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31

2012.03 觀讀聽流水帳

讀書

● Philip Roth, The Dying Animal
- 讀感:Philip Roth
● Philip Roth, Everyman
- 寫踏上老病死的不歸路,平淡卻深刻。證明我對The Dying Animal的負面評價,非關作者,僅限該書。

● Malcolm Gladwell, What the Dog Saw
- (書中其中一篇,談Nassim Taleb) Blowing Up

● Robert B. Reich, Aftershock
- Excerpt, from The New York Times

● 廖偉棠 波希香港.嬉皮中國
- 關於波希米亞香港的那些章篇,寫得真好。廖偉棠既參與其中又能抽身描畫,難能可貴。

● 杜緻朗 去年的秘密
- 短評:杜緻朗《去年的秘密》

● 湊佳苗 告白
- 連番告白

● Ludovic Debeurme, Lucille
- 無懼青春殘酷 牽手遠走天涯

● Mandy Ord, Rooftops
- 藏而不露 敏感的生物 (她另一部作品Sensitive Creatures的讀後感)

● Shunju Aono, I'll Give It My All... Tomorrow, Vol. 4
- 兩條廢柴漫畫家 (第一集的讀後感)


網讀

Ronja:「釵待時飛論」修訂版 ~ 兼記紅學三呆子

蔣勳「丟大了」事件:學術研究是條漫長寂寞的路途

小題大做:若村上春樹生於京都,時報出版為何不更正?

Goldman Sachs and Muppets

Daisey, Foxconn, Apple

Jetstar Hong Kong
- (曾堯角落瀏覽率最高的文章) 談 Jetstar (捷星)航空

電影

● 中島哲也 告白
- 連番告白

● Valérie Donzelli, Declaration of War/La guerre est déclarée
- Declaration of War 向恐懼無望宣戰


音樂

愛曲(5) Kilkelly 的留守老爸

2012-03-28

Tee恤圖案趣事

知道我這Tee恤上的圖案是甚麼嗎?

知道的話,給你一個讚。因為直至最近,我不知道。正確一點說,我沒留心。不是嗎,買Tee恤,價錢便宜穿起舒服看來不太醜就是了,誰理會圖案是甚麼?

我錯了。

那天,在某商場時裝店發呆等待離開,店員忽然走過來以韓語跟我說了一句話。

我當然聽不懂,用疑惑的眼神望她?她改用英語問我是否韓國人。

我說不是,為何有此一問。

她尷尬地說,真對不起,因為見你穿了以南北韓為圖案的Tee恤,還以為你是韓國人。

甚麼?

是啊,紅色北韓,白色南韓,中間是若隱若現的Korea字樣...

2012-03-27

Moon, Venus & Jupiter

Moon, Venus (right) & Jupiter (left)
- Brisbane, Australia
- 2012-3-26, 6:28pm



- EarthSky: Moon and Venus closest in west after sunset March 26
- Daily Mail: Spectacle in the sky as Venus and Jupiter put on a show - entirely visible with the moon (and you don't need a telescope) - Washington Post: Curtain call for moon, Venus, and Jupiter

蔣勳「丟大了」事件:學術研究是條漫長寂寞的路途

(3-27初稿 | 5-25最後增補)


就蔣勳「丟大了」事件,早前在臉書發表過一些意見。昨天讀Once in a Blue Moon的人不知而不慍-論江弱水評蔣勳...,深有同感。當然,他想得更深,表達得也比我好多了。

背景:張大春在他的部落格,以《這人丟大了!────轉貼江弱水論蔣公》為題,轉貼浙江大學教授江弱水強烈而尖酸地批評蔣勳文章/演講美而不信,認為「我從來沒有見識過這樣不嚴肅的演講,這樣不嚴謹的寫作,比所有的「戲說」和「大話」都強,幾乎算得上「穿越」了。如果說這是中文世界的三聚氰胺或者塑化劑,不算是過於嚴厲的指控吧?」

下面是我在臉書上草草寫下的感言:

- 近年常見找硬傷文。我搞不清楚,硬傷究竟是甚麼傷?若文章如人,身上多傷,總是不好,總是不美,但有多嚴重?致死的嗎?或至少會傷得不成人形嗎?

- 傅月庵在談另一話題時說,“譬如美國作家Thomas Wolfe下筆千言,不知所止,書稿挾泥沙與珠玉齊下,明知他好,卻誰都拿他沒辦法。幸好碰到Maxwell Perkins這樣一位好編輯,才把他強鑿硬砍,細琢慢雕出像『天使望故鄉』這樣好的作品出來。當然,這一切Thomas Wolfe都知道也認可,進而感激的。”硬傷,大概就是泥沙吧。那麼,蔣勳的文章,除了泥沙,有珠玉嗎?還是說,即使找來好編輯,強鑿硬砍,還是見不得人的東西呢?

- 我是頗喜歡蔣勳作品的小讀者。

- 蔣勳近年很紅,演講出書頻密。所謂慢工出細貨,反之亦然。

- 從上面已寫的可以看到,我是用“一手...另一手”觀點看蔣勳所謂“丟大了”。on the one hand,作家寫作會出錯,蔣勳乃感悟型而非研究型學者,文章有“硬傷”不是致命的。我看作家,會聚焦於他的長處。but on the other hand,蔣勳是時候休息一下,充充電,打打底,不要再遊走各地,扮演“江湖百曉生”了。

倒不如讀一兩段Once in a Blue Moon的看法吧:

我自小欣賞蔣勳的文學作品, ... 看到學術前輩遭受大陸學者非議,有些心疼,但也實在令人戒慎恐懼。蔣勳仍然是位優秀的文學家與美學家,無庸置疑。只是,學術研究是條漫長寂寞的路途,因此每當有知音欣賞,往往樂而忘形。然而身為學者,或許還是應該自甘黯澹,靜心讀書研究,精確而詳實地保存並傳遞知識。

而我常想,身為一個研究者,最好名氣小,學問大。默默無名,卻心平氣和,認真做好應該做的事情,教好學生,做好研究,平淡卻心安理得。學術界最可怕的現象,莫過於教授明星化,學術媒體化。倘若學者都能夠回歸校園,靜心研究,或許學術界會有些不同吧?


相關閱讀:

- 江弱水:撕扇记:美言不信的蒋勋 | 撕扇记二:美言还是不信的蒋勋 | 没言可信的蒋勋

- 东方早报:未声张的辩论-江弱水与蒋勋之争
- Once in a Blue Moon:人不知而不慍-論江弱水評蔣勳...
- Timo:考卷語文VS性情語文-關於江教授對蔣勳述作的勘誤
- 鍾哲平:欲辨有千言——讀江弱水評蔣勳書作有感
- 書海:爭什麼?明白了。

- 蔣勳回應批評?美學系列/畫眉深淺 一首詩的兩種讀法

古人說:詩無達詁,給予一首詩多樣寬容的自由解讀可能。詩的文字,常常不同於世俗語法邏輯,杜甫的「香稻啄餘鸚鵡粒,碧梧棲老鳳凰枝」就是常被引述的例子,如此好的詩句,正是因為大膽重組了語法。

隨時代不同,古詩的閱讀,文字像光的折射,使閱讀者產生創造性的新的意象。關心創作的詩人,讀到一首古詩,心有所感,也會用當代的語法再去衍繹(或背叛)原作的題旨,產生更好的創作。

創作原本必須有活潑生機,僵死在註解、考證、一字一字的硬摳硬掰,也常常使一首好詩支離破碎,只是一具屍體,徒具軀殼,失了活潑生命。

古詩被選輯、註解,原是為了要後來者方便閱讀欣賞。但是過多的註解,淺薄的註解,也可能誤導一首詩,狹窄僵化,使閱讀者感覺不到詩的好處。

陶淵明的「好讀書,不求甚解」,在學院某些教授眼中或許離經叛道,不夠認真求證。但是,作為一個優秀的創作者,陶淵明的「不求甚解」正是要「每有會意,欣然忘食」,他要的是「會意」,不要被古書綑綁束縛住。

--------------------

【跟蔣勳「丟大了」事件無直接關係,純屬文壇娛樂】
- (幾年前台灣書法家侯吉諒也曾批蔣) 侯吉諒:評蔣勳談書法(說「帖」)
- (就王羲之《得示帖》中「遲散」一詞應作何解,張大春批蔣。侯吉諒既批蔣也不同意張。張批侯並以冷言作結,侯留冷言) 張大春:論書五律之三~六 | 侯吉諒:說「遲散」──兼評蔣勳與張大春的觀點 | 張大春:答建廷────關於侯吉諒之釋〈得示帖〉遲散,我豈能同意,當須駁之

2012-03-26

Declaration of War 向恐懼無望宣戰

Declaration of War / La guerre est déclarée
- 代表法國角逐本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 獲選為正在澳洲舉行的法國電影節開幕電影

為了兒子 向恐懼無望宣戰!

年輕夫婦不足兩歲的兒子患腦腫瘤,須立即割除。手術雖然成功,但腫瘤被斷定為惡性,手術化療接踵而來,生死未卜。

與其無助痛哭,被絕望壓垮,夫婦二人向恐懼無望宣戰,積極面對,全情投入,為兒子的生存和復原盡最大努力!

類似故事,荷里活拍過無數次,大抵不離“催淚彈”。Valérie Donzelli和Jérémie Elkaïm以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拍成電影,自導自演,自成一家。



曾堯角落文章瀏覽排行榜(2011年)

1. 談 Jetstar (捷星)航空
2. 淺談 Cinque Terre / 五漁村
3.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了,事情​就是這麼樣
4. 【台灣 2011】 住宿:台北:京站 i-taipei:五夜情不再?
5. 蔣勳細說紅樓夢
6. 蔣勳細說寒食帖
7. 【台灣 2011】 遊記導覽頁
8. 侯吉諒再論董陽孜
9. 推薦:董啟章論1Q84的村上春樹
10. 眾裏尋她:張愛玲 王迪詩 Kelly Brook 銘傳大學黎佩芬

2012-03-24

愛曲(5) Kilkelly 的留守老爸

1845年開始持續多年的大饑荒(The Great Famine)是愛爾蘭近代歷史最悲慘的一頁。那時,愛爾蘭仍屬英國統治,一窮二白,人民極度依賴馬鈴薯維生。一種名為blight的疫病侵襲,幾乎把當地的馬鈴薯收成徹底毀掉。據估計,那幾年間,至少一百萬愛爾蘭人死於病患飢荒,另一百萬離鄉別井到外地謀生。

後來,雖說最困難的時期已過,人民生活仍然艱苦,年輕人視離國打工為唯一出路。到二十世紀初,愛爾蘭人口僅餘四百多萬,較大饑荒發生前減少一半。Kilkelly(一個愛爾蘭小鎮)歌中故事就是以這時代背景譜成。

作曲人的祖輩當時是留守家園的老爸,目不識丁,靠當地校長代他寫信給身在遠方的兒子John(和Michael),一則略述故鄉及家人近況,再則表達思念兒子,期望有日重聚之情。歌曲包含5封家書,寫於1860-1892。最後一封由已回鄉的Michael寫給飄洋到新世界美國謀生一去不返的John,告知他老爸離開了。

Kilkelly, Ireland, 18 and 60, my dear and loving son John
Your good friend the schoolmaster Pat McNamara's so good
as to write these words down.
Your brothers have all gone to find work in England,
the house is so empty and sad
The crop of potatoes is sorely infected,
a third to a half of them bad.
And your sister Brigid and Patrick O'Donnell
are going to be married in June.
Your mother says not to work on the railroad
and be sure to come on home soon.

Kilkelly, Ireland, 18 and 70, dear and loving son John
Hello to your Mrs and to your 4 children,
may they grow healthy and strong.
Michael has got in a wee bit of trouble,
I guess that he never will learn.
Because of the dampness there's no turf to speak of
and now we have nothing to burn.
And Brigid is happy, you named a child for her
and now she's got six of her own.
You say you found work, but you don't say
what kind or when you will be coming home.

Kilkelly, Ireland, 18 and 80, dear Michael and John, my sons
I'm sorry to give you the very sad news
that your dear old mother has gone.
We buried her down at the church in Kilkelly,
your brothers and Brigid were there.
You don't have to worry, she died very quickly,
remember her in your prayers.
And it's so good to hear that Michael's returning,
with money he's sure to buy land
For the crop has been poor and the people
are selling at any price that they can.

Kilkelly, Ireland, 18 and 90, my dear and loving son John
I guess that I must be close on to eighty,
it's thirty years since you're gone.
Because of all of the money you send me,
I'm still living out on my own.
Michael has built himself a fine house
and Brigid's daughters have grown.
Thank you for sending your family picture,
they're lovely young women and men.
You say that you might even come for a visit,
what joy to see you again.

Kilkelly, Ireland, 18 and 92, my dear brother John
I'm sorry that I didn't write sooner to tell you that father passed on.
He was living with Brigid, she says he was cheerful
and healthy right down to the end.
Ah, you should have seen him play with
the grandchildren of Pat McNamara, your friend.
And we buried him alongside of mother,
down at the Kilkelly churchyard.
He was a strong and a feisty old man,
considering his life was so hard.
And it's funny the way he kept talking about you,
he called for you in the end.
Oh, why don't you think about coming to visit,
we'd all love to see you again.


Kilkelly - Mick Molone, Jimmy Keane, Robbie O'Connell


Kilkelly - Rowena Taheny


Kilkelly - Rowena Taheny (with lyrics)


愛爾蘭 Kilkelly鎮。1860年。
我親愛的兒子約翰:
你的好朋友Pat McNamara校長,
他好心幫我寫了這封信。
你的兄弟都去英格蘭找工作了,
現在,屋子空蕩蕩的,讓人神傷。
地裡的土豆遭受很強的蟲害襲擊,
三分之一甚至一半都壞掉了。
你的妹妹Bridget 將於六月份和Patrick O'Donnell結婚。
你的媽媽說不久就不再去鐵路上上班了,
她確信這次真的是要待家裡了。

愛爾蘭 Kilkelly鎮。1870年。
我親愛的兒子約翰:
向你的妻子和四個孩子問好,
祝願他們健康,祝願他們壯實。
Michael(約翰的兄弟)有點小小的麻煩,
我想他沒有從以前的經驗中汲取教訓。
因為氣候太潮濕的緣故,這裡沒了乾草,
現在我們沒得可燒的東西了。
Bridget很高興你給她的孩子取名,
儘管她已經有了六個孩子。
你說你剛找到一份工作,
但是沒說是什麼樣的工作,
也沒說你什麼時候回家。

愛爾蘭 Kilkelly鎮。1880年。
我親愛的兒子約翰:
我很抱歉要告訴你一個非常悲傷的消息,
你親愛的媽媽走了。
我們把她葬在了Kilkelly鎮的教堂邊,
你的兄弟們和Bridget那天都在。
你不要太憂慮,她走得很快,
你做禱告的時候不要忘記媽媽。
還有一件想必你聽了高興的事,
Michael掙了一些錢回來了,
而且真的買了一塊地。
因為地裡的收成實在糟糕,人們都在賣地,
只要給點底錢,他們幾乎都會賣。

愛爾蘭 Kilkelly鎮。1890年。
我親愛的兒子約翰:
我馬上就要八十歲了,
而你已經走了整整三十年。
正是因為你寄來的所有的錢,
我才能活到這個年齡,幾乎超出了我的命數。
Michael已經給自己蓋了所很好的房子,
Bridget的小妮子們長得都很喜人。
謝謝吾兒你寄來的你的全家福,
他們是些非常可愛的年輕男女。
你說你甚至有可能回來看望我們,
能再次見到你,這是多麼讓人高興的事。

愛爾蘭 Kilkelly鎮。1892年。
我親愛的兄弟約翰:
抱歉我沒有及時寫信給你,
告訴你父親去世的事。
他一直和Brigid生活在一起,
她說,父親愉快而健康,直到壽終正寢。
而且,你真應該看看他和你的朋友
Pat McNamara的孫輩們玩耍時的樣子。
我們把他葬在了媽媽旁邊,
就是在咱們Kilkelly鎮教堂的墓地裡。
他是個很堅強的倔老頭,
因為生活是如此的艱辛。
他總是提起你,而他提起你的時候總是很有趣,
臨走的時候還在叫你的名字。
為什麼不考慮一下回來看看我們,
我們都真心盼著再見到你。


(中譯歌詞出處:告诉我什么才叫做人生:Kilkelly Ireland(歌词)。譯文雖有多處值得商榷,但大都不損原意。唯一值得指出的誤譯在第一封信的最後兩句,正確意思應是你娘叫你不要到鐵路打工,並盼你儘早回鄉)

2012-03-23

卑鄙但有點小聰明的我中獎了

甚少參加有獎問答遊戲,原因有三:

1. 要知道問題的答案(這很難)
2. 要付參賽成本(信封郵票,收費電話/短訊等。網上的比較好,按鍵寄出答案)
3. 即使知道答案,也願付參賽成本,卻完全不知會否中獎(只知要等啊等,且機會很微)

不過,那天我參加了一個有獎問答遊戲,且即時中獎了。

話說,那天早上,收費電視頻道World Movies的Facebook頁貼出一個有獎問答遊戲,問題是(...不是重點略去不提),頭10名在留言中提供正確答案的,可獲法國電影節戲票兩張。

答案我不曉得,但看到當時只有6個留言,我就知道,中獎了!

為甚麼?幾乎可以肯定那6個留言都提供了正確答案,我只要抄他們的答案,留個言,不就成了嗎?果然,我是第7名留言者,7個答案相同。

幾分鐘後,主辦單位貼出留言,恭喜上面10位留言的,全都成為得獎者。

哈哈哈,卑鄙但有點小聰明的我,中獎了!

讀感:Philip Roth

到今天我才第一次讀大名鼎鼎的美國小說家Philip Roth的作品。可能是我閱讀水平有限,可能是我近期讀書很不耐煩,也可能是The Dying Animal非Roth的力作,總之我越翻越覺得沒趣,差點不能讀畢。

讀的時候,常有一個感覺,就是寫作手法跟Milan Kundera(我非常喜愛的作家)的有點相像。不過,這大抵只是一廂情願的看法吧,因為,我首先知道有Philip Roth這個人,就是當年讀他跟Milan Kundera的訪談。而那篇文章,算得上是Roth把Kundera推介給英語讀者,令他一炮而紅。

- The Most Original Book of the Season: Philip Roth interviews Milan Kundera (30/11/1980)

跟我一樣喜歡小題大做的,不妨也讀讀這篇:

- Stephen Saperstein Frug: Milan Kundera, Philip Roth and a Mangled Quotation

短評:杜緻朗《去年的秘密》

杜緻朗據說是香港近年很受矚目的年青編劇。可惜我不看港產片多年,她編的電影我一部都沒看過。那也好,網上關於她作為編劇的好評和劣評(頗兩極)與我無關,我純粹是小說《去年的秘密》的讀者。

這是一部真相逐步呈現,充滿懸疑的愛情小說(還是充滿愛情的懸疑小說?)。故事結局我就不在此透露,下面是出版社提供的簡介

一宗車禍令可柔失去記憶,身邊所有的人和事頓時令她感到抗拒和陌生。作為未婚夫的立仁只好按捺着難過,把他們之間相遇和相愛的往事逐一向她娓娓道來。跟立仁一起的日子裏,可柔漸漸被他的真誠打動,不知不覺重新愛上了他。當可柔的記憶一點一滴地恢復起來時,她發現原來自己還有一個秘密情人。這個秘密情人再次走近可柔,她才驚覺藏着秘密的竟然不止她一人。

評分:我在aNobii給它4星。故事很有吸引力,在它所屬的類型小說中別出心裁。懸疑性強,但又能自圓其說。不過,我會把書歸類為電影劇本小說(雖然應該尚未拍成電影),因為杜緻朗的文筆尚嫌粗糙,有待繼續努力。更重要的是,人物描畫平板,有待一位好導演把他他她拍出味道來。


題外話:林沛理為此書寫的代序,賣弄得令人作嘔。

2012-03-20

練字

去年年底再訪台灣網友,臨急抱佛腳,狂練「紅館」二字...(Ronja/鏡中書寫:有朋自遠方來~小記書友曾堯大哥來訪

閒閒散散的,直到今天,才再拿起毛筆練字。先寫「釵待時飛」,勉強還可以接受。人說書法是藝術更是修練,這是真的。我疏於修練,才寫了幾隻字,就開始不耐煩。後來寫的,不堪入目。




正經不來,倒不如遊戲一番。

從前提過,我能左手反寫書法,而且寫得比右手不會差得太遠。這次寫的是:「地下左仔」,左手,反寫。



我的特異功能!掌聲鼓勵鼓勵!


翻轉宣紙看「地下左仔」,如何? | 遠觀

2012-03-19

小題大做:若村上春樹生於京都,時報出版為何不更正?

(2014-1-25補加:那部我認為弱爆的多崎作,至少有一優點:作者介紹中,村上春樹終於被寫成“一九四九年生於日本京都府”!從1Q84二到多崎作,時報出版出了1Q84三和好幾部村上散文集,我一本都沒有。但從出版社提供給網絡書店的書籍資料可見,時報出版約在2012年底更正村上出生地為京都府)




賤價購入1Q84英譯本。拍照時,拿書套翻了翻,看到一段作者簡介,開首這樣說:Haruki Murakami was born in Kyoto in 1949 ...。

好奇怪,作者生於何處不算甚麼重要資訊,素來不在意,卻清楚記得從來都說他生於兵庫縣。翻查手邊的書(從聽風的歌到1Q84-2,主要是台灣時報,其餘為香港博益出版),一律說1949年生或1949年生於兵庫縣,從未提過京都。時報今年二月出版的村上春樹雜文集,仍依此說

可是翻查一下日文中文維基百科及其他網頁,大多列明「村上春樹出生於京都市伏見區」。

再翻手邊其他村上書,日文原文(只有一本)或簡體中文版不是沒有作者介紹就是沒提及出生地。日本Kodansha(講談社)的A Wild Sheep Chase(89年出版,手上的應是92年或更遲的印本)說是Kobe。但原來外國出版的英譯本,早已把Kyoto列為他的出生地。手邊1998年Vintage出版的The Wind-up Bird Chronicle已是如此。

那麼,大致可以肯定,早期很普遍的說法是村上生於兵庫,但其實京都才是正確出生地(出生不久一家搬到兵庫)。村上春樹乃時報出版旗下重要作家,為何至今不更正呢?

的確是小題大做,村上春樹究竟生於京都還是兵庫毫無實質重要性。只是說,資料這回事,正確總比錯誤好。

(希望能夠找到村上生於京都說法的原始出處)
(自問自答:不懂日文,網上誤打誤撞找出處。最初懷疑出自村上朝日堂反擊內其中一篇-不知具體那篇,可能是關西腔-但我沒有此書,無從證實。比較可以確定的是,日本小學館1997年5月版群像日本作家第二十六卷村上春樹,內有村上年表,提供了村上出生地乃京都伏見。至於文中有否提供更原始的出處,不得而知,亦不想費力追查下去)

2012-03-16

購書記:1Q84英譯本(澳洲版)

家附近的商場有兩家書店,一家屬“全店$5”那種。我不時會八卦一下,看有甚麼書賤價出售。

當然,你也知道,這種店賣的多是滯銷的茶几書,但小說也不少。茶几書,好運的話,可以找到好東西。幾個月前購入Nat Gertler的The Peanuts Collection即為一例。

至於小說,老實說,爛作每年成千上萬推出,即使五塊一本,也嫌太貴。以我的經驗,除了那些版權已過的經典(大多已經擁有)外,這種書店賣的多是垃圾小說。

例外,當然也有。好小說不一定好賣,慢慢淪落到這種地方也不出奇。Haruki Murakami(村上春樹)的書,我就見過兩次:The Wind-up Bird Chronicle(發條鳥年代記)和After the Quake(神的孩子都在跳舞)。前者我已有,後者不打算購英譯本。

今早八卦,喜出望外,難以置信,書架上竟放著1Q84的澳洲版英譯本,印刷和設計同樣精美,一二三集合併一冊,共九百多頁。心想,即使書不好賣,但去年底才推出,沒必要急於經此通道散貨吧!再看清楚,原來書經過碰撞,有輕微瑕疵(細看下面照片書套邊緣)。

我雖認為1Q84乃村上春樹的劣作,還是忍不住付五塊錢把它捧回家。

- 曾堯角落:關於《1Q84》英譯本的幾則消息
- 曾堯角落:劣作1Q84
- 英國版分兩冊(1+2,3)出版。所謂澳洲版,跟英國版相同,但以單冊出版(參閱澳洲Random House網頁

1Q84英譯美國版由Chip Kidd設計書套,很受讚揚。其實,由Suzanne Dean設計的英國/澳洲版,一點也不遜色-1Q84,暗夜,兩個月亮,一明一暗,樹枝,蝴蝶:



正文前和後幾頁,只印出1Q84字樣。正文前是正寫,正文後是反寫。


正文仍依此設計原則,頁邊中間部分均印有1Q84字樣,或正寫或反寫,頁數也是時而正寫時而反寫,位置則漂移不定。



--------------------



--------------------


後記:原來五塊錢一本已不算可憐。付錢時,店員告知,凡買任何一本書,免費贈送Krauss Nicole的The History of Love。翻查網上資料,這小說的評價不差啊!

釀豆腐卜炒雜菜

是日晚餐,好看更好吃。

冷熏三文魚

狂戀三文魚已有一段日子,也寫過至少以下幾篇:
三餐三文魚 | 煎三文魚 | 三文魚飯 | 三文魚飯 (2) | 餸舊迎新:除夕夜九大簋 | 簡易午餐

近日忽又戀上冷熏三文魚(cold-smoked salmon)。到紐西蘭南島旅遊期間,更在Lake Tekapo附近的三文魚場直接購買食用。





回來後,意猶未盡,又在超市買了幾乎1公斤重的超大裝每天狂吃!

冷熏三文魚,簡單一兩薄片放在麵包上吃固然好得很,配蔬菜沙拉也是雙得益彰。

2004年初訪紐西蘭南島遊記

2012年重訪紐西蘭南島遊記尚未動工。在此先提供7年多前初訪遊記的中文版(英文原文

紐西蘭南島 2350公里自駕遊 2004年11月

簡單介紹剛完成的紐西蘭南島自駕遊:

- 日期:2004年11月20-29日,共9夜(事後檢討,行程略嫌緊逼)

- 行程: Christchurch (2) - Fox Glacier (1) - Queenstown (2) - Te Anau (1) - Dunedin (2) - Twizel (1)。從下圖可見,行程大致覆蓋南島中部

- 交通:租車自駕遊。露營車遊紐西蘭很受歡迎,但不適合我們。對不自駕又不想跟團的自助遊客來說,持巴士/火車/渡輪劵上路也是不錯的選擇

- 駕駛狀況: 一流(如果你不介意在不分隔公路上以100km/h飛馳的話)。道路指示清晰,地點也很易找

- 天氣:春末,天氣不穩定,從大熱頭,狂風,傾盆大雨,到早雪,都遇到了

- 參考網站:我們沒有特別依賴某一網站,一般都是利用搜尋功能找有用資訊。推薦以下兩個入門網站:Tourism New Zealand | AA New Zealand Travel Guide

來一趟照片旅遊吧!


Christchurch

Christchurch乃南島最大城市,跟澳洲有直接班機聯繫,因此成為本旅程進出門戶。

到達旅館已是下午4時半。除了吃晚飯和在市中心閒逛外,當天餘下時間並無特別活動。順帶一提,在整個旅程中,太陽總會到9點左右才下山.

第二天還是市內閒逛。下午取車後,第三天清早啟程往西岸。

從摩登美術館的玻璃反照古老美術館(左圖)。


Christchurch有不少很好看的屋子。左圖為一家理髮店。


River Avon流經本市。坐享船夫撐船講解,一樂也。


市中心有個教堂廣場,廣場內是地標基督城大教堂。



West Coast / Fox Glacier

我們從Christchurch出發,駕車經Arthurs Pass進入西岸(TransAlpine觀光火車乃另一從東岸經Arthurs Pass到西岸的交通工具,終點站為Greymouth)。午餐吃了西岸名產whitebait(銀魚/白飯魚)三明治。車程頗長,連中途休息遊玩在內,共耗了7小時。

西岸觀光名勝,要數Franz Josef Glacier和Fox Glacier兩大冰川。不過,雨中步行前往冰川務須小心滑倒。






沿著西岸駕駛,風光壯麗。右圖Lake Matheson(離Fox Glacier不過幾公里)的高山倒影據說很有名氣,可惜我們到的時候天氣條件不佳。左圖攝於即將到達Fox Glacier前,這個不知名湖的倒影更有看頭。


開車前往Queentown約1小時後會經過一家三文魚養殖場(右圖)。喜歡那幾何線條。


瀑布和急流,在南島隨處可見。



Queenstown

天,從到達Fox Glacier那天下午倒水。第二天早上駛往Queenstown那7小時車程毫無改善。當天的午餐中途站是Wanaka,據說是個漂亮的地方。在這種天氣下,沒拍甚麼照片。

幸好,我們停留Queenstown的第二天,太陽出來了!

Queenstown是個觀光味濃厚的小鎮。


晚上的Queenstown。左圖為從牛棚改建的比薩意大利麵餐廳。食物非常美味。




包圍著Queenstown的湖叫Lake Wakatipu。


從山頂纜車站看風光。




Queenstown植物公園。在所有旅照中,這兩張深得我心。



Milford Sound

晨早出發,經Te Anau往Milford Sound,回程在Te Anau過夜,整天天氣尚算合作。Te Anau至Milford Sound那段路,景觀聞名。


越接近Milford Sound,景色越荒涼。


那樹,那霧,叫人不寒而悚。




令人讚歎不已的Milford Sound。






(左圖)遊船駛近瀑布底下,近距離感受它的威力。


企鵝和海豹。



Dunedin

慶幸把Dunedin列入行程。到達後第二天天氣放晴,讓我們好好遊玩。

市內隨手拍。


下面頭3張攝於植物公園。其餘5張乃Otago Peninsula各處景色。(最後兩張)半島盡頭美則美矣,風力強得幾乎不能站立。








Taieri Gorge觀光火車,從Dunedin火車站出發,來回須4個半小時。舒舒服服看美景,很享受。若遇雨天,更是不二之選。









Mount Cook

Dunedin駛往Mount Cook途中。第一張拍攝地為Shag Point。在這裡可以看到Shag(鸕鷀?)和海豹,入夜後更有企鵝歸家。其餘幾張是Moeraki海邊大圓石。






旅程即將結束。到達當天住宿的Twizel後,在陽光下隨即前往Mount Cook。我們從Hermitage Hotel出發走一條來回兩小時的步道。折返處景觀非常壯闊。我尤其喜歡下面第7張照片(圖中有位日本遊客在拍照)。








Twizel日出。




上有藍天,下有粉藍湖水的Lake Tekapo,相得益彰。湖畔的Church of the Good Shephard乃觀光熱點。從教堂窗戶望出去,天啊,美極了!










這種討人厭的鳥叫甚麼?看看露營車就知道了-Kea(一種野山鸚鵡)!


鴨子到處跑。





花,花,花,到處都是花。大部分照片攝於Christchurch,Queenstown和Dunedin植物園。春夏之交,Dunedin植物園尤其不能錯過。












右圖攝於Otago Peninsula盡頭。野花長在懸崖邊。


Dunedin植物園之春。




Lake Tekapo一帶到處長滿Russell Lupin(魯冰花?)。看上去很美,卻在紐西蘭被視作有害野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