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8

紅樓夢:超越,不執迷於青春?

我常說,紅學或已走到盡頭,近三四十年再無重大突破。

不過,廣義紅學還是熱鬧得很。其中,近年最具成績的,要算「說紅樓」(一回一回的慢慢地講細細地說)。單就台灣而言,就有蔣勳,有白先勇,有歐麗娟,有朱嘉雯。

蔣勳和白先勇,都是公眾熟知的大師級人馬,他們說紅樓,自然也特別受注目。蔣白兩人對紅樓夢對版本的看法不盡相同,但共同點也很明顯,就是從藝術家/文學家的角度看紅樓夢,且其注目點是「青春」,叛逆的青春生命力!

台大的歐麗娟,我雖然聽得不算太多,總括而言,較從文學研究出發,有別於過往大行其道但現已開到荼蘼的考證研究。

今天看了她這個題為《超越青春與愛情》的演講,很有趣,因為感覺上,她是衝著蔣白而來,是批判過份強調青春的讀紅態度。

演講不過二十多分鐘,而且思路清晰音韻動聽,大家去細味她的觀點吧。


演講的結語部分:
青春,它是漫漫人生,啟航的第一站。當我們迷戀企圖駐留青春時,也可能是變相的在歧視生命?深刻的靈魂不是與生俱來,也不會不請自來,要擁有靈魂,是要很刻苦努力的。紅樓夢裡,大家耳熟能詳的這些少男少女們,他們都在成長,不一味的讚頌青春,而限縮了生命的全景。


個人認為,她的成長論不無道理,但拿來研究文學作品,特別是紅樓夢,問題太大了。她舉寶玉黛玉的「成長儀式」頗牽強。人當然會成長,會糾正過往某些幼稚行為,但憑此斷言寶黛告別青春放棄過往堅持,說不過去。而寶釵的過早成長,作者並非以稱許的態度寫的。

可能她對蔣白等人過份強調青春説不以為然,但又走到另一極端。歐在這演講中顯得保守世故,站在「世事洞明人情練達」那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