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2

不輕信片面之詞,即使是老婆大人的

關於Julian Barnes的The Sense of an Ending,我曾寫過,小說的主題是「記憶不可靠」,或「記憶美化過去的自己」。不管是故意還是無意為之,人對往事的記憶往往並非事實,也往往具選擇性,只記下對自己有利或令自己活得開心的那些。

其實,何止記憶不可靠,對剛發生的事的描述同樣不可靠!跟你說一個稍微誇張了但90%真實的故事(起碼在我記憶中是真實的):

當年,下班後,老婆大人總愛對著我重溫那天在辦公室發生的事情,不外是那個壞/蠢蛋今天又幹了什麼壞/蠢事,尋求我的LIKE。

我總是這樣回應:不要再說了,我不會輕信你片面之詞!因為這只是你單方面的主觀看法,實情可能如此,但也可能不是,至少不完全是。我敢相信,你口中的那個壞/蠢蛋,現在正跟同事或家人訴苦,說的不是自己今天又做了壞/蠢事,而是:哼,那婆娘,今天又......


------------------------------

順帶一提,The Sense of an Ending改編電影上月已在美國上畫,口碑一般:

- The Guardian: Julian Barnes: 'I told the film-makers to throw my book against a wall'
- IMDb | Rotten Tomato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