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6

Sydney Canberra 小旅行

上月底,到Sydney和Canberra玩了幾天。回想1991年,我離開香港,移民澳洲,定居Canberra,當了差不多6年公務員。1996年返港工作幾年,2004年再跟香江告別,到Brisbane過退休生活至今。

出發前才驚覺,原來1998年曾到過Sydney和Canberra一趟,有舊相片為證,駕車途中還在Blue Mountains/Jenolan Caves住了一晚。但到底為何離開僅僅兩年,又從香港坐長途飛機去這兩個城市,到現在還未能想起來。

這次Sydney之旅,跟過往有點不同,既不自駕(所以沒去比較遠的景點),也不是留在市中心範圍,而是乘公共交通工具到處闖蕩。那幾天天氣大好,原來對Sydney好感不多的我覺得對她改觀了。

下半場,租車自駕往Canberra,重遊舊地,重訪舊友。南下時,走比較無聊但快捷的高速公路,北上返回Sydney機場離開時,改走海岸公路,在不同景點略作停留。


Sydney



Sydney 2016 相簿

Canberra



Canberra 2016 相簿

2016-05-14

中國中產困局

慕容雪村:中國中產階級的焦慮
中產階層的焦慮或許會讓外逃中的資本加速外逃,讓這個孤獨的政府更加孤獨,卻幾乎不可能帶來什麼本質性的變化。 
這是最重要的問題:太多中產階級受益於當前的體制。近期高盛的一份報告顯示,有將近半數的城市中產都是政府職員或國企員工。他們的焦慮最終指向一個他們不可能撼動的事物:他們自身。我認識的人大都懷有這種"認識上的焦慮"。他們知道,自己生活中的種種不適和不安大都指向這個一黨獨裁的政治制度,但同時他們也知道,正是這個制度給他們提供了體面的生活和優厚的待遇。 
我的一位朋友可以算是真正的成功人士。和很多人一樣,他住在大城市,有著體面的職業、穩定的收入和寬敞舒適的公寓。他不喜歡共產黨,對中國的政治制度有諸多抱怨,卻不願意看到任何制度性的改變。 
"民主是個好東西,"大約一年之前,他這樣告訴我,"但我卻不想活著見到它"。

------------------------------

中國的中產階級屬既得利益者,對政府雖諸多抱怨,卻不願意看到任何制度性的改變,認為民主是好東西,卻不想活著見其實現。

香港中產心態亦如此!

那麼,面對中國/香港的中產者,若問:對於社會上努力爭取制度改革/民主參政的人們,你有什麼看法?

答案極有可能是:呸,一幫搞事分子,唯恐天下不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