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3

(博君一笑) 其人像作品

今天看了一段畫家黎清妍簡介:
黎清妍繪畫風格強烈,其人像作品,模糊的表情,不合比例的巨大身驅以表現心理狀態。

我真低能,將這句讀成:
其人,像作品,模糊的表情,不合比例的巨大身驅......

2017-06-20

青梅竹馬今無言



(修復版預告片)

我的楊德昌(都是陳年購入,今棄之可惜的VCD):


看了這網上青梅竹馬“無言版”(這樣形容雖不貼切,卻點出了電影故事主線,哈),將我的楊德昌史推前一部,也推前一年到1985。

至今未看海灘的一天(1983)和光陰的故事(1982)。


(吹毛)可能因為聽不懂對白所以看得特別留神,青梅竹馬片尾列出演員/工作人員名單,和音樂取材,錯將巴哈的音樂寫成“舞伴奏大提琴組曲” :-)


- 維基百科:楊德昌

2017-06-17

客人來 凶巴巴

Thucydides’s Trap 修昔底德陷阱

Chalk Girl 粉筆少女

The Guardian documentary: The infamous Chalk Girl
Chalk Girl: a protester at the heart of Hong Kong’s democracy movement. Two years since her arrest made her an accidental infamous hero of the pro-democracy umbrella movement, the 16-year-old must decide whether to rejoin the battle alongside the 'localist' youth. As elections loom, Chalk Girl is torn between wanting to respect her family, who are concerned about the risks of her activism, and standing up to Chinese interference. Young localists see themselves as being in a fight to save their beloved city, and in the middle of it all, Chalk Girl is just a teenager wanting to feel part of something bigger.

2017-06-15

火車上的女人

(書名the girl on the train,但我百思不得其解為何要用girl字,所以,對我來說,書就叫火車上的女人)

小說/閱讀經驗可分三部分,創意十足引人入勝的開頭,不好不壞的中間,狗血結尾高潮。

一個不能適應離婚人生沉迷酒精半昏半醒,丟了工作不敢承認每天假裝上班的女人,就是這部懸疑推理小說的主角。每天坐火車從小鎮往返倫敦“上班”,駛到舊居(前夫和現任太太和新生小孩現居處)附近,因訊號問題經常慢駛或停頓,女人因而可望到這一排房子後園的動靜,進而胡思亂想。

跟舊居隔幾家的房子發生了妻子失蹤案件,而案發前火車上的女人好像看到那後園有不尋常的畫面……

這就是我説,創意十足引人入勝的開頭,昏醒真假混雜,好!不過,隨著案件的發展,小說平淡下來。

最後,就如一般荷理活懸疑推理片一樣,這個火車上的女人當然就是命案破解人,兇手當然是意想不到那位。被點破後,兇手當然要殺人滅口,而最終,當然沒有成功……

兩位朋友都說,小說比電影好。電影我沒看,只能憑空想像,大概是拍不出開首的精彩,或火車上的女人選角不被觀眾受落吧。小說的中間和結尾,以一般荷理活製作水平,應該不會拍得更差。(雖然預告片一般剪得七零八落,未必反應整部電影,但看了the girl on the train預告片後,感覺電影故事並非忠於原著,改動頗大)

2017-06-14

新加坡大決裂:妹和弟公開譴責哥哥李顯龍!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妹妹李瑋玲和弟弟李顯揚,以李光耀遺產共同執行人和受託人身份,於各自臉書頁發表聯合聲明,公開譴責哥哥,聲稱他扭曲李光耀的遺願,敗壞父親的名聲,對他作為新加坡領導人失去信任。
Lee Wei Ling and Lee Hsien Yang, the younger children of Singapore’s founding 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 are disturbed by the character, conduct, motives and leadership of their brother, Lee Hsien Loong, and the role of his wife, Ho Ching. Wei Ling and Hsien Yang have stated that they feel extremely sad that they are pushed to this position. 
The values of Lee Kuan Yew are being eroded by his own son. Our father placed our country and his people first, not his personal popularity or private agendas. We are very sad that we have been pushed to this. We feel hugely uncomfortable and closely monitored in our own country. We do not trust Hsien Loong as a brother or as a leader. We have lost confidence in him.


李顯揚表明,將沉痛地離開新加坡:

- From Lee Hsien Yang (李顯揚):
It is with a very heavy heart that I will leave Singapore for the foreseeable future. This is the country that my father, Lee Kuan Yew, loved and built. It has been home for my entire life. Singapore is and remains my country. I have no desire to leave. Hsien Loong is the only reason for my departure.

- From Shengwu Li (李繩武), Lee Hsien Yang's eldest son:
I generally avoid commenting on Singapore politics, but this is an exception.
In the last few years, my immediate family has become increasingly worried about the lack of checks on abuse of power. The situation is now such that my parents have made plans to relocate to another country, a painful decision that they have not made lightly.


關於李瑋玲和李顯龍何晶夫婦的爭執/心病,我寫過兩篇短文:

- 曾堯角落:側看新加坡李家爭吵
- 曾堯角落:李瑋玲為何稱習近平反腐旨在排除異己


另,這是公眾人物不再依靠新聞媒體,通過社交網站發表意見的又一例子。早前李瑋玲聲稱新加坡傳媒被李顯龍夫婦控制,阻擾她批評哥哥,故設立臉書個人賬號,直接向公眾發文。
I have set up a new Facebook account which is under the name Wei Ling Lee. Future posts will only be in this new account on which no one else can write anything. When I hv news I will post on Wei Ling Lee and open to public to follow. I am doing this as no public media dares to disobey Hsien Loong and Ho Ching's commands.


李顯龍回應:不應將私人家事公開,何晶和我絕無意圖為兒子李鴻毅(Li Hongyi)鋪路從政。
I am deeply saddened by the unfortunate allegations that they have made. Ho Ching and I deny these allegations, especially the absurd claim that I have political ambitions for my son.


相關閱讀:

- Lee Wei Ling's Facebook post | Lee Hsien Yang's Facebook post
- The Online Citizen: Prime Minister Lee’s siblings denounce him in statement, state misuse of his position and influence over Singapore government
- Mothership.SG: Lee Hsien Yang wants to leave Singapore, publishes open letter with sister to criticize PM
- The Strait Times: Lee Wei Ling, Lee Hsien Yang issue statement on PM Lee Hsien Loong
- Channel NewsAsia: PM Lee denies claims made by siblings
- 立場新聞:弟妹公開轟李顯龍違父遺願 憂被政府監控對付 弟稱將離開新加坡


------------------------------

看到有人說,至少李瑋玲李顯揚不會像余澎杉般因言論被新加坡政府入罪。

這倒未必,他倆也不會那麼天真淡定。你去看看李瑋玲最新的臉書帖,她說聲明因經己方律師小心審議,有些想說的結果沒說。

Our letter was carefully vetted by our lawyers and obviously not in my own voice. 
The most important point I want to put across is if PM can misuse his official power to abuse his siblings who can fight back, what else can he do to ordinary citizens. But our lawyer edited that main message out


------------------------------

新加坡本地與外國傳媒,取態大不同?:

Adriel Nee: Lee Family Saga: International News Coverage Uses Quotes Suspiciously Absent From Local Reports


------------------------------

(2017-6-21補加) 看了多篇新加坡第一家庭內鬥報導,認為這次妹弟通過臉書發難,成功繞過了政府通過嚴苛控訴壓制言論發表的“國策”。

覺得有點捉錯用神。不管通過傳統媒體或社交網站發聲,新加坡政府決定撿控的話,一樣可以,余澎杉就是例子。(當然,哥哥領導的政府,撿控弟妹批評他的言論,直到目前還是太難看不太可能發生的事)

妹弟通過臉書發難的最主要原因,是新加坡傳統媒體基本上受政府控制,要通過這些渠道發聲,極有難度(被擋下或大幅刪改),即使你是總理的妹妹。所以李瑋玲才會憤而從去年起,通過個人臉書頁,暢所欲言。

2017-06-13

郝爾彬?

最近讀香港媒體的英國大選新聞,方知道Jeremy Corbyn譯作郝爾彬,且總會有個括號註明,前譯科爾賓。

郝爾彬估計是“官方”(英國駐港總領事館)譯名吧。前譯科爾賓,或台灣常用的柯賓,則是兩岸以國語翻譯而成。

有人說,郝爾彬譯得好,名字典雅,而郝又是個中國姓。先不討論將外國人名譯成像中文名字的優劣(我不贊同),我只想說,郝爾彬有個大缺點,就是郝的廣東話發音雖近似Corbyn的Co,但郝的漢語拼音是Hao,跟Co相差太遠太遠了,非廣東話人讀到這名字,肯定覺得很怪異。

既然中文文章的針對讀者是所有懂中文的人,三個譯名中,個人覺得柯賓較可取。

(當然,知道有人會說,只要香港人滿意就是了,那管其他人!)


- 臉書討論

2017-06-11

出城會老同學

鄉巴佬出城,跟相識四十多年,一起進中學的同班老同學碰面。

提早到達,拍拍照:








哈哈,可惜跟來澳旅遊的老同學一家唯一合照,拍成這樣:


歸家路上,偶遇本市本年LUMINOUS Lantern Parade的事前準備:






附上Lantern Parade宣傳影片:

2017-06-10

(怕你有牙漫畫) Everything is Teeth

以鯊魚襲人不時發生的澳洲Ballina為背景

小時常到澳洲渡假的英國女孩,回想對鯊魚的恐懼和無邊幻想

Everything is Teeth,很不錯的漫畫回憶錄


Evie Wyld(文) | Joe Sumner(圖)



延伸閱讀:
- 曾堯角落:Ballina / Byron Bay 小旅行
- 曾堯角落:內陸秋葉自駕游簡介及旅照

2017-06-06

我不是不愛潘金蓮 (笑)

昨天的臉貼:

今天首讀劉震雲,選了我不是潘金蓮。不知此書乃劉一貫風格,還是新嘗試。感覺像在讀故事書,節奏明快文字像說話,不太需要動腦筋,但故事生動有趣。 
改編電影應該很合適,況且據說銀幕上有冰冰姐大尺度。該棄書改看電影嗎?

關於電影那段當然只是開玩笑,而臉友也回應了:沒有“大尺度”,書遠比電影好。

另一臉友列出她過往讀過的劉震雲,我看了有點心虛,這些作品好像全都聽過啊,真的沒讀過?會不會老懵懂讀過完全忘了?於是去曾堯角落搜尋“劉震雲......

太震驚了,答案竟然是......


...... 只在2013年初提過劉震雲:

拿起劉震雲的我不是潘金蓮,捱不過5頁放棄了。

LOL!原來我心深處,懷念著我不是潘金蓮!愛你,冰冰姐!

------------------------------

怎麼說呢?故事生動有趣,但一頁接著一頁這樣的詼諧,看到三分一就倦厭不支了。我讀書,希望得到的不止此。

中共滲透澳洲

澳洲公營傳媒ABC,極具公眾影響力的調查研究電視節目Four Corners,昨晚(2017-6-5)播出Power and Influence,講述中共如何通過各種渠道或明或暗滲透澳洲,增強政經影響,壓制反對聲音。

在輿論壓力下,澳洲總理Malcolm Turnbull下令查究來自中國的政治滲透/影響,包括政治捐獻的法例和申報


ABC Four Corners: Power and Influence

這是一項ABC跟Fairfax Media的共同長期調查研究,今集Four Corners只是綜論。下為刊登在Fairfax Media旗下媒體的詳細文字+視頻版。


Sydney Morning Herald: China's Operation Australia -
Part 1: The Party line | Part 2: Payments, power and our politicians
Part 3: The go-betweens


近期相關事件:

- 今年三月,行將退任的澳洲國防部秘書長公開表示,中國非常活躍地通過間諜及其它渠道,試圖取得不合理政治影響力
(ABC: Chinese spies 'very active' in Australia, departing defence secretary warns

- 同月,定居澳州,近年研究中國在澳洲華文媒體的政治干預的學者馮崇義,在中國被拘留並秘密問訊,經多方爭取後放人
(SBS: My ountry, my people 馮崇義專訪)
(BBC: 返抵澳大利亞 馮崇義:秘密問訊經歷「遠不算有趣」

- 去年,澳洲本土情報局ASIO首長,曾親自接觸多位澳洲政客,說明來自中國的政治捐獻,不少是來自跟中共黨政相關的公司和人物
(ABC: Domestic spy chief sounded alarm about donor links with China last year
(ABC: Sheri Yan, jailed for bribing UN official, was target of secret ASIO raid in 2015


------------------------------

在面對澳洲本土威脅的同時,澳洲對中國在亞洲,特別是南海一帶的行為,態度漸轉強硬。總理Malcolm Turnbull近日在香格里拉對話中發表毫不含糊的批評,跟過往有明顯分別。

大家都知道,澳洲基本外交國策,是作為美國最忠實的盟友,同時致力融入亞洲,故對中國的態度向來審慎。就南海爭議,外交部長較常批評中國,但在國家元首層面則比較低調。這次批評,來自那位不論在黨內黨外均處劣勢模棱兩可政令不行的總理Turnbull,更是出乎意料。

2017-06-05

武力解決

不少人說,一篇討論六四武力解決是否唯一歷史選擇的分析新文,持平理性(儘管結論未必跟你堅持的一樣),值得一讀。

但,但,但,你看文章的開頭,就知道此人的理念是什麼料子:

應該說,在所有解決問題的方案中,使用武力都是代價最高的。但未必是錯誤的。比如中華民族都期待兩岸和平統一,但假如和平統一無望,武力統一雖然成本很大,但卻是正確的選擇。對於八九事件來說也是同樣的道理。

持平理性個屁!作者雖告訴大家,武力鎮壓代價最高,各方面都是受害者,可武力是當年最終且唯一可行之法。不過,不要讓作者騙到你,你看他對武力統一所謂中華民族的看法就知道,他對統治者使用武力解決問題(甚至不過是解決提問題倡異議的人民)的態度,是何等輕率支持,何等視之理所當然。

2017-06-04

我們守護記憶,直到最後一人


可如今我們卻要面對這麼多的阻難﹕明明中國政府覺得自己當年幹得好,但它現在卻連一個數字都不敢提; ... 明明有那麼多人曾經熱血沸騰涕淚縱橫,今天他們卻有口難言,甚至主動修改自己的記憶。看,為了銷毀和掩理六四的記憶,他們要費多大的勁。為了這個記憶;港式的犬儒主義被調動了,「唯策略論」主導的歷史虛無主義也出場了;他們甚至不惜自毀長城,要我們否定自己當年至為單純的愛國赤誠,換上 ... 金錢愛國論(它的邏輯是誰讓我發財我就愛誰)。所以記憶六四已經不再只是記憶的事了,它還是一連串的抗爭與對決。它對抗言論空間的縮窄,與出入境的管制,它還要對抗一連串違背理性的思考方式與一系列否定道德共識的價值主張。在這個意義上,記住或者遺忘六四,還真成了一個大是大非的抉擇。 
我不得不做最壞的打算。 ... 以前有人叫我們「放下歷史包袱向前看」會使我們憤怒莫名,現在這種論調卻早已見怪不怪。也許有一天,還會有更多個陳一諤、呂智偉和曾蔭權出來鼓吹那種虛無犬儒的價值觀;也許有一天,六四不只不得「平反」,甚至根本灰飛煙滅于時光的垃圾場中;也許有一天,我們真的會變成大多數人眼中的瘋狂先知,並且一個個老去,一個個凋零,所有記得六四的全都整代人整代人地消失。即使到了那一天,再也不是為了起到什麼實際作用,而是單單因為這個記憶本身就是道德的,我們香港人,我們這群記憶的守護者也還將如此記住,直至最後一人。

人民不需要自由 這是最好的年代

一個兄弟來看我 帶著銀子和故事

他微笑著對我說

人民不需要自由 這是最好的年代



所以,不要再問,這個世界會好嗎

這是最好的年代

人民不需要自由

2017-06-03

看不懂 Charles Burns 大師的漫畫

好幾年前讀Charles Burns的Black Hole,一頭霧水。我在曾堯角落上說

這本大部頭漫畫,看書背的評論推薦知是非同小可之作。借之。可惜,我對它精妙之處,從頭到尾,一知半解。 
讀後,翻看書頁的解說。啊,原來如此。 
不過,掉進黑洞,要靠漫畫以外的解說拯救,始終不是正路。我認了,我理解力不夠強,境界不夠高。

哈哈,我就是不自量力,見有他的短篇新作Sugar Skull,借回家讀。可惜這次更慘,連“半解”都談不上!

網上搜尋,怪不得,原來這是Charles Burns新作三部曲的結尾!我沒讀過前兩部,讀不懂也不算太丟人吧?

可我看Rachel Cooke在Guardian的書評,她承認讀了前兩部但搞不懂,希望通過Sugar Skull對全盤有個理解(看樣子,三部曲雖組成整體,但也大致獨立成篇)。但從字裡行間感到,三部曲讀完了她還是不太懂。

我這凡夫俗子,以後還是不要碰Burns大師的作品好了 :-)


- (The New Yorker) Françoise Mouly and Mina Kaneko: Eyeball Kicks: Charles Burns's “Sugar Skull”
- (The Guardian) Rachel Cook: Sugar Skull by Charles Burns review – fear, loathing and male guilt

2017-06-02

海邊散步: Manly / Wynnum

昨天去了本市海邊散步,從Manly到Wynnum折返(每程約1小時)。正值退潮,景色稍遜,但很悠閒,不時暗想住這區真的很不錯。(2004年初到布里斯本,在鄰近的Cleveland區租住了一年,每天沿海晨運很寫意)



位於Manly的志願組織Sailability Bayside,為各種身障人士提供帆船活動



樹猶如此,人更亂糟糟


正值退潮



耐人尋味!退潮沙灘上,驚見雞蛋,剛好一打。一隻破了,殘留兩半蛋殼!





2017-06-01

從江南三部曲到《望春風》

前天寫小說人物譚端午,提到他一直在讀《新五代史》這本哀世之書,想到我曾寫過下面兩段讀後感:

大陸當代小說我讀得不多,“大名鼎鼎”的格非更幾乎聞所未聞。我是先讀《山河入夢》,才讀《春盡江南》《人面桃花》。格非的江南三部曲有種難以形容的魔力,被他牽著走進小說世界。 
余華的小說我認識得比較深。余華跟格非都是當年知名的先鋒派作家。兩者如何比較雖然不在我能力範圍,不過,讀《山河》《春盡》,多少有點像讀《兄弟 上/下》的感覺。寫到今日中國,格非跟余華都很憤慨,沉不住氣。《兄弟 下》大家都說失控,我倒有點懷疑余華以失控作為寫作技巧實驗。而格非,他在《春盡江南》中,經常試圖在人物後面跑出來,訴說對社會的失望。就像小說主人公譚端午一直在讀的《新五代史》一樣,《春盡江南》是一本哀世之書。

如果說,新作《望春風》是江南三部曲的延續/變奏,我覺得雖嫌簡單化了作者的創作努力,卻非完全說不通。

在《望春風》中,格非“冷靜”下來,不再憤概。沒有烏托邦,所以也不會理想破滅。主角(不論騰飛前後,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多餘的人)老來回到因開發資金不繼,拆掉了卻任由荒廢的江南小鎮故鄉,離群索居,簡單度日,一生經歷,都是浮雲。


《望春風》書腰文字:
--- 曲終人散之時 重訪歸鄉之路 ---

2017-05-30

端午談譚端午

據說,今天是端午粽子節。

不如我寫幾句關於一個名叫端午的小說人物,格非《春盡江南》的主角。

他姓譚,出生時因家家戶戶忙著包粽子過節,他那腦中永遠有個新中國烏托邦藍圖卻在獄中死去的爸爸,給他取名端午。

八十年代末,譚端午是個有點名氣的年輕詩人。他後來曾對著文青女孩,一臉不經意地說,自己認識海子,「噯,也不算太熟。去年他到上海來,找不到地方住,就在我的床上對付了一夜。他很瘦,可還是打了一夜的呼嚕。」

大家都知道,28年前,海子死掉,接著在春夏之交社會出現大動盪,不過很快平復下來。

然後,中國急速騰飛,人慾物慾橫流。而譚端午夢碎後,跟不上時代步伐,淪為一個多餘的人,無聊度日。

譚端午似乎很喜歡歐陽修的《新五代史》,一直在讀。到小說結尾,他把書讀完了,作者格非寫道:

這是一本哀世之書,文正而詞嚴。 ... 陳寅恪則甚至說,歐陽修幾乎是用一本書的力量,使時代的風尚重返淳正。 
端午在閱讀這本書的過程中,有兩個地方讓他時常感到觸目驚心。書中提到人物的死亡,大多用「以憂卒」三個字一筆帶過。雖然只是三個字,卻不免讓人對那個亂世中的芸芸眾生的命運,生出無窮的遐想。再有,每當作者要為那個時代發點議論,總是以「嗚呼」二字開始。「嗚呼」一出,甚麼話都說完了。或者,他甚麼話都還沒說,先要醞釀一下情緒,為那個時代長嘆一聲。 
嗚呼!

------------------------------

譚端午讓我想起我惡搞過的流行詩句:生活不過是眼前的苟且 那有詩和遠方的田野


另,臉友問譚端午乃「多餘的人」的說法從何而來。我說我一直以為來自書評人。不過經她一問,搜尋一下,發現格非本人曾詳談今日社會的多餘的人:

(大佳網:格非《春盡江南》聚焦學者 
格非:端午是對生活抱有一種比較消極的態度,他不是懦弱,只是覺得沒有什麼事情值得做,他心中有很好的追求,對未來、對社會有一種追求。但是我覺得在我的心目中,端午這樣的人有點像是這個社會多餘的人, ... 我覺得我們今天的社會中生活著很多這樣的多餘人,某種意義上,我自己也覺得我是一個多餘的人,因為這個社會很多方面,它的發展變化有很多東西是我個人不能接受的,有很多的情感讓我個人的情感得不到說明。在這樣一個狀況之下,你說你要滿懷激情的投入生活,很困難。

2017-05-29

小手術後,生龍活鼠

去年底貼了一篇:老鼠,真“老”鼠!
文字不多,照片也只一張,不妨在此重貼:


想你必定知道,我是閱歷豐富的智慧長者
做正經事,必用PC,用PC,必用mouse
剛才,mouse暴斃
幸好在書桌陰暗角找到兩隻“老”鼠
一隻已死活不過來
另一隻一插即動生龍活虎
這,可是二三十年前出生的優質老貨
體積特大,用滾珠的
須定期清潔滾珠和滾軸的
年輕人,你見過沒有?
肯定你沒見過!!!


哈哈,自己都覺得可笑!

“老”老鼠用了超過半年,還活著,但定位準繩度近日跌到低谷

唯有扭開蓋掩清潔滾珠,接著老眼昏花地以牙籤慢慢剔除滾軸污垢

哼,小手術完成後,老鼠年輕了幾十年,操作精準,可謂生龍活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