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9

體制正在吞噬民間社會


如今,從後知後覺的立場來看,2012年底的中共18大,實際成為了體制與民間關係的一個轉折。當時,包括諸多民間人士在內,普遍企盼新任領導集體會有推動政治體制改革的舉措,人們也刻意從習近平的一言一行中尋找符合自己期待的東西,然而,實際卻是一次又一次的針對民間社會的打壓,其數量之多,已經難以在此一一重複,其打擊範圍包括維權律師、ngo群體、街頭行動者、人權捍衛者,迄今為止,已經有數以百計的人士鋃鐺入獄,有理由相信,與胡錦濤執政時期相比,體制針對民間社會採取了一種新的打壓策略,對此,需要民間社會有更多的認知,並思考如何應對。 
因此,18大後的打擊策略轉變,根本上服從於市場化越進展,專政手段的運用也越頻繁、越加大力度的邏輯,而這種全面高壓、不留死角的態勢,顯示出了體制對於類似北非茉莉花這樣的大規模突發聚集的擔心。可以預期,體制將繼續挾持資源優勢,對社會展開全面壓制,並對異議反對持零容忍打擊態勢,這種類似冰河期的凍結前景,已經很清晰地擺在所有人面前。 
長期以來,受市場化及其社會後果的鼓舞,民間抗爭的主流思路是試圖推動體制回應(良性互動論),從維權運動、零八憲章到新公民,無不是這一思路的體現,而在新極權體制之下,體制已經全面展開對於民間社會的「吞噬」或「清場」策略,在這一階段,民間抗爭行動如飛蛾撲火,旋起旋滅,並無能形成持續累積效應;試圖喚起體制回應的所有努力,都勢必如同踢到了鐵門之上,對於民間人士來說,是百折不撓,期待最終門為之開,還是必須正視新極權現實,另找路徑(悲哀的是這樣的路徑一時又並不顯明),就成為了迫切和核心的問題所在。在當下,虛假希望固然因之破滅,新的希望之門卻尚未開啟。新極權體制的壓制和打擊,輔之於信息和輿論的消滅箝制,一時尚不足以引來全面性的反彈,這是民間抗爭最艱難的階段,而如何應對這一日益凍結的冰河期,也是對所有積極分子個人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