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3

2015下半旅遊大計

下月今天出發歐遊,9月初回程
10月中跑日台港,1.5個月
忙於籌劃行程

歐遊部分:
Barcelona (6) - Mediterranean Cruise (13) - Bologna (4) - Bolzano (5) - Innsbruck (2) - Munich (4)
去程回程各停新加坡兩晚

日台港:
日本(16):暫定以長野自駕為主
台灣(10):還未有時間細想,暫定台中/彰化/台北無所事事

誰在暗中眨眼睛

王定國在《誰在暗中眨眼睛》短篇小說集中,以簡練精雕文字,寫細碎無奈世情。前半每篇只二千多字,幾分冷淡,餘韻悠長,讀的拍案叫好,寫的應該很辛苦甚至痛苦。

後半各篇,字數幾乎是前半的兩倍,文字操控也比較放鬆。感覺作者不再那麼自我抑制。前半後半,各有各好。

滿特別的閱讀經驗。


試讀:
- 有染
- 蝴蝶

2015-06-19

閃光燈拍小蝸牛


這張照片,是一次失誤的美麗結果。

我拍照,習慣不用閃光燈,除非必須。即是說,傻瓜機上的閃光燈設定,是Always Off。或許上一回拍近物照(夜蛙?),逼不得已用了flash,昨天大白天拍小蝸牛,第一張竟然閃燈!發現這失誤後,即把閃光燈關掉,再拍幾張。

結果,原來打算要刪掉的第一張閃光照,竟是最美的一張,保留下來,其他的通通刪掉。

看來,要學習一下,即使在陽光充沛下,閃光燈能起的攝影作用。

2015-06-14

農村悲歌

點擊進入臉書轉貼文及討論

「這是一種獨特而深刻的貧困:在告別村長之後,村子既沒有新的權威出現,也沒有發育成公共空間。青壯年們常年外出務工,故鄉不過是他春節假期休閒的地方。老年人,在他們年輕的時候,父母是不可冒犯的權威,約束著他們一切的行動,而現在,兒女們遠在天邊,自...
Posted by 曾堯 on 2015年6月13日

2015-06-13

匯點:原罪背後 (立場又一鉅獻)

- 1 前言 — 一場民主運動的誕生與落幕

- 2 歷史,就是起點

- 3 要「民主」還是要「回歸」?

- 4 是誰令濁流滔天

- 5 1989年6月4日後 他們仍然緊抱民主回歸

- 6 三十年一覺 民主黃粱大夢

- 7 十個匯點人 一個歷史責任

- 8 民主回歸的終結?然後呢?

初讀楊逸

剛讀畢陳浩基的《13.67》
接著拿起楊逸的《小王.金魚生活》

巧合地,一先一後兩本書,都來自獲得日本文學獎的華人作家
香港作家陳浩基,曾獲日本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
而來自大陸定居日本的楊逸,則是芥川龍之介獎的第一位(也是迄今唯一一位?)非日籍得獎作家

--------------------

正如陳浩基的得獎作品不是《13.67》,而是《遺忘.刑警》
楊逸的芥川獎作品,其實是以六四為背景的《時光浸染》:

以二十世紀八○年代的中國大陸為背景,描述高中時代的兩個好友,1988年同時考上明星大學。青春洋溢,滿腔熱血的兩位年輕人,由接觸到愛國、民主等被禁已久的話題開始,進而到關注以及自我投入到1989年風起雲湧的六四學運中,之後被校方開除。十年之後,已經置身日本但是仍然從事著推展中國民主化運動的當年學運參與者之一,與另一位當年的女學生領袖在日本重逢的故事。

--------------------

《小王.金魚生活》讀完了
期望不算高,可還是失望
以文學價值衡量,只屬輕量級
故事不無趣味
(三篇都是關於大陸中年女人在日本尋覓婚姻/愛情)
但亦僅止於趣味

--------------------

王定國在暗中向我眨眼睛
我來也!

2015-06-10

陳浩基《13.67》讀後感 兼談正義香港警察

陳浩基以香港警察破案為骨幹的推理小說《13.67》備受推崇。我讀了,也同意是佳作,不比當下日本同類作品遜色。

不過,這書的另一評論重點,是作者對香港警察的看法。陳浩基在後記寫得很清楚,他從小已形成的警察形象,是堅強,無私,正義,勇敢,忠誠地為市民服務,可是近年眼見香港社會及香港警察的種種變化,他的想法已有動搖。

書名為何叫《13.67》?因為書是由六個倒時序的故事組成,年份從2013到1967。那為什麼要選13和67?當然是作者的故意安排。陳浩基在(2014年4月佔領山雨欲來之時寫的)後記說,今天香港像繞了一圈,回到1967(社會動盪人心惶惶的年代)。而他直言不知道今後的香港,能否像1967年後那樣,一步一步復甦,走正確的道路,也不知道,他心目中的正面警察形象,能否再次建立,讓大家再以警隊為榮。

關於香港警隊變質,經歷了這幾年來的政治社會大事件,特別是這幾個月來的佔領與後續,公眾已有大量且激烈的討論,我大致同意變質已然發生且在加速變壞。但這不是本文重點。

我想在此談談陳浩基的警察正義觀。讀過這書,當會明瞭作者通過主角的査案理念和手法,帶出很清楚的一套警察正義觀。若要簡而言之,其實可從第一篇的開首,引述「師傅」關振鐸經常掛在嘴邊,對「徒弟」駱小明說的:

辦案不可以墨守成規。警隊裡已經有太多因循苟且,只按照死板的規則做事的人,雖然紀律部隊遵從上級指示是鐵則,但你要記得,警察的真正任務是保護市民。如果制度令無辜的市民受害,令公義無法彰顯,那麼,我們就有充分的理由去反抗那些僵化的制度。

本來,這種不按牌理出牌,甚至常以違反規條辦案的天才警察,在推理小說中經常出現,甚至屬主流。小說畢竟是虛構,脫離現實,實不宜深究。但陳浩基既然很認真地談論現實中的逐漸變質的香港警隊,那我也不妨認真回應。

這種警察正義觀(為正義不惜違規),其實非常危險,對社會弊多於利,對正義有害無益。試想想,當我們說香港警察變質變壞,其他人可不是這樣看,且不是違心地否認,而是真心認為錯不在警察,而在評擊他們的人。特別是香港警察本身,他們會認為自己是變質變壞放棄維護公義的隊伍嗎?部分,甚至大部份不會這樣想。他們反倒認為自己是在惡意針對下,盡力彰顯公義保護無辜市民呢!

誰是誰非,自是各執一詞。但若以陳浩基的警察正義觀為準則,一旦警察認定自己正在維護公義,以違規手法達到目的也不為過,那就天下大亂,加速變質了。很多人不是說,香港警察在佔領期間和其後的行為,是黑警,是砌生豬肉的任意違規違法所為嗎?

我還是相信,擁有權力的組織(譬如警隊)和個人(譬如警察),在行使權力時要受到嚴格的制衡監察和事後問責。而這些組織和個人亦應有接受這種權利規限的認知和心理準備。這才是健全社會應有之象,而不是自覺把持正義,就可為所欲為,試圖繞過規限,濫用權力。

2015-06-08

原來有「月落西山」這回事!

六月一日,依一般說法,南半球冬季伊始。巧合地,當天天氣明顯轉冷,陰陰鬱鬱。

入住的黃金海岸酒店房間,不朝大海,正對西邊內陸。住「廉房」的我安慰自己,雖無海景,夕景也應不賴。實情是,當天密雲,日落無甚足觀。


半夜四點多起來,窗外只見雲已盡散,滿月不是高懸,卻是低掛天邊,光照大地。(想起那笑話:月亮在黑夜發光,才有意義。大白天,太陽的存在根本是浪費!)

用手機拍了幾張自知不可能捕捉眼前的美的照片後,轉而讀書。


五點半左右,再望外頭,不得了!不得了!

明月西下,已到遠方山脈邊緣!我上不識天文,下不懂地理,根本不知原來有「月落西山」這回事。

趕忙拍照。或許命該如此,手機這時當機,不受控制。用土法拔掉電池再裝上重新開機後,月兒已無影無踪,剛才拍的照片也沒被儲存下來。幸好在搶救期間,隨手用舊相機拍了兩張近半月亮已下山的珍貴(對我而言)照片,不致「無圖無真相」!




自然界的奇妙,我看多了一點點。滿足。

起草這段文字後,已是清晨六點,披衣外出到海邊,迎接月落後的日出!

--------------------

雖然對此自然現象一無所知,我想,2015-6-2凌晨,應該是個特別日子,天時地利人和無一缺。跟看日落一樣,要看月亮下山,除了人要早起/未睡,要站在望遠之地,要天邊無雲遮蔽,還要在日出天亮前月落。當然,適逢滿月更理想。

果然,6-3凌晨,直到六㸃過後天已亮,滿月還未下山,漸變朦朧。所以,要看moonrise,moonset,不是容易的事。


--------------------

關於這基本但我一無所知的天文現象,其後做了一點功課。簡言之,因為月球繞著地球轉,地球繞著太陽轉,故月不只有圓缺,也有出落。根據這篇解釋文,每次月出或月落,相隔超過24小時。換句話說,日出日落時間,昨天今天明天差別不大,月出月落則不然。

譬如,從布里斯本月出月落時間表,可印證這兩天的個人觀察經驗:2015-6-3,正滿月,但月落時間(6:36)比前一天(5:40)晚一小時,而六點半過後日已出天已亮。

又去了一趟黃金海岸

六月初偷偷又去了一趟黃金海岸。跟過往幾次黃金海岸小旅行不同,這次逗留時間長,4天3晚,但活動範圍窄,車一直放在停車場,幾天都在Surfers Paradise一帶步行。

還有,這次幸運地遇見美人魚。


真的有美人魚!真的,沒騙你!還跟我笑呢!




Gold Coast 1506

2015-06-07

寂寞雙打

法國網球公開賽主球場(centre court),可坐一萬五千人,現正上演女雙決賽。目測觀眾只小貓三五百隻,貼近場地的貴價席幾乎全空著。

哀!雙打賽事真還有存在價值嗎?

--------------------

我頗喜歡看雙打(混雙例外),它有種獨特美感,單打欠奉,尤其是今天主流的底線力量型單打賽。

不過雙打普遍不受觀眾歡迎是事實。“專業”雙打球員也越來越少,現在多是單打有餘力,隨便找個拍檔玩玩。

--------------------

雙打的沒落,跟金錢有關嗎?網友提出,說到底還是賽事不重視,導致球員不重視。奧運會上每塊金牌份量差不多,大牌球員兼報雙打的比大滿貫多,Federer就拿了塊雙打金牌。感覺網球的單打球員隨時可以打雙打,只是不報名而已,但羽毛球的雙打已經專業化了,球員都不兼項。

先看看數字:雙打獎金的確比單打低得多。以法網為例,單打冠軍180萬歐羅,雙打冠軍45萬歐羅(平分,還是二人自行決定如何分配?)。混雙更低,不到12萬歐羅。

雙打獎金低→網球員專注單打→雙打不受歡迎→雙打獎金低。這惡性循環表面證據成立,是個值得探討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