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3

論馮其庸


在我眼中,馮其庸是紅學考證派大師,也極有可能是最後一位。

考證派紅學的開山始祖是胡適。其實也可說他是紅學始祖,在胡適以前,絕少人以「學」的態度研究紅樓夢。經考證,胡適認定《紅樓夢》作者是曹雪芹,內容有濃重自傳(家族興衰史)色彩。僅有前80回(含殘缺章回),附多少不一批註的手抄本《石頭記》較接近曹雪芹原稿,通行的120回本實經程偉元高鶚修訂出版(故稱「程高本」),且後40回由高鶚續寫。胡適的考證,開啟了「紅學的革命」,成為紅學研究典範。

個人認為,考證派繼往開來的大師有二:周汝昌和馮其庸。

周汝昌成名甚早,他的《紅樓夢新證》把自傳說研究(也可稱「曹學」)推至頂峰。而年齡相近的馮其庸則半途出家,研究「庚辰本」(抄本石頭記其中一個版本)有成,並促成考證派兩大主流共識:

- 高鶚續寫的後40回,罔顧抄本文本和附帶「脂批」提供的線索,從立意至文筆皆較原著低下

- 以一般讀者為市場的120回《紅樓夢》,應從「程高本」轉為前80回以庚辰本為底本校訂,後40回沿用高鶚續書的混合本。

考證派在大陸曾經歷「革命紅學」挑戰,但隨著革命退潮,「革命紅學」也煙消雲散,考證派的典範地位未受動搖。不過,隨著自身缺乏研究突破,考證派紅學近年似已走到盡頭(所以我說馮其庸可能是最後一位考證派大師),其他紅學流派五花八門各走各路。

收筆前,一提新近出版的《白先勇細說紅樓夢》。此書屬文本派,逐回細說,但白先勇總結出一個雖非創新但很大膽的說法:後40回跟前80回同一作者(即非經別人續寫),而「程乙本」(「程高本」初版的修訂版)優於抄本和混合本。此書據說在台灣銷量頗佳,但他的「挑戰典範」說法似尚未在紅學界引起注意/爭論。(以我這小讀者看:白說非白說,很多地方頗有見地,但整體並不成立)


曾堯角落相關閱讀:
- 評批瓜飯樓
- 再談我的紅樓因緣:俞平伯《紅樓夢研究》大批判 | 幾本新購紅學著作
- 大觀紅樓 《白先勇細說紅樓夢》序
- 上海博物館購入《紅樓夢》甲戌本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 (跟進版) | (幾點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