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30

跟著周雲蓬聽歌

周雲蓬的《綠皮火車》,多寫他穿州過省,有時甚至飄洋過海的「賣唱」生涯,也常寫他的「同行」歌手。

其中一篇,周雲蓬介紹了關於梵高的兩首經典民謠

張佺/野孩子 伏热

(注:Arles當地人稱梵高為Fou-Roux,譯作伏熱,即紅髮瘋子)

李志:梵高先生

他在另一篇再寫張佺和李志:

之前,我剛剛參加了麗江雪山音樂節。 ... 張佺一上台,雨就停了,他練的是大漠派的功夫,歌聲起處,雨散云消; ... 張瑋瑋唱歌的時候,李志衝進大雨裡,和場地中的姑娘們串成串跑火車。事後,大家問他是不是被瑋瑋的歌聲感染了,如此衝動。他解釋,本來在避雨,旁邊的哥們兒放了個屁,熏得他無處可逃,結果被迫一頭紮進雨地裡。束河成了北京的後海酒吧街,每家門前都有個深情款款的駐唱歌手。某早點攤的招牌上,寫著「豆漿油條」,緊接著加上「發呆,曬太陽,豔遇」的宣傳標語。可每個飯店都沒有廁所,真是只管豔遇不管排泄。


周雲蓬堅持,我們就要唱方言。文中,他推介了一首堯十三的方言好歌,將柳永雨霖鈴詞改成貴州織金方言的瞎子:

(點擊聽歌) 堯十三 瞎子 (或看兩種歌詞都唱的現場演出)

秋天的蟬在叫,我在亭子邊
剛剛下過雨,我難在(受),們我喝不倒酒
我紮實(真的)嘞捨不得,斗(就)是們船家喊快點走,
我拉起你嘞手,看你眼淚淌出來
我曰拉墳,講不出話來
我難在,們我講不出話來
我要說走嘍,之千里的煙霧波浪嘞
啊黑巴巴(黑漆漆)嘞天,好大哦
拉(他)們講是之家嘞 ,離別是最難在嘞
更其(加)不要講,現在是秋天嘞!!
我一哈酒醒來,我在哪點
楊柳嘞岸邊,風吹一個小月亮嘞
我一克(去),要克好多年。
漂亮的小姑娘些嘞,
都不在我邊邊嘍嘞。
斗(就)算之日子些再唱安逸
我也找不倒人來講嘍。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都門帳飲無緒,方留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關於台灣歌手,《綠皮火車》有一篇專寫林生祥和他的大地書房(唱的是客家方言):



加送 種樹


最後,聽聽周雲蓬自己的歌吧。嚴選三首,九月,中國孩子和書中多次提及的買房子:



目擊眾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遠在遠方的風比遠方更遠
我的琴聲嗚咽淚水全無
我把這遠方的遠歸還草原

一個叫木頭一個叫馬尾

「亡我祁連山,使我牛羊不蕃息
失我胭脂山,令我婦女無顏色」

遠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鏡高懸草原映照千年歲月
我的琴聲嗚咽我的淚水全無
隻身打馬過草原

一個叫木頭一個叫馬尾




不要做克拉瑪依的孩子 火燒痛皮膚讓親娘心焦
不要做沙蘭鎮的孩子 水底下漆黑他睡不著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 吸毒的媽媽七天七夜不回家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 艾滋病在血液裡哈哈的笑
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 爸爸變成了一筐煤 你別再想見到他

不要做克拉瑪依的孩子 不要做沙蘭鎮的孩子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

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
餓極了他們會把你吃掉 還不如曠野中的老山羊
為保護小羊而目露凶光
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 爸爸媽媽都是些怯懦的人
為證明他們的鐵石心腸 死到臨頭讓領導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