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7

習帝寬衣難就寢

平心而論,習帝把“通商宽农”錯念成“通商宽衣”,跟殘體誤事無關。不管講辭用的是正體,英文,日本還是什麼文字,都有機會看錯字導致念錯字。

當然,文字越生僻越易出錯。習帝不會在G20峰會辭中說“深切反省,推動民主,尊重人權”這種鬼話,這我知道,但我也確信,若文膽交上來又被接納的開幕辭中有這句子,習帝不會念錯,因為至少文字不生僻。

所以,文膽選詞生僻導致習帝念錯出醜固然是死罪,習帝本人愛拋書包,發言喜歡引經據典背誦書名(文膽自然曉得投其所好),也該為自己出醜負點責任。

窮洪荒之力搞G20峰會,以主人家身份發表那麼有面子的講辭,而犯了引人發笑的小錯誤,真正大人物可自嘲一笑帶過,專制帝王就只能再用洪荒之力壓下討論和嘲笑了。

教訓是:重要講辭最好自己事前念一次,或至少叫近身為你念一次讓你熟習,否則......


------------------------------

(來來來 輕鬆一下) 兄弟規則 通商寬衣

- James Palmer: 兄弟規則:中國的飯局、性交易與生意潛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