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3

阿部定與失樂園

讀果子離《阿部定與感官世界》。文中提到,茂呂美耶認為阿部定「純粹以罪行表達愛情深度」,他覺得可待商榷。

最近重讀渡邊淳一的《失樂園》,感受頗深。作者借不倫慾戀中的男女主角對這事件的興趣,大量鋪陳阿部定案的來龍去脈,令我得益不少。在此之前,我對阿部定案及當時政經環境的認識,僅僅來自電影感官世界及相關論述。

《失樂園》中不倫戀男女,因無力(其實主要是無心)應對現實壓力而差點重演阿部定,讀者當可感受 「純粹以罪行表達愛情深度」,看似極端和難解,在癡戀二人世界中實有其「合情合理」之處。

最終,他們選擇了另一條解脫之路:與其各自費力處理家庭社會煩惱,與其面對將來感情轉淡色衰性弱,不如一了百了,雙雙在極樂中離開他們愛得要死的感官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