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29

一段關於八號風球的無聊往事

我也寫一段關於八號風球的無聊往事:

當年,讀港大,住全男宿舍,搞學生報,生活糜爛。不到中午不醒,課堂不上,整天躲在報房鬼混噴口水,當然也要抽時間陪女朋友(今之太座)。

接近午夜,才是一天的開始。大夥兒到水街宵夜後,繼續在宿舍打桌球抽煙聚賭至天明。手頭有閒錢,就到灣仔那些樓上會所打通宵麻將。

樓上會所,不時有警察巡查,主要是查看身份證,有時也會問一兩個問題。最常問的,是:後生仔(年青人),半夜那麼得閒來這裡玩,做盛行(甚麼職業)呀?我們尚有廉恥,打死不提是“高尚學府”學生,每次被問,總是答電話公司員工。至於警察信不信,不得而知,因為他們從來不追問。

那次,警察巡查,幾小時後,竟然折返,對我們說:後生仔,天文台宣布即將改掛八號風球,早點回家吧,免生危險。

四人下樓,大街上果然風雨交加,的士不見踪影,唯有邊走邊找。忽然,一塊大大的廣告招牌鐵皮從身邊飛過。事出突然,加上人又疲倦,我們沒有一點反應。過後,想想,才明白搞不好,後天報章可能登出:颱風XX襲港 大好青年命喪。

故事,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