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7

蘭州浮屍

漂浮在神州河川上的,豈止死豬。今早在臉書寫:

正在讀周雲蓬的散文集《綠皮火車》。不錯,文字乾淨利落。

還轉貼了《太平山上聽香港》的一段:

一入香港,就看到街邊的招牌上寫著「不發不義之財,奶粉不漲價」、「內地客人一律打折」。我們牢記內地朋友的囑託,去吃牛肉丸,朋友們說的時候都一臉憧憬,說那是「真牛肉」做的。

其實,當時已讀了寫蘭州的《似曾相識的什麼州》一文(2011年6月發表),下面這段的最後一句有點摸不著頭腦:

第二天,朋友在黃河邊請喝「三砲臺」,呼吸一口空氣,甜中帶酸,有兒時鐵西區的味道。蘭州黃河的上游,建了眾多的工廠,且南北都有山阻隔,污染無法疏散,所以黃河裡的魚當地人都不敢吃。大家喝著茶,聽著黃河水聲,聊的卻是下游有專門撈屍體的行業。

誰料下午就讀到這段新聞:

蘭州將建黃河浮屍專業打撈隊 在皋蘭縣設停屍房】 為了進一步做好黃河蘭州段浮屍處理工作,加強水源保護,蘭州市政府辦公廳下發《關於加強黃河蘭州段浮屍處理工作的通知》要求, 各有關縣區要組建專業打撈隊,負責轄區內黃河浮屍打撈和處理工作。

根據《通知》要求,今後將按照屬地管理原則,做好浮屍處理工作。公安部門接到報警後,在規定的時限內已核實身份的浮屍,通知死者親屬認領;對無法核實身份的浮屍,由公安部門勘驗鑑定備案後,按社會無名遺體交由縣區民政部門妥善處理,允許火化的,由縣區民政部門通知市殯儀館火化,骨灰由殯儀館保存3年,3年內無人認領的殯儀館可自行處理。為確保浮屍處理及時規範有序,將在皋蘭縣設立停屍房。

早一點的新聞:

蘭州市政府回應黃河浮屍事件:未影響水質 已處理】 針對近日部分網絡援引2012年舊聞,傳播黃河蘭州段浮屍無人處理,對水質造成影響的消息,蘭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 ... 經綜合各方數據,平均每年黃河蘭州段漂浮的屍體約有100具。而且據監測,黃河蘭州段水質正常,符合標準。目前蘭州市政府正在加緊制定關於加強黃河蘭州段浮屍處理工作的相關規定,將明確公安、民政、交通、財政、衛生、環保等部門加強浮屍處理,並協調經費保障,規範工作流程,組織專業機構進行管控,避免出現「挾屍要價」等現象的出現。

究竟發生了甚麼事?!蘭州浮屍,已是舊聞,浮屍處理通知,才是新聞。來龍去脈,請讀下面福布斯的報導。信不信,由你:

中國江河又現新問題:浮屍】 蘭州官方宣佈,每年從黃河中打撈上來的屍體約100具。然而,這一數字相當離譜。僅魏金鵬(音)一個「撈屍人」每年在自己作業的蘭州下游18英里河段上就會撈出約80-100具屍體,他只是眾多從事這一高利潤但令人噁心的行當的人員中的一位。

水道中存在浮屍的現象不只限於這座甘肅省會城市。在黃河這條亞洲第二長河上,從蘭州以西直至黃河入海口所在的山東省,大部分河段上均有撈屍人在作業。

蘭州政府火化了一些無人認領的屍體,並指出已經存在處理相關情況的流程。然而事實是,在很大程度上,這座城市對此問題視若無睹,自2006年以來,在其承諾要取締撈屍業後,就鮮有作為。

為何回應如此遲緩?正如大峽水電公司2005年報告中所指出的:「妥善處理這些屍體的程序很複雜,因此很多執法部門都不願牽涉其中。」

執法部門怎能無動於衷呢?《環球時報》認為這些屍體中僅有5%涉及刑事案。蘭州官方甚至進一步下調了罪案的比例。蘭州市刑警支隊負責人黃曉平稱,意外事故或自殺是主要原因。他說,2008年至去年間撈出的417具屍體中,只有兩具涉及刑事案件。

這些統計數據公然違背了旁證。「大多數無人認領的屍體都是來蘭州打工的外來女性。」魏金鵬在接受麥克萊齊報業集團(McClatchy Newspapers)採訪時說,「她們大部分是被謀殺的。」

蘭州官方顯然無法解決他們拒絕承認的問題。因此,浮屍會繼續騷擾黃河沿岸。比如,蘭州官員事實上未阻止撈屍人割斷繩索,任無人認領的屍體隨水流漂走,從而污染下游河水。

在中國,殭屍是漂著的,而不是走著的。

臉書討論 (可以/應該用較平常心看待這恐怖事件)

黃河蘭州段萬具浮屍 拷問政府良知】 蘭州市水上派出所統計,每年有近300人在黃河中結束生命。無人報警、無人認領、無線索源“三無屍體”占三成。在1980至1997年17年間,蘭州市水上派出所打撈上岸屍體6500具。這些年來,僅黃河蘭州段80公里水域,就有萬人命喪於此,無論如何,這也是一個極端殘酷的事實。那麼,他們是怎樣死於非命的呢?浮屍中以自殺者比例最高,意外落水次之,身上有明顯傷痕者少。1962年,自然災害嚴重,尋死現象較多;1963、1964年後,全國“社教”運動,因經濟問題出事的多;“文革”期間,有歷史問題的老幹部和因男女關係問題投河者眾;上世紀80年代,因家庭矛盾、工作壓力及畏罪自殺情形增多;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下崗失業、病痛纏身、家庭矛盾、意外失足者不一而足。有病想不開跳河:心情不好跳河;家里鬧矛盾跳河。今年4月,蘭州一高校教授醉酒後跳河。20世紀末,浮屍中自殺、失足、被殺者比例分別為85%、10%和5%。自殺者中多數為窮人。被碎屍、割喉、捆綁、裝麻袋等凶殺痕跡明顯浮屍逐年減少。大量黃河浮屍竟猶如編年史,記錄中國社會進程中的多少悲情故事。不同社會環境下失意的窮苦人,以黃河為自己的人生最後歸宿,有幾多凄楚幾多悲慘。或許有一線希望,他們也不會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