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4

都是麵粉 怎麼謝

毛尖︰都是麵粉

毛尖:周末回寧波,車過嘉興,服務員來賣盒飯,一種肉丸飯,一種牛肉飯,賣到我們這排時,只剩下肉丸飯了。一邊是飢餓,一邊是豬疫,我旁邊的旅客就果斷地選擇了飢餓。我正猶豫,服務員很及時地說了句:「說是肉丸,其實都是麵粉。」

曾堯:服務員每天應對那麼多乘客,招式早已練得渾然天成。知道大家聞豬色變,當然信誓旦旦地說肉丸沒有豬肉都是麵粉。選擇了飢餓那位才是有中國特色的大智者

毛尖:魯迅給蕭紅寫了《生死場》的序,他提溜着長袍從樓上下來,下面蕭紅和許廣平在包餃子。他說序寫好了,蕭紅說,謝謝,然後魯迅說,「怎麼謝?」說實話,演員的台詞算是克制的,但這句「怎麼謝」在任何意義上都太邪惡了,它是暗示魯迅和蕭紅的關係嗎?我不知道,反正,這句「怎麼謝」,在老電影中,發生在阮玲玉被流氓解了圍,然後流氓問,「怎麼謝?」

曾堯:毛尖到底是文化人,舉例子跟我等市井流氓自不一樣。前些時,臉友告知那部“每一個男人都會愛上她”電影中有此對白,我假裝大吃一驚,說真的假的,這種任何鹹濕小說必然出現的語句怎能出魯迅先生之口!

--------------------

(在臉書上貼的幾則後續)

- 淫邪八卦重口味,於健康無益,不如清清淡淡,回歸文學。蕭紅那篇回憶魯迅先生,絕對是傳世之作。

蕭紅:回憶魯迅先生

- 抄幾段蕭紅的〈回憶魯迅先生〉:

魯迅先生的原稿,在拉都路一家炸油條的那裡用著包油條,我得到了一張,是譯《死魂靈》的原稿,寫信告訴了魯迅先生。魯迅先生不以為希奇,許先生倒很生氣。

魯迅先生出書的校樣,都用來揩桌,或做什麼的。請客人在家裡吃飯,吃到半道,魯迅先生回身去拿來校樣給大家分著。客人接到手裡一看,這怎麼可以?魯迅先生說:「擦一擦,拿著雞吃,手是膩的。」

到洗澡間去,那邊也擺著校樣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