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28

另一種可能?呸!

早前寫過,郝譽翔在《溫泉洗去我們的憂傷—追憶逝水空間》自序強調,「而現在流行名家推薦,一本書的書腰上掛上好多名字,叮叮噹噹的,都快分不清作者究竟是誰?我也不愛做這種事,我寧可自己的書以乾淨樸素的面目見人...」,但事與願違,此書書腰上就印上好多名字,叮叮噹噹的,而書的第一部分(即在目錄和自序前),竟是兩頁「赫赫名家 讚譽推薦」文字!

跟這個可以互相輝映的是,張大春在《四喜憂國》的簡體字版序中批評“另一種可能”。他說,「近二十年來,隨著台灣社會的各種變化,俗濫套語也浮泛成災。其中我最厭惡的一句就是:「提供另一種可能。」有時這句話也會化身成「也許還有另一種可能。」或者「我們還有諸多可能。」多元化社會尚未成真,但是關於多元的樂觀想像和虛妄期盼卻早已在絕大多數的人心中紮根了,彷彿人人都能自主地開展豐富的生活。」

偏偏,此書是由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在“理想國 imaginist”品牌下出版的。而這品牌的口號,在書背和內頁印得清清楚楚:


想像另一種可能


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