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09

江春男抄襲吳思

從臉書看到一篇專欄文章江春男(筆名司馬文武)寫的,題為「皇上是冤大頭」(台灣蘋果日報,2012-7-9),借崇禎諷馬英九。

我不知江春男是誰,之前未曾讀過他的文章。這篇,是抄襲文,抄襲了吳思的「皇上也是冤大頭」(《潛規則》其中一篇)

兩篇文章,標題只差一個字,不可能是偶然。

內容呢?抄襲,毫無疑問。讀讀下面引文,你也來作判斷:

江春男:皇上是冤大頭

西元1644年4月24日,李自成兵臨北京。當年午夜剛過,崇禎皇帝來到景山的一顆樹下,他留下遺書,把自己吊死在這顆樹上。他最終痛恨的不是李自成,而是不斷糊弄他的親信大臣。

他在遺書上替百姓求情,但不忘怪罪他的執政團隊。他說:「我自己有所不足,德行不夠,惹了上天的懲罰。但這一切都是諸臣誤我,我死了沒臉見祖宗,自己摘掉皇冠,以頭髮遮住臉,任憑你們這些盜匪分屍,不要傷害一個老百姓。」

吳思:皇上也是冤大頭

兩個世紀之後,1644年4月24日,李自成兵臨北京。25日午夜剛過,崇禎皇上來到景山的一棵樹下,他要把自己吊死在這棵樹上。崇禎在自己的衣襟上寫了遺書,但他最終怨恨的似乎並不是李自成,而是不斷糊弄他的官僚集團。他寫道:「我自己有不足,德行不夠,惹來了上天的怪罪。但這一切,都是由於諸臣誤我。我死了沒臉見祖宗,自己摘掉皇冠,以頭髮遮住臉,任憑你們這些賊分裂我的屍體,不要傷害一個百姓。」


江春男:皇上是冤大頭

在他上吊前幾個月,他的首輔(即今之行政院長)還狠狠地糊弄了他一回,把一次根本沒打起來的戰役吹牛成大捷,然後大受獎賞。這場從未發生的大捷,地點就在離北京幾十里,就在皇帝眼皮底下,崇禎不知自己作了冤大頭。

吳思:皇上也是冤大頭

崇禎的怨恨自有道理。他在位十七年,受到了無數慘不忍睹的矇騙糊弄,直到他上吊前的幾個月,他的首輔(宰相)周延儒還狠狠地糊弄了他一回,把一次根本就沒打起來的戰役吹成大捷,然後大受獎賞。這場根本就不存在的大捷是周延儒親自指揮的,就發生在離北京不過幾十里地的通縣,在皇上的眼皮底下。

(所謂事有湊巧,吳思的《潛規則》和《血酬定律》,一直未讀。上月到大陸旅行,知道他將那兩部書的文章重新編排為一部“新”書:《隱蔽的秩序:拆解歷史弈局》。買了,幾天前讀了「皇上也是冤大頭」,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