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10

《山河入夢》《春盡江南》讀後感 (二)

當代中文小說我讀得不多,讀當代大陸作家的小說更少之又少。

圖書館,《山河入夢》,格非。格非?似乎聽過這個名字,但又不肯定。《山河入夢》?單論書名,很不吸引。最終會借它回家,讀得廢寢忘餐,不久再讀《春盡江南》,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近年買書少了借書多了。圖書館的好處不在於不用付錢得到自己想讀的書。我的閱讀口味有點小眾,番邦圖書館附設中文書部,數量少書種大路,我喜歡的書種不太可能找到。對我來說,圖書館最棒的地方,是讓我嘗試讀新的東西,讀自己不知會不會喜歡的東西。借來的書,喜歡固然好,不喜歡還了就算,乾手淨腳。《山河入夢》,我是打算試讀幾頁,讀不下去還之可也。

不過,每次到圖書館不過借三五本中文書,取《山河入夢》棄其他,總該有個原因。其實很簡單,我是《紅樓夢》迷,看到書底莫言的推薦詞,他說:「這是一部繼承了《紅樓夢》的小說,《山河入夢》的成功,就在於繼承了中國的古典文學傳統,而且寫出了很多我們過目難忘的人物,書中主人公譚功達就是現實的賈寶玉。」我承認心動了。

我當然不會把繼承《紅樓夢》現實賈寶玉等話當真,但還是蠻好奇地把書翻開,結果一直被小說牽著走。睡前只讀了四分三,夜不成眠偷偷起床把它讀完。

哈,你知道嗎?小說中的譚功達是大陸解放初年一位縣長,文化水平不高,滿腦子建設工程。四十多歲,木木納納,不只尚未成家,連談戀愛的經驗也沒有... 他就是現實的賈寶玉?奇哉怪也,但又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