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0

上海博物館購入《紅樓夢》甲戌本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幾點補充)

讀到網友專程往上海博物館參觀翰墨薈萃特展,方知原來今年是上博的建館60週年慶,即所謂甲子華誕。

可是,上海博物館對我最重要的意義,並不在此,而在那“不展之品”:館方對7年多前從康乃爾大學/胡適後人購入,紅樓夢最接近原稿面貌經歷也最傳奇的甲戌本鈔本,依舊諱莫如深。

我在06年10月寫過一篇上海博物館購入《紅樓夢》甲戌本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到09年1月又寫了跟進版,本來是時候寫“再跟進版”了。無奈,這三四年來關於上博與甲戌本的新消息少之又少,甲戌本似乎已從人間蒸發,所以只能在這裡作兩點補充。

(1) 上博向誰購入甲戌本?

- 茂森林:胡適紅樓夢與曾淑昭(注:曾淑昭即胡適長子胡祖望之妻)

1948年12月15日,蔣介石派專機接胡適了。胡適望著102箱藏書,只隨身帶走了兩部,一部是他父親的手稿,另一部便是甲戌本紅樓夢。

胡適走了,甲戌本也隨他飄落到大洋彼岸的美國。

歷史的腳步跨入1962年2月24日,胡適在台灣主持「中央研究院」會議時,心臟病突發,一代宗師溘然逝去,享年71歲。甲戌本紅樓夢落入其兒媳曾涉昭手中。2005年7月,有消息稱,甲戌本紅樓夢,被上海博物館花80萬美金,從曾淑昭手裡購回。但館方聲言:「胡適兒媳婦曾淑昭沒拿走一分錢。」至此,歷經風風雨雨,漂泊257年之久的甲戌本紅樓夢,終於有了一個安穩的歸宿,靜靜地躺在上海博物館的書櫃裡了。

- 梅節:周汝昌、胡適「師友交誼」抉隱—以甲戌本的借閱、錄副和歸還為中心

胡適知道自己有嚴重心臟病,兒子又沒有本事,他不可能不替他的老伴和兒孫著想。寄存康大亞洲圖書館的文物就是鎖麟囊,其中甲戌本是重寶。甲戌本後來以八十萬美元賣給上海博物館;許多人不一定知道,胡大公子早已把這批文物賤賣給人。

上面兩種說法,頗有出入。前篇說上博花錢從「曾淑昭手裡購回」,但又說她「沒拿走一分錢」。後篇則說胡適後人把甲戌本賣給別人,該人後再轉售給上博。後篇說法的根據,來自「康奈爾大學一位中國學者」,他在某篇紅學文章後留言(詳見梅節文注18):

胡適當年一批收藏的文書,包括甲戌本紅樓夢和林則徐手跡等等,的確是委託放在我們康奈爾大學的亞洲圖書館。但它只不過是寄存,不是贈送。後來胡適先生的公子生病,身體不好,便問康大是否可以將這批文書買下來。……後來這批資料就被臺灣方面以50萬美元的價格買走了。不是從康大買走了,而是從胡適之先生的公子那裡買走了。後來,上海方面才又從臺灣方面買了回去。

雖然兩種說法都沒有值得確信的證據支持,但從上文下理,我推斷後者比較可信,即胡祖望(注:他於2005年3月去世)把甲戌本賣給別人,2005年上博從該人手中購入。所以,上博乃間接從胡適後人購入甲戌本,但他們又「沒拿走一分錢」。

無論如何,今天甲戌本已藏於中國。到目前為止,館方從未把它公開展示過,能有機會親身檢視過它的專家,就我所知只有馮其庸一位(這在跟進版已有交代)。

(2) 不展示,那出版呢?

過往,中港台所有出版過的影印本,都只能以台灣商務印書館1961年出版的影印本為底本(參考鏡中書寫:紅樓夢甲戌本小記)。如今正本已到手,按道理大陸應以此原始底本重新影印出版。在一篇寫於2009年底,題為《石頭記》甲戌影印本知多少的博文中,作者提到兩種待出影印本,其中一種:

(23)乾隆甲戌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待出)
國家圖書館出版社、三希堂藏書出版,宣紙線裝6開(190×310mm)一函四冊,估價1200元。該本最大特色,是甲戌本被上海博物館重金購回後,大陸第一次據原始底本進行影印。

我試圖從網上尋佐證,原來當年曾有消息說,國家圖書館將一次過把各抄本全部線裝影印出版,其中甲戌本一函四冊,預計定價1200元,與上面說法相同。

不過,甲戌本介紹文中雖然提到「2005年上海博物館購回」,卻沒有明文指出珍藏版會由此原始底本影印。(注:國家圖書館曾於2004年出版甲戌影印本,底本為台灣商務版)

不管怎樣,就我所知,直至今日這出版計劃(包括新版甲戌本),仍未完成。

《紅樓夢》甲戌本依然養在深閨,寸步不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