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30

路邊野餐

路邊野餐太厲害了,青年導演處女作拍出大師風範,從故事到影像,如夢似真,攝人心魄!




------------------------------

哈哈,還以為自己聽了327次堯十三以貴州話演繹柳永雨霖鈴,一定聽得懂路邊野餐對白。結果當然是,就像看歪國電影一樣,不緊跟字幕就完全不知道片中人在講什麼鬼話!

2016-08-29

望天 2016-08-29




--------------------

(同場加映: 望天 2016-08-30)






(同場再加映: 望天 2016-08-22)

2016-08-26

程璧 少女情懷總是詩

昨天我在臉書貼程璧的新歌,船帆:


這歌由程璧將金子みすゞ(金子美鈴)的詩譜成歌曲。

少女臉友聽了,覺得還是更喜歡早前的我想和你虛度時光,聽了很有共鳴:


哈哈,我吃她的豆腐,說我也喜歡和你虛度時光:-),也經常聽這歌,但不能天天貼啊。新歌出爐,總該推介一下。

她提醒我,我想和你虛度時光也是程璧將詩譜歌。

對對,詩人叫李元勝。


矮,少女情懷總是詩!

------------------------------

- 程璧官網

2016-08-24

愛情細水長流 The Course of Love

人生哲學導師Alain de Botton曾寫過一部不錯的小說,叫Essays in Love(美國版叫On Love,中譯叫我談的那場戀愛),故事夾雜哲論。

- 曾堯角落:為愛做文章

二十多年後,狄波頓再執筆講故事,也是關於愛,但跟Essays in Love寫男女相戀不久分手不同,這部The Course of Love寫一段長期婚姻關係。

作者蓄意但含蓄地把The Course of Love寫成Essays in Love的續集。一開首,故事正題還未開展,作者就點出男主角Rabih 29歲時曾在巴黎往倫敦的航班上遇過一位叫Chloe的女子。而Chloe當然就是Essays in Love的女主角!(沒記錯的話,小說以男人角度書寫,沒提過自己的名字)

- 中譯同步推出:愛的進化論


(讀後短評) 個人認為,讀過Essays in Love也喜歡的人,很難不對The Course of Love有點失望。狄波頓這次基本上是故技重施,故事本身頗有趣味(誰說結婚以後就無什足談?),人物性格描畫也見功夫。但他夾雜在這個當代但傳統的course of love的情愛哲評,精彩欠奉,甚至可說老態難掩。

要我來推介,我會說,若已讀過Essays in Love,沒必然理由也要讀The Course of Love。未讀過Alain de Botton寫小說的,找Essays in Love來讀吧。

異議者與自我審查

許知遠:當極權從盤旋頭頂的巨蟒,變成令人麻木的大象
在過去的兩年中,中國陷入了進一步的封閉。不僅傳統意義上的思想審查日益顯著,政府對互聯網的控制也取得了顯著的成功,中國人已經全然接受他們只是在使用局域網這一現實。這也意味着,他們都接受了一個扭曲的世界圖景。在這個扭曲的圖景中,個人崇拜、國家主義、民族主義、仇恨心理都被輕易的被激發與操縱。

我幾乎徹底放棄了對政治與時事的批評,在一些時候疏遠了我的異議者的朋友,對於在台灣要出版的新書,心存遲疑,生怕其中的一些激烈言論,可能激起大陸審查部門的不安。我為自己的膽怯感到屈辱與羞愧。我第一次開始嘗試寫日記,記錄下內心的分裂,期待書寫能平撫它。

滕彪:自我審查的自我安慰——《黎明前的黑暗》出版流產札記
國際NGO對中國的溫柔政策只是西方國家對獨裁中國的綏靖政策的一個延伸而已。自我審查要麼出於對中國政治和社會的誤解,要麼出於短視和自私的利益計算。聚焦有空間的體制內、忽略被打壓的反對力量;重視短期利益、貶低普世價值,這些政策不但沒有得到人權狀況改善和法治進步的結果,而且,日益明顯的自我審查削弱了自身的道德威望和自由社會的價值基礎。更有甚者,某些西方政客所奉行的綏靖政策、某些國際組織和公司在中國所從事的活動,已經是在助紂為虐。——到了必須改變的時候了。

極端市場經濟學

馮睎乾:經濟學怪論
毒販對社會有貢獻嗎?奧地利經濟學派的布拉克(Walter Block)教授認為有。在Defending the Undefendable一書,布拉克指出海洛英引發的社會問題,歸根究底不是來自濫用它,而是來自禁制它。 
書中又談及誹謗。布拉克說,要有效維護社會各人名譽,最佳措施是令誹謗合法。

與其說Walter Block的Defending The Undefendable是“怪”論,不如說“極端”,極端市場萬能論

大市場,小(“小”外加“門”亦可)政府,連海耶克初讀都覺得“重口味”(見書前序言)。

實際上,不少同路人接受不了他的極端思維。


- 想讀這書,可從Mises Institute(奧地利學派大本營)免費下載,epub或pdf版任擇

2016-08-22

(讀後感) 北京摺疊

我對科幻素無興趣,不論科幻小說或電影均甚少涉獵。見臉友轉貼郝景芳的短篇小說北京摺疊奪今屆雨果獎的消息,反應不大,因為,不論郝景芳其人及其作品,又或那雨果獎,全都聞所未聞。

不過,看另一篇報導,竟附上北京摺疊全文,原來真的很短篇,一小時內應可讀完。好奇心驅使下,乖乖的讀了。

- 天空花园 郝景芳的文字小站:北京折叠


只能說,北京摺疊沒能改變我對科幻小說的冷感,從故事到文筆,感覺頗稚嫩。未來的北京被摺疊成基本不互通的三個空間,三等人民活在其中,這構思並無太大新意,甚至可說是科幻老調。看一篇評論文章說,郝景芳走軟科幻路線。個人認為,寫人情的部分也不見特別出色。總體而言,只能算是一篇成績中等的類型小說。

- 龟途慢慢:中国作家郝景芳夺雨果奖:被「折叠」的北京和断裂的中国社会

(不過,早一年獲雨果獎並已被拍成電影,劉慈欣的硬科幻長篇小說三體更讓我卻步,讀了開首幾段就放棄。科幻真的不是我杯茶)

我得承認是個不合時宜的傢伙,我常覺得,對於中國任何事情,評論家們往往只從政治角度切入,且難免過份解讀。譬如北京摺叠,首先它是一部小說,首先它是一部小說,首先它是一部小說,不應將它的所謂政治隱喻無限放大。

- 林品:《北京摺疊》的階級時空,與我們無工作的未來


------------------------------

題外話:究竟應該是摺疊還是折疊啊?這當然又是簡化字(摺的簡化字是折)帶來的爭議。從個人認知角度看,摺跟折意思不一樣。折有折斷的含義,摺則沒有。不知作者郝景芳如何看待,但我認為,這書的繁體書名,應是北京摺疊。

花花草草 2016-8-22

時序進入冬末,開花燦爛的植物仍以澳洲原生的為主。












--------------------------------



欣賞白色大鳥居,何須去日本,家門口徒步五分即達 :-)

2016-08-21

貝9勇奪第一屆交響曲世界杯!

近年少讀BBC Music Magazine了。讀新聞才知道,這古典音樂雜誌最近讓全球150多位指揮家票選他們認為最偉大的交響樂曲,結果Beethoven 3 "Eroica"居首。

- The Guardian: Beethoven's Eroica voted greatest symphony of all time

我愛聽古典音樂,但屬不懂樂理純憑感覺定喜惡那種聽眾。說來慚愧,我不大愛聽貝3。

不過,本廢文重點不在這前奏,而是驚嘆古典音樂雜誌為掙扎求存,也要順應時勢搞搞新意思。原來除了指揮家票選外,BBC Music Magazine同時還舉辦了交響曲世界杯,將32首交響曲分8組,讓公眾通過twitter投票定晉級。

結果,經連番激戰,貝多芬7和貝多芬9殺入決賽!貝9技高一籌,且臨場發揮穩定,捧走了第一屆(將來還會有嗎?)交響曲世界杯。


歡樂頌奏起!!!

2016-08-20

黃昏 2016-8-20




------------------------------

(同場加映:黃昏 2016-8-22)

【北近畿四國】 11月日本遊 行程初稿

11月中又會到日本台灣玩一個月:香港4晚(匆匆探親訪友),日本16晚,台灣9晚。

年初訂機票時,日本和台灣的具體行程還沒有明確概念。日本那部分,基本上只已決定重遊四國,所以選在關西機場進出。

差不多10年前,第一次踏足四國,愛上它簡樸而寧靜的美。四國是日本的冷門旅遊景區,今天如是,當年更是如此,不通日文的我,找資料找得很辛苦。回來後,把資料和遊記整理成一個獨立於曾堯角落的網誌:日本四國秋遊悠,頗受歡迎,點擊率到今天還居高不下(當然是以我的網誌標準啦,跟真正熱門的日本旅遊網站有天壤之別),但其實資料大多已過時。兩年前乘日本環島遊輪,曾慢駛過瀨戶內海,重遊四國的念頭從那天化為實質計劃。

這次重遊,跟初訪使用公共交通不同,會以自駕補回初訪遺漏:讚岐烏龍麵巡禮,祖谷(初訪天氣不佳,也沒去奧祖谷那邊),高知的仁淀川,四萬十川和足摺岬,還有高知和愛媛之間的四國カルスト/久萬高原一帶。

依目前規劃,共7天自駕。租車地點最初定在高松,還車後乘高速巴士往大阪。經更詳細規劃後,改在岡山出發經瀨戶大橋進入四國,最後一天從今治經島波海道和尾道返回岡山。

自己不是太有興趣湊熱鬧跳島看藝術,所以選在三年一次的2016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完結後才往四國,行程也不包括任何小島遊(上回去了小豆島和直島)。


其次就是聞名已久的北近畿/京都丹後地區。計劃花4天以福知山為基地,放射性地遊覽伊根舟屋,天橋立/舞鶴,竹田城/城崎溫泉,和美山茅葺之里。

這區域公共交通不像大城市那麼方便,本來自駕是最佳遊玩方法,無奈太座對我的駕駛技術不太讚賞,說四國以外,舒舒服服乘火車/巴士就好了。非自駕加上不喜歡搬行李換酒店,想來想去,福知山是最佳據點,交通以海之京都周遊券和JR關西廣域鐵路周遊券配合使用。

茅葺之里,則會利用新近推出的美山周遊巴士。


從北近畿到四國,會以岡山為過渡。

離開四國,不能免俗,會到京阪跑幾天,看紅葉,訪新或過去忽略了的景點,才飛往台灣。這幾年日本大城市的酒店房價大幅上漲,京都尤其如此,櫻花紅葉季節更誇張!這次,會住在大阪京橋,以京阪電鐵作主要觀光交通工具。順帶一提,坐京阪去枚方的蔦屋“旗艦店”非常方便,京都蔦屋也離三条站不遠。

2016-08-18

Abbado conducts Mahler (with Lucerne FO)

Claudio Abbado conducts Mahler symphonies (1,2,3,4,5,6,7,9)
with Lucerne Festival Orchestra

















(These are all I can find on Youtube. He conducted Mahler 1-7 with Lucerne Festival Orchestra earlier, and Euroarts released them as DVD-set. Subsequently, he did Mahler 9 in 2010. Accentus had also recorded his Mahler 10 in the 2011 Lucerne Festival but has not released it commercially yet. Abbado committed to conduct Mahler 8 in the 2012 Festival but the actual programme was replaced with Mozart's Requiem. I can't find any information on him ever conducting Das Lied von der Erde with this orchestra)

2016-08-17

王澤抄襲老夫子

(2017-1-3補加:以兒子名字王澤為筆名的王家禧,剛於2017年元旦過世。我在臉書這樣表達過:王澤當年來港,畫起老夫子,原因很複雜,估計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故意/惡意抄襲圖名利。他若能在適當時機交代創作源頭,我想大部分文化界/讀者,甚至朋弟本人,都能理解並接受的。他卻選擇了至今沉默不回應。老子是當事人不願回應,下一代掌舵人,兒子王澤覺得不干他的事,恐怕更不會回應)


二十年來,從馮驥才的《文化發掘·老夫子出土》,到大眾傳媒報導,圈內已有定論,王澤(王家禧的筆名)的老夫子,乃抄襲自朋弟的原創。不是參考/模仿/受啟發,是抄襲(請看右圖和下圖)。

不過,公眾似乎對此不感興趣。

沒有人能否認王澤憑天份加努力,最終把老夫子發揚光大,也令自己名成利就。但作品的創作基礎,若不是存心抄襲,而是參考/模仿/受啟發,這幾十年間,王澤(乃至他下一代的掌舵人)一定會主動點明出處吧。退一步說,被別人點明出處後,也至少應該坦誠回應吧。

且看新近這篇看了這麼多年的《老夫子》竟然是抄襲的!能否引起公眾注意。

- 老夫子 抄足五十年?
- 老夫子是抄襲 ? 還是第二次創作 ?
- 原型與部份橋段抄襲自40年代的老夫子&老白薯,王家禧欠原作者朋弟一個澄清,其子王澤則欠一個道歉(多圖證據)
- 冯骥才:原版《老夫子》出土记
- 知乎:《老夫子》是抄袭的吗?
- 維基百科:老夫子

--- 本文的臉書留言討論 ---

相關臉書討論:
- 陸離 (有兩全其美的處理方法嗎?)
- Linda Pun (朋弟創作老夫子的靈感又來自?)


------------------------------

雖然只是分享某篇(對己方有利的)報導,這應可視作老夫子經營方就“抄襲朋弟”的回應

2016-08-16

胡思亂談宮本輝

臉友貼圖,名字叫阿輝的日本人作家的小說封面。

令我想起,從前有位日本人作家非常多產非常暢銷,也叫阿輝。年輕時留連香港的書簿文具店,書櫃那邊總是擺滿他的書。

今天的大人小孩,可能不再買他的書操練腦筋了,所以也未必知道有過這麼一號人物。

他姓多湖,今年初去了

兩位阿輝伯,風馬牛不相及,可我不知為何從前總是將兩者拉在一起,讓我覺得宮本輝的小說應該沒什麼看頭吧。很多很多年後,才有初逢既恨晚又慶幸未為晚也之感。

------------------------------

有人說,不妨拿宮本輝和村上春樹相比
傅月庵:我非常喜歡宮本輝的小說,卻看不下村上春樹所寫。 
宮本輝常被拿來與村上春樹相比,自有其道理。兩人年紀相若(相差兩歲),出生地相近(大阪、神戶),求學經歷相似(學生運動逍遙派),寫作成就相若,宮本輝未必被提名過諾貝爾文學獎,但其鐵粉讀者恐不會輸給村上多少。 
村上的超現實手法,魔幻難免虛幻,寓言往往輕言,與現實人間多有距離;宮本輝則不然,始終堅實地踏在土地上,不離庶民悲歡,真要說「我在美麗的日本」,承繼主流文學傳統,宮本當比村上要更深刻許多。可惜「洋化」不足,遂較少人知了。 
老派如我,相對喜歡宮本輝毋寧很自然。

個人認為,兩位伯伯風格太不一樣,拿來相比,意義不大。不過,村上春樹也寫過兩本較不村上風較寫實感傷的小說,值得拿來跟宮本輝小說比對分析。其中一本,書名叫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我想,宮本輝有月光之東,村上春樹有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如果我也寫部叫XX之北的感人小說,以後不就有人拿我們三提並論? (笑)

(想到了!我不日推出的傳世小說會叫墓碑之北,靈感來自馬頔的南山南:南山南 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 南風喃 北海北 北海有墓碑...)

屍橫遍野?

2016-08-15

Keynes Hayek: The Clash That Defined Modern Economics 中譯面世

原來此書的中譯本,《凱因斯對戰海耶克:決定現代經濟學樣貌的世紀衝突》,剛由麥田出版。

翻查記錄,我在2012年初讀過原書,並寫下一句短評:
Nicholas Wapshott, Keynes/Hayek: The Clash That Defined Modern Economics
- 非常無聊的“對決”經濟學故仔書,讀不下去。

----------------------------------------

相關閱讀:
- Sylvia Nasar的Grand Pursuit: The Story of Economic Genius亦已譯成中文:偉大的追尋:經濟學天才與他們的時代

2016-08-14

How The Arab World Came Apart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2016-8-11) Fractured Lands: How The Arab World Came Apart
This is a story unlike any we have previously published. It is much longer than the typical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feature story; in print, it occupies an entire issue. The product of some 18 months of reporting, it tells the story of the catastrophe that has fractured the Arab world since the invasion of Iraq 13 years ago, leading to the rise of ISIS and the global refugee crisis. The geography of this catastrophe is broad and its causes are many, but its consequences — war and uncertainty throughout the world — are familiar to us all. Scott Anderson’s story gives the reader a visceral sense of how it all unfolded, through the eyes of six characters in Egypt, Libya, Syria, Iraq and Iraqi Kurdistan. Accompanying Anderson’s text are 10 portfolios by the photographer Paolo Pellegrin, drawn from his extensive travels across the region over the last 14 years, as well as a landmark virtual-reality experience that embeds the viewer with the Iraqi fighting forces during the battle to retake Falluja. 
It is unprecedented for us to focus so much energy and attention on a single story, and to ask our readers to do the same. We would not do so were we not convinced that what follows is one of the most clear-eyed, powerful and human explanations of what has gone wrong in this region that you will ever read.

2016-08-09

敵人的櫻花:救贖和希望的旅程

《敵人的櫻花》讀完已一段日子,今天才翻看王定國的自序和書後的幾篇推薦文。

王自言這部小說,是把「他人的悲劇看作自己,而展開救贖和希望的旅程」:
這卑微而純粹的故事何妨視為生命中的隱喻,用來指望一條非闖不可的道路,乃至終於不被挾持,不被熔燬,也不被剝奪。 
簡而言之,想要表達的並不是悲傷。
村上春樹迷一定會從上文聯想到《海邊的卡夫卡》吧。

幾篇推薦文中,初安民最從小說聯繫到作者自身,也確引了一段村上自述田村卡夫卡的象徵意義。

對於文學(和其他藝術),我向來認為讀者唯一要欣賞理解的,唯作品本身,他人對作者或作品的看法,即便是作者自己的解說,不必過份重視,更不應捧為權威解讀。不過,要說這些外在於作品的東西全無意義,可能也太偏頗。無論如何,初安民是這樣看的:
我們看不到黑暗,因為我們就在黑暗裡。 
我們各自提著一盞燈,能夠照亮的,只是眼前幽微的咫尺方寸,再遠一點的地方,都是遙遠的前方,無從尋覓。滿山遍野的櫻花,都是敵人的版圖。春天來臨時,我們能允諾每一片櫻花瓣不再哀愁嗎?


相關閱讀:
- 曾堯角落:誰在暗中眨眼睛

重提「江春男抄襲吳思」

(曾堯角落近四千廢文,每篇文章的總點擊數一般不過三幾十。偶爾有人點擊舊文,對我來說都是新奇有趣的事,值得花點時間追查原因)


近日忽然有人點擊閱讀曾堯角落四年前的一篇舊文:「江春男抄襲吳思」。好奇心驅使下,古狗江春男,啊,原來最近他有大新聞。

我在文中提到,不知江春男是誰,之前未讀過他的文章。寫完那篇後,亦已把此人忘掉。

不過,既然舊文有人點擊,好奇心驅使我進一步古狗究竟有沒有其他人也提到他這篇文章抄襲吳思。我用“江春男 吳思”作搜索詞,嘩,似乎沒有其他人提及過!真真奇怪,令我懷疑自己,當日搞錯了嗎,冤枉了好人嗎?

幸好,最後發現在蘋果網江春男原文下,一位台大學生也留言點出他的抄襲行為。

2016-08-07

面壁望天 ... 等奧運







終於等到了!!!
全面緊貼電視奧運直播,為國家打氣
專心愛國,非急勿擾 :-)

我最愛看的游泳項目
第一天就贏了兩面金牌,破了一個世界紀錄
開心!!!

希望明天更好!!!

重溫吾鄉印象

難以置信!羅大佑30多年前推出的開創性懷鄉歌“吾鄉印象”在youtube上只有一個視頻,且是近幾年上傳的!

今天還在講還在聽羅大佑很舊潮很退步是不?我不覺得,至少今天聽全盛時期的羅大佑一點都不須心虛臉紅!很多後來湧現的優秀新派民謠歌手,都要感謝羅開拓之功呢。

吾鄉印象,詞來自吳晟的詩,羅大佑譜曲,三枝成章編曲,音樂糅合中國古典和西洋電子樂器,羅大佑以仿戲曲腔吟唱。



- 曾堯角落: 華語流行音樂無法跨越的高峰? | 七嘴八舌論盡羅大佑 | 煩人的鹿港小鎮

2016冬 陽光海岸小旅行

三月夏末才到過陽光海岸(Sunshine Coast)玩了三晚,上星期又因為無可抗拒的房價優惠和回暖的天氣再度北上,這次住Twin Waters區兩晚。

陽光海岸(Sunshine Coast)位處布里斯本(Brisbane)北面,跟南面的黃金海岸(Gold Coast)齊名。從旅遊角度看,陽光海岸可分為海岸區和內陸山區(hinterland)。海岸區,約可再分三大區域,即離布里斯本僅約一小時車程的Caloundra,中間的Maroochydore,和名氣最響最熱鬧但我最不喜歡的Noosa(約兩小時車程)。不計路過遊玩,這幾年我住過陽光海岸5次,兩次在Caloundra(包括三月那次),其餘三次在中部,包括Maroochydore,Mooloolaba和今次的Twin Waters。

這次住的地方,是圍繞著一個湖而建的大型渡假酒店,佔地甚廣,旁邊的海灘於是變成接近住客專用,甚少其他人到來。或許也因如此,路燈設施很不足夠。第一個清晨接近6點才去沙灘看日出(日出時間約6點15-20分),到第二個清晨,決定早一點出發,五點多,憑著手機電筒app,孤身摸黑到全無照明空曠無人的海灘等待。說實話,我雖號稱膽大,但在冬日曙光初現前浪濤澎湃中望著茫茫大海,心裡不禁發毛,總覺得背後有人......

(點擊照片進入Google Photos相簿)
(可利用Google Photos的slideshow功能觀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