專書詳述,還是甚麽?待考。

至於獄神廟這段,大家都知道是八十回後的重點章節,但線索無頭無尾的,因此紅學家只能給你一個大概。在此書中,劉心武擔當的不僅是紅學家,更是續書人,憑他的想像,告訴你寶玉和鳳姐在甚麽情況下入獄,出獄後將面對何等命運,茜雪如何出現在寶玉面前慰問,小紅如何答應鳳姐營救巧姐...

---------------------

此後的三篇:金陵十二釵副冊之謎,金陵十二釵又副冊之謎和情榜之謎,個人認為太過無聊,略過不讀。

--------------------

說這話當然是事後孔明:看過劉心武2010年三月的百家講壇或讀過依講稿發展出來的這本書,有甚麽可能不清楚他正在續書呢?

在本書的最後一章,即第八十一回之第一百零八回回目之謎,劉心武從宏觀走到微觀,為讀者介紹這二十八回的可能回目及內容大綱。

我不覺得需要知道他續書的詳細安排,此章決定也略過算了。且看過幾天會不會改變主意。

(11-3-1補加:上面提到,本書基本不講寶黛釵雲的結局,估計應在其他我不曾讀過的書交代過了。那我只能在這最後一章找答案:85惜春出家,同回黛玉沉湖自盡。82查封榮國府83賈母驚嚇而死後,86二寶勉為其難成婚,同回史湘雲嫁衛若蘭。91寶玉出走出家。92甄寶玉把寶玉送回家,是為送玉。93衛若蘭射圃後在實戰中身亡,囑咐把金麒麟交還寶玉,意味寶玉湘雲後來結合。104哭向金陵鳳姐命斷,寶玉急著往南奔,心力不支,昏昏沉沉。忠順王南下捉拿。105妙玉先把被賣為樂伎的湘雲贖出,再從忠順王處救出寶玉,讓他跟湘雲遠遁。在被褻瀆時,妙玉與忠順王同歸於盡。妙玉太強了!106寶玉湘雲在忠順王府垮塌後回京城,乞討為生。108湘雲凍餓而死,寶玉頓悟二度出家,出世,還原為神瑛侍者。若湘雲凍餓而死,那“因麒麟伏白首雙星”如何解得通?劉心武自有笑壞人的辦法。賣關子,自己找來看吧。)

--------------------

總體而言,劉心武的確在紅樓夢文本閱讀及其他相關領域下過功夫,信手沾來,皆成可塑可猜的故事。

從分析角度看,只可惜他走火入魔,入秦學迷途而不知返。從世俗角度看,劉心武就是憑他的獨門秦學在考證紅學走到山窮水盡而公眾對紅樓夢八卦興趣高昂之際應時而出,名利雙收。換轉是你,大概也會努力繼續榨取任何剩餘價值吧。劉心武續紅樓夢,應是此路徑的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