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11

越俗詩畫簽

周作人看不起豐子愷的畫,幸好一般讀者不同意。周作人作詩,豐子愷配畫,鍾叔河箋釋的《兒童雜事詩圖箋釋》,自1991年出版後一直廣受歡迎。

紹興魯迅紀念館曾挑選一批周詩豐畫,印成一套五組共30張介紹越地風俗的書簽,名為《越俗詩畫簽》。實物固難找,連網上資料也近乎零。左為文自秀在豐子愷114歲誕辰之日於臉書上傳的書籤照

--------------------

- 關於詩配圖的創作背景和《兒童雜事詩圖箋釋》的緣起與版本,參考書之驛站:《兒童雜事詩圖箋釋》

- 周作人《知堂回想錄》「監獄生活」一節對寫作兒童雜事詩有此記:
通計在那裡住了一年半,只看了一部段注《說文解字》,一部王籙友的《說文釋例》和《說文句讀》;其次則是寫詩,丁亥暑中雜詩三十首,兒童雜事詩七十二首,和集外的應酬和題畫詩共約一百首。兒童雜事詩為七言絕句,最初因讀英國利亞的詼諧詩,妙語天成,不可方物,略師其意,寫兒戲趁韻詩數章,迄不能就,唯留存三數首,衍為兒童生活及故事詩各二十四章,後又廣為三編,得七十二章焉。
(注:利亞,即Edward Lear Wikipedia | A Blog of Bosh - The Edward Lear Homepage

- 1963年4月,周作人在給鮑耀明的信(《周作人晚年書信》,鮑耀明編,1997年10月,真文化出版公司出版)中說:
來信所說東郭生的詩即是『兒童雜事詩』。記得報上的『切拔』,訂成一冊,曾以奉贈,上邊有豐子愷為插畫,乃系報館的好意請其作畫者。豐君的畫,我向來不甚贊成,形似學竹久夢二者,但是浮滑膚淺,不懂『滑稽』。殆所謂海派者,插畫中可取者,覺得不過十分之一,但我這裡沒有插畫本,故只能籠統地說罷了。近來該詩原稿又已為友人借去,裡邊的詩較好者亦不甚多,但是比起插畫來,大概百分比要較好一點罷了。

- 其實,周作人對豐子愷漫畫的惡評,早於多年前公開表達過。他曾於1939年末在報刊發表《關於阿Q》,評論豐子愷的《漫畫阿Q正傳》和蔣兆和的《與阿Q像》:
阿Q近來也闊起來了,居然得到畫家給他畫像,不但畫而且還有兩幅。其一是豐子愷所畫,見於《漫畫阿Q正傳》。其二是蔣兆和所畫,本來在他的畫冊中,在報上見到。豐君的畫從前似出於竹久夢二,後來漸益浮滑,大抵趕得著王冶梅算是最好了,這回所見雖然不能說比《護生畫集》更壞,也總不見得好。

- 豐子愷對周作人公開和私下的批評,似乎並不知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