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8

習近平走那條路?

- VOA:何頻專訪:習近平集權之後三條路

這篇何頻專訪,對習近平執政三年的總結頗有見地,值得一讀。

不過,關於未來,我覺得只是何頻的良好意願。他認為:

具體說來,我認為習近平面前有三條路:一是走江胡老路,二是打造習氏帝國,三是將中國引入文明世界。其中的打造習氏帝國就是你所說的許多人的擔心。我們接下來可以一條條來討論。 
第一條路,現在習近平還有一股氣想做一番他心目中的大事。但幾年下來,他可能就被體制同化了,灰心喪氣了,最後也只好混個安全著陸,跟江澤民、胡錦濤一樣。其實這種可能性是最大的。

那麼,第二條路,即打造習氏帝國的可能性又如何?他說對中國,對習近平自己後果都不堪設想,所以「我基本上不相信習近平願意這樣做」。

至於習近平會否帶領中國走第三條,即「文明世界」路,他的樂觀似乎建基於「熟悉他的人對我說」:

習近平擁有巨大的機會,就是這個機會:這種對自己、對眾人、對國家、對世界、對歷史都有好處的事情,為什麼不做? 
我相信習近平一直在思考這一點。熟悉他的人對我說,習近平深知中共體制的癥結,而且習是一位心地惇厚,很有遠見和定力的領導人,並不在乎一時得失,而是有志將中國帶出叢林政治。

讀畢全文,何頻始終未能滿意解釋何以對習近平帶領中國走向民主自由抱一絲希望。

他自己也長篇大論分析,相較江胡,習三年來的表現比過往更集權更專制更打擊異見。

那他對習的良好意願從何而來?為何偏偏認為習比江胡更有可能為中國建立憲政共和?

我對習近平的看法很不同。我也不認為他志在建立習氏帝國,但習近平明顯希望通過他上場後集權大幹,令中國在共產黨統治下長治久安。

三年來,他反腐最見表面成績,打擊民間議政參政力量也無人能擋,但集權大幹,碰上處於改革關卡的實體經濟和金融外匯時,就一籌莫展,施政錯漏百出。

當然,或許也可以説,習近平是不幸的,從中國三十多年來瘋狂粗放發展,乃至08年全球經濟危機後中國大幅刺激需求對應種下的惡果,剛好在他任內湧現。另外,長期環境特別是空氣和水源破壞的苦果,也以不可能裝作看不見的姿態擺在眼前。

個人認為,他或許對中國有良好意願,但這意願完全跟民主憲政之路無關,而他的集權蠻幹,最終只會為他落得個志大才疏之譏,眼看著中國危機一天比一天深重,無藥可救。

----------------------------------------

《明報月刊》新一期,有退休外交官楊榮甲寫他「最後的希望」:

- 明報月刊:楊榮甲 最後的希望——一個好人和一個強人的故事

楊榮甲跟何頻的看法有相近處,把「最後的希望」寄託在習近平集權以後帶領中國走出威權步向民主。

像習大大這樣一位表現強勢的領袖人物,只有在他確實大權在握的時候,我們才有可能看到他的真實面貌,現在他的一切表現還有着、並必須得有些演戲的成份。我們等着在他清除了亂臣賊子們之後他的作為。 
習未來想做什麼,無非是幾種選擇:做毛澤東,做鄧小平,還是做蔣經國。做毛澤東,最終,其國必亂,其王朝必亡,這種可能性甚小,對此不必多做解釋;做鄧小平,有較大的可能,但他不可能做百分百的鄧,而是做改頭換面的的鄧,改進了的鄧,這樣做的後果最終也好不到哪裏去;一步一步向前進,先做半個毛澤東、半個鄧小平(掌握好權力),為的是最後做蔣經國,這是我們的希望,也是國家唯一的希望。

希望看錯的是我。我完全看不到習近平在演戲,「先做半個毛澤東、半個鄧小平(掌握好權力)」,最後露出真實面貌,「做蔣經國」。

----------------------------------------

讓我們回顧差不多一年前發表,在中外中國研究界極受注目的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

- David Shambaugh: 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

Some experts think that Mr. Xi’s harsh tactics may actually presage a more open and reformist direction later in his term. I don’t buy it. This leader and regime see politics in zero-sum terms: Relaxing control, in their view, is a sure step toward the demise of the system and their own downfall. They also take the conspiratorial view that the U.S. is actively working to subvert Communist Party rule. None of this suggests that sweeping reforms are just around the corner. 
We cannot predict when Chinese communism will collapse, but it is hard not to conclude that we are witnessing its final phase. The CCP is the world’s second-longest ruling regime (behind only North Korea), and no party can rule forever.

對於上面兩篇預測習近平最終將會帶領中國走出威權步向民主的文章,David Shambaugh大概會和我一樣回應:我-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