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4

兩篇慕容雪村

- 如秋水長天

有人問高僧:如何是善知識?答:慈悲清涼。又問:如何是慈悲清涼?答:如秋水長天。在我想來,所謂善知識,指的就是有恥有格的現代公民,所謂慈悲清涼,指的就是同情心和良知。這二者沒什麼用,不會幫你陞官發財,更不會讓你在濁世出人頭地,但它卻是我們區別於動物的根本之處。對他人的苦難抱有同情,有時會顯得不夠精明,但越是血腥狂熱的時代,就越顯出這些笨人的可貴,正是他們不識時務地抬高槍口、鬆開扳機、停下坦克,人類社會才保住了起碼的體面和尊嚴。

我們活在一個塵土遮天的時代,政治很髒,經濟很髒,連文化都帶著腐爛的臭味。我們的心本應如秋水長天,但久置灰塵之中,也會變得又黑又髒,並且極為脆弱。我們去郵局寄易碎物品的時候,工作人員會在上面印一隻紅色的杯子,而在這樣的時代,我希望每個人的心口都有一隻紅杯子,它可以時時提醒我們,這是慈悲之心,也是清涼之心,它如此珍貴,又如此脆弱,應時時拂拭,勿留塵埃,如秋水般清,如天空般淨。

- 把野獸關進籠子

在幾千年的戰爭和殺戮之後,人類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權力如同猛獸,必須把它關到籠子裏。這是現代社會的共識,但在中國,一個大洪水之前的國家,大多數人依然是秦始皇的子民,他們相信英明的皇帝和大臣,卻不相信良好的制度,總希望有一隻不那麼殘暴的猛獸來統治他們。這是不可能實現的願望,因為猛獸正在身邊徘徊,野性尚存,隨時準備擇人而噬。

當權力的野獸在身邊咆哮,人們會變得格外謹慎,只要日子還能過得下去,他們就絕不會多說一句話。他們漠視自己的權利,也漠視別人的權利,鄰居的房子被拆,他們若無其事地看著,等到他們自己的房子被拆,鄰居們也在旁邊若無其事地看著。但我們知道,人類社會是一個整體,沒人可以置身事外。一人不自由,則人人不自由。一人不安全,則人人不安全。這糟糕的制度能夠運行,是因為我們都曾經為之出過力。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就是制度。制度的問題就是我們自己的問題,當我們端起飯碗,問題就在碗裏,當我們走在路上,問題就在腳下。這些問題不僅關係到國家的未來,也關係到每個人的命運。有人說,中國是一個沒有底線的國家,這話不對,這國家並非沒有底線,它以你我為底線。當它越來越好,是因為我們都曾為之努力,當它越來越壞,也是因為我們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