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4

(推好文) 劉瑜:沉默不是金,而是社會的悲劇

沉默是金,人們常說。這話還被寫成大字,鑲在框裡,貼在很多牆壁上。人們用它來告誡自己:言多必失,少說多做,禍從口出,實幹興邦空談誤國。總之,能閉嘴的時候就閉嘴。 
但是馬丁·路德金說:歷史將記取的社會轉變的最大悲劇不是壞人的喧囂,而是好人的沉默。 
沉默的人數越多,打破沉默就越難 ...... 歷史上的先知,往往命運悲慘。面對第一個站出來大喊“屋子裡有大象”的人,人們往往不會順着他的手指去看有沒有一隻大象,而是怒斥他為什麼吵醒了自己的好覺。甚至,他們會因為那個人的勇氣映照出自己的怯懦而惱羞成怒,你那麼大喊大叫幹什麼?嘩眾取寵、愛出風頭、不識時務,神經病。 
好在隨着大象越長越大,它被戳破的可能性也隨之加大——因為隨着大象越來越大,掩蓋這隻大象所花費的成本也會越來越高,並且,目擊者的增多也意味着出現“叛徒”的可能性在增大。最終,孩子小聲的一句嘟囔“皇帝沒穿衣服”,就可能使這隻充氣大象迅速地癟下去。 
拒絕發聲並不奇怪,因為發聲不但需要勇氣,而且意味着承擔。直視沉默也就是抵抗制度性遺忘和集體性否認的壓力,直視生活中不被陽光照耀的角落、被壓迫者的痛苦和我們自己的軟弱。人們習慣於用政治或社會的壓制來為自己的沉默辯護,卻往往忘記了正是自己的沉默在為這種壓制添磚加瓦。我們盡可以堵上自己的耳朵或者捂上自己的嘴巴,但是當房間裡有一隻大象時,它隨時可能抬起腳來,踩碎我們天下太平的幻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