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01

豈能輕易讓它去

二讀《春盡江南》進入尾聲。

吉士一路上都在聽Beatles。
  
端午又試著給家玉打了個電話。
當然,還是關機。
  
當我發現自己處於煩惱之中 瑪麗媽媽來到我身邊,為我指引方向 讓它去
...
  
歌詞和節奏都適合他的心境。他覺得列儂的這首歌,就是為自己寫的。為自己,為此刻。有人將約翰•列儂與馬克思和孔子相提並論,他覺得還是有點道理的。他的心裡湧現出一股久倦人世的哀傷或喜悅,既陳舊,又新鮮。

為甚麼,為甚麼總是將老麥的作品算進列儂的賬?(當年讀裴在美的小說《台北的美麗和憂傷》,文中提到蜜雪兒是一支約翰藍儂的曲子 。為此我寫了一篇網誌文,題為「藍儂不曾愛過蜜雪兒」)

其實,書中還有另一例子:

兒子剛把那白色的蘋果耳機塞入耳中,家玉就湊過去取下一隻,放在自己的耳邊聽了聽,說:「噢,原來是在聽列儂啊!」

那是一首甲殼蟲樂隊的《黃色潛水艇》。

這錯誤當然沒有讓它去和蜜雪兒那麼明顯。The Beatles的歌,名義上絕大多數由Lennon-McCartney合寫。Let It Be和Michelle出自老麥手筆,非常明顯。Yellow Submarine,尋根究底的話,恐怕老麥的“貢獻”較多。不管怎樣,明明是「甲殼蟲樂隊的《黃色潛水艇》」,何以說成「噢,原來是在聽列儂啊!」呢?

--------------------

有點小題大作是不?我認罪。

--------------------

很有趣的是,我好像未曾讀過任何人,將The Beatles的歌(不管實質誰寫的),硬算在老麥身上。

「噢,原來是在聽老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