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4

蘇雪林罵紅樓夢

一事link一事,起因不明地心思link到蘇雪林。

蘇雪林的東西,我只讀過兩種,一是罵魯迅,一是罵紅樓夢。
都是罵得毫無水準,卻又不停地罵那種。

蘇雪林罵魯迅,廣為人知,總算曾轟動一時。
蘇雪林罵紅樓夢,惹人發笑,很快被遺忘了。

感興趣的,不妨讀讀方維保的簡介:
- 方維保:蘇雪林與六十年代台灣《紅樓夢》研究論爭

還是嫌文章太長的話,可略去高陽和趙岡的部分,只讀蘇雪林罵紅樓夢和胡適以老師身份“罵”學生:

你沒有做過比勘本子的工夫,哪有資格說這樣武斷的話! ...我勸你不要輕易寫談《紅樓夢》的文字了。你沒有耐心比較各種本子,就不要做這種文字。你聽老師的好心話吧!

胡適那篇給蘇雪林的規勸信,網上也不難找到其他文章提及。方維保這篇,比較有趣的是,最後點出蘇雪林的“死不悔改,一貫倔強”:

蘇雪林大概是意識到自己輕易談論《紅樓夢》的弱點,但她又把這說成是章君谷"支使"她"上當"。不過,老師胡適的善意嘲弄和規勸,她還是心悅誠服的。然而,一貫倔強是蘇雪林的脾氣,胡適1962年逝世後,她還是於1967年將她的《紅樓夢》研究文字集成一部《試看紅樓夢的真面目》,重新交文星書店出版印行了。

--------------------

當然,在紅學史上,蘇雪林只是個可有可無的角色,誰理會她的評價!反倒是在同一信件中,胡適提出了他對紅樓夢的晚年看法

我寫了幾萬字考證《紅樓夢》,差不多沒有說一句讚頌《紅樓夢》的文學價值的話。大陸上共產黨清算我,也曾指出我只說了一句「《紅樓夢》只是老老實實的描寫這一個「坐吃山空」、「樹倒猢猻散」的自然趨勢,因為如此,所以《紅樓夢》是一部自然主義的傑作」。

其實這一句話已經是過分讚美《紅樓夢》了。

我向來感覺,《紅樓夢》比不上《儒林外史》,在文學技術上,《紅樓夢》比不上《海上花列傳》,也比不上《老殘遊記》。

我曾見到曹雪芹同時的一些朋友—如宗室敦誠、敦敏等人—的詩文;我也曾仔細評量《紅樓夢》的文字以及其中的詩、詞、曲子等。我平心靜氣的看法是:在那些滿洲新舊王孫與漢軍紈褲子弟的文人之中,曹雪芹要算是天才最高的了,可惜他雖然有天才,而他的家庭環境及社會環境,以及當時整個的中國文學背景,都沒有可以讓他發展思想與修養文學的機會。在那一個淺陋而人人自命風流才士的背景裡,《紅樓夢》的見解與文學技術當然都不會高明到哪兒去。他描寫人物,確有相當的細膩、深刻,都只是因為他的天才高,又有「半世親見親聞」的經驗作底子。可惜他的貧與病不允許他從容寫作,從容改削 ... 我當然同意你說:「原本《紅樓夢》也只是一件未成熟的文藝作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