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1

主席晚年是不是天天都看《金瓶梅》?

胡耀邦的疑惑:主席晚年是不是天天都看《金瓶梅》?

《毛澤東晚年讀書紀實》(中央文獻出版社)詳盡記錄了毛澤東主席晚年的讀書生活。作者徐中遠是從1966年至1976年為毛澤東主席做圖書服務和管理工作的圖書服務員。作者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了眾多毛澤東晚年讀書鮮為人知的故事。

胡耀邦同志愛散步,當年他每天沿著中南海邊一般要走一萬步。1984年至1986年期間,因中南海部分區域開放參觀,他散步就改在毛主席豐澤園故居院內。我記得,耀邦同志第一次與我交談時問我:「你是做什麼工作的?」我回答說:「我是給晚年的毛主席做圖書服務工作的,就是毛主席晚年的圖書服務員。」耀邦同志說:「那我問你:主席晚年是不是天天都看《金瓶梅》?」這是耀邦同志與我交談時向我提的第一個問題。我說:「說真話,毛主席晚年沒有看過《金瓶梅》。我們是從1966年5月開始為毛主席做圖書服務工作的。毛主席每天看什麼書我們都有登記,直到他老人家逝世,這10多年的時間裡,毛主席沒有向我們要過《金瓶梅》,我們也沒有發現他老人家看過《金瓶梅》,但可以有把握地說,毛主席生前看過《金瓶梅》。」接著,我向耀邦同志匯報了毛主席先後三次對《金瓶梅》的評論。

黨總書記胡耀邦何以會問毛的身邊人「主席晚年是不是天天都看《金瓶梅》?」不得而知。免於毛毒的,大抵都會會心一笑,有個答案。

毛粉又會怎麼看?我找到一篇:從胡耀邦問「主席晚年是不是天天都看《金瓶梅》?」談起。作者認為,胡實質上是在問:「毛澤東是不是一個充滿低級趣味的人?」 胡懷疑/假設毛澤東是個充滿低級趣味的人,只是還沒有肯定,在「小心求證」。作者的結論是:

有人把「耀邦同志」提前「下崗」稱之為「政治悲劇」,為之惋惜不已。最近又有人把「改革開放」的首創者的桂冠,戴在「耀邦同志」頭上。 ... 但不妨對「改革開放」,採取辯證的即「一分為二」的態度。也就是說,有兩種「改革開放」。那種導致「兩極分化、道德失落、貪污腐化、黃毒賭黑日益氾濫、愈演愈烈」等嚴重問題的「改革開放」,不能說全部,至少有一部分,恐怕是與「耀邦同志」的「貢獻」分不開的,「特別是」與「耀邦同志」在上述故事中所表達出來的內心世界深處的某些東西,多少有點內在聯繫;正如毛澤東時代的黨風、整個社會風貌,是和毛澤東本人的內心世界、身體力行並倡導的做「一個純粹的人、一個高尚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於人民的人」有內在的聯繫一樣。

最後再說一點感想:如果真正讀懂了「耀邦同志」(請注意:這裡是作為一個「共名」)為什麼會問:「主席晚年是不是天天都看《金瓶梅》?」;就等於把中國面臨的形勢、存在的問題、包括基本的社會矛盾等,弄懂了一大半。什麼茅於軾先生、辛子陵先生,以及李志綏先生等等,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兒科」!

但願這不過是一篇搞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