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6

(香港灣仔史) 龍頭鳳尾

馬家輝的龍頭鳳尾,好壞參半。

他寫香港灣仔史(這部由30年代中寫到日佔時期,下一部估計以戰後作背景),尤其集中於幫會和政治,資料紮實,顯然下過一番功夫。

文字上他加入大量廣東話尤其粗口(主要用於對白),題材上寫幫會頭目跟洋警同性戀情,都別開生面,值得一讚。

廣東話粗口部分,我是香港人看得懂(雖然個人憎厭講粗口),其他讀者不知會否感到障礙(雖然有註解),進而覺得“隔”,我不知道。總體而言,尚算成功。

從文學角度看,同性戀部分比較生硬。寫戰前香港龍頭大佬跟鬼佬警察秘密搞基熱戀,不易處理,個人認為馬家輝努力可讚但不算成功(要詳細評述恐怕要花很多筆墨,總之作為讀者的我覺得難以信服/代入)。尤其敗筆的是,馬家輝描述主人翁陸南才心思的文字很文藝/哲理腔,但因陸本人是個幫會頭目,終日江湖打拼領導嘍囉,跟這種腔調不符。於是書中常見一番思索感懷後,筆鋒一轉,陸自言“是鳩但”(這三字詞在書中經常出現,是陸的口頭禪,註解說明“是但”即“隨便”,是鳩但即以粗口表達隨便啦)帶過,重回日常事務。

最後的生死高潮尤其不受控制,個人認為作為小說,是“衰收尾”,令整體失分。


(我在臉書討論上說,覺得馬家輝未能成功地在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中,融匯他個人的兩面性格:一面文藝哲思,一面粗鄙淫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