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8

翻陳冠中舊賬

猜猜,誰寫的?
當然,現在全世界的眼睛都在看中國。我和其他在北京和上海的香港人一樣,看到祖國欣欣向榮,看到北京上海的繁華昌盛,看到無邊市場無盡商機。我們感激祖國對香港持續的特別照顧,並讓我們可以參與祖國的建設,真令我們汗顏。我知道其中不少香港人是由衷的想找機會來回饋報答祖國。 
可是,我們這些來自前殖民地百年商埠的香港人,受限於自己的識見,是有點瞇住一隻眼睛來到大陸的,往往只顧看片面。譬如說,我們整天惦著看商機,看北京上海,那顧得上看大地上眾生的精彩與苦難? 
以2003年為例。如果我們睜大眼睛,可看的事情可多了,看到中國人上太空也看到非典時期的上下一心,東北的契機,反腐的持續,三農問題得國家重視,憲政受討論,領導人對農民關愛,人民權益獲維護和公民意識有提升等等令人鼓舞的發展和真正的進步,若持之又恆,將為國族帶來祥瑞之氣象。同時,也有太多令人頹喪的地方。 
我不知道我們這些港商,台商和萬千外商看到沒有?難道我們只應用一隻眼睛看中國嗎? 
放眼2004,我會想想,我對祖國有什麼貢獻。不要問祖國能為我做什麼,反問我們能替祖國做什麼。我會跟碰到的香港人台灣人,談商機之餘,兼談回饋社會,以酬祖國之恩。
- 相關臉書討論


約十年前講香港的下一個十年。猜猜誰說的?
這幾年越來越多港人是親中的。這是順理成章的,不親中親誰?我相信,以後絕大部份的政治人物都是親中的,親中與否將不是一個對立的選項,因此不必再成為一個分化性的政治議題。 
同時,普選按基本法實現後,反對普選就是反對基本法,因此贊成或反對普選,以至加快或延後普選,也不再是政治爭論焦點,到時候所有政治人物都成了民主派,民主也不是個正面或負面的標簽。 
其實,回歸十年後,親中和民主這兩個訴求和價值觀在香港都已經相當穩固,故此它們作為政爭的議題也都快將完成歷史任務,可以攜手鞠躬,光榮退出香港的政治舞台。拜基本法之賜,現在香港終於循序漸進到了超越過渡期、進入正常期的契機。 
以前香港是殖民地,殖民地沒有光榮可言。現在香港是中國的成員,可以光榮了。 
下一個十年,香港應該可以做到:中國的一份子、為內地的現代化和改革開放作出貢獻、繁榮、安定、法治、自由、民主、和諧、善治、公正、環保、節能、宜居、好玩,一個有自己文化特色的世界城市。到時候我相信很多港人、國人也會跟我一樣覺得與有榮焉。
- 相關臉書討論


翻陳冠中舊賬,不是為了什麼特別原因,而是幾天前太座忽問,想讀陳冠中,我推薦那本?我說,不計小說的話,可選我這一代香港人或下一個十年。

下一個十年,啊,現在人人談十年,談的就是香港的下一個十年啊!

雖然陳冠中約十年前(他作為香港文化商人跟定居的北京還在蜜月期?)寫過好些淺薄擦鞋文章,正如我之前所說,他是享盛名的香港知識分子,他最好的東西還是非常好的。

- 相關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