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7

三講朝鮮局勢:完全 可核實 無可逆轉

Complete Verifiable Irreversible
完全 可核實 無可逆轉

------------------------------

你要求我完全可核實無可逆轉地兌現去核承諾
我要求你的去制裁承諾
難道不也要完全可核實無可逆轉地兌現嗎?

我們都在注目北韓的去核承諾
但北韓要求以去核交換的美國去制裁承諾呢?

試想想,若你是金三世
會相信川普的去制裁承諾嗎?
有完全可核實無可逆轉地兌現的機制嗎?
沒有,根本沒有

金三世不是傻子,不會看不到這個
美國不可信,美國總統的話不可信
川普這個美國總統的話尤其絕對不可信
所以,雙方的承諾,不過都在空口講白話

更重要的是
以去核換去制裁,這交易向來放在檯面
為何金三世一直對此毫無興趣
定要等到冒著衝突風險加緊試射試爆
取得突破性進展後,才忽然主動要求談判?

可知擁核,實質的擁核
對北韓而言,是重於一切的基石

我的猜想是,金三世在已擁核的前提下
希望通過模糊承諾以去核換去制裁
他欲見的,是兌現無實質進展
但敵對氣氛緩和,制裁慢慢寬鬆
以此既保障家族政權,同時一定程度地發展經濟

但Trump也不是傻子
等他明瞭金三世的謀略後,定會翻臉
那時,實質衝突大有機會發生

這就是為何我對局勢持非常悲觀態度
即使有了Trump金會和一紙聯合聲明
即時有了會後雙方的好言好語

------------------------------

曾堯角落:
- 亂講朝鮮局勢
- 再講朝鮮局勢

2018-05-28

(純搞笑,大先生莫怪) 怒向刀叢覓小詩 為女打入雜差房

有一定歲數的香港人,大抵都曾聽過這句豪語:

為女死,為女亡,為女打入雜差房!

原來王玉郎曾將這句畫成漫畫。
而竟然被我找到網上低清封面!
不過,為何蠱惑仔為女搞到要打入雜差房?
可能,在此之前,他:

怒向刀叢覓小詩

小詩,就是封面右上金髮大眼很可愛那位。
至於蠱惑仔跟小詩更之前的激情經歷,
就讓大家發揮想像力,編撰故事吧。

2018-05-27

蒼白女子 東風壓倒西風

昨讀劉大任寫張愛玲,說張給他的印象是:薄暮時分,一名蒼白女子沿牆疾走。

他寫的是60年代末,張愛玲經陳世驤在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謀得一份研究閑職,在不安中暫過穩定生活那段短日子。

我特感興趣的,是他提到,「張愛玲的研究主要是遍讀中共的報紙雜誌,從中挑選‘新語句’、’新詞組’,每年蒐集一批,並通過自己的學養,考古論今,寫一本三、五十頁的小冊子。舉例說,毛澤東用‘東風壓倒西風’為中國人的反帝運動打氣,這句話源於《紅樓夢》中林黛玉的某種愁情。曹雪芹為什麼這麼用?毛澤東為什麼那麼用?張愛玲的工作便是幫研究中國的洋人掌握其中的曲折變化和信息。雖然一年只需要寫一本小冊子,據我所知,能力絕對不是問題,這是可以肯定的。我猜,她對這件差事的性質,一定厭惡到了極點。」

哈,近年又掛在強國人口邊的‘東風壓倒西風’,源出老毛拿《紅樓夢》中黛玉的一句話作新解,知道這‘典故’的人或許不多,但超級紅迷張愛玲肯定無須研究就清楚的。而憎惡後40回的張,在寫小冊子時,肯定會對這段出自第82回的文字咒罵一番。

這一兩年談紅樓夢最起勁的,恐非白先勇莫屬,而盡力為後40回翻案的他,在其《細說紅樓夢》代序中,特意‘挑戰’張愛玲:「張愛玲極不喜歡後40回,她曾說一生中最感遺憾的事就是曹雪芹寫《紅樓夢》只寫到80回沒有寫完。而我感到我這一生中最幸運的事情之一就是能夠讀到程偉元和高鶚整理出來的120回全本《紅樓夢》,這部震古鑠今的文學經典鉅作。」

我沒買《細說紅樓夢》,但這幾年白先勇的紅學文章和演講筆錄都有拜讀,且頗欣賞,因為他確為破除‘脂本必然最好’的迷信做了貢獻。至於他說後40回也有好文字,並非創見,大致同意他看法的人也不少。不過,我覺得比較失望的,是他沒有全面評價120回程高本,特別是對它的缺點似乎並無興趣拿來討論,未免偏頗。

就以第82回為例,白先勇欣賞「病瀟湘痴魂驚惡夢」那部分(我則認為寫她憂心不能跟寶玉結合,五內如焚,寫得太露,甚至露骨,並不欣賞),而不提前半回經常為紅迷詬病的林黛玉兩段話:

一是黛玉忽然勸寶玉讀書取功名:「我們女孩兒家雖然不要這個,但小時跟著你們雨村先生唸書,也曾看過。內中也有近情近理的,也有清微淡遠的。那時候雖不大懂,也覺得好,不可一概抹倒。況且你要取功名,這個也清貴些。」不止讀者,連作者也不禁為寶玉做即時反應:「聽到這裏,覺得不甚入耳,因想黛玉從來不是這樣人,怎麼也這樣勢欲薰心起來?又不敢在他跟前駁回,只在鼻子眼裏笑了一聲。」

二是黛玉忽然跟襲人評論別人家事:「襲人道:『你還提香菱呢,這才苦呢,撞著這位太歲奶奶,難為他怎麼過!』把手伸著兩個指頭道:『說起來,比他還利害,連外頭的臉面都不顧了。』紫鵑接著道:『他也夠受了,尤二姑娘怎麼死了!』襲人道:『可不是。想來都是一個人,不過名分裏頭差些,何苦這樣毒?外面名聲也不好聽。』黛玉從不聞襲人背地裏說人,今聽此話有因,便說道:『這也難說。但凡家庭之事,不是東風壓了西風,就是西風壓了東風。』襲人道:『做了旁邊人,心裏先怯了,哪裏倒敢去欺負人呢?』」

這些,都不是黛玉應有口吻。或許有人說,人長大了,變得世故一點,不再憤世嫉俗,也很合理。但出自黛玉之口,既世故又庸俗,且轉折太猛,很不合理。

整體而言,我認為包括黛玉說‘東風壓倒西風’的第82回,寫得一塌糊塗。

想來張愛玲對這糊口差事,本已如劉大任所言,‘一定厭惡到了極點’。到為現實所逼,要為黛玉這混帳話作註解,恐怕感嘆尤深。


- 劉大任:蒼白女子
- 白先勇:大觀紅樓(《細說紅樓夢》序)
- 漢川草廬:《紅樓夢》第八十二回

2018-05-23

湖中冰塊

從冰川脫落,躺在湖中的冰塊,看似不大,其實不然,參考圖下半部分,冰塊跟黃色觀光船的對比就知道了。


(紐西蘭南島,Mt Cook/Aoraki區內的Tasman Lake,2012夏末)

2018-05-19

(廢舊旅照尋寶) 室堂,立山黑部,2009



------------------------------

(同場加映,同是室堂)這照片本來有點夢幻感,可惜相中人不是美少女是曾伯我,未免大大煞風景

再講朝鮮局勢

且不論我絕不信金三世有任何和平/去核意願,即便他確想通過某形式的和平/去核,換取利益,不是傻子的他那會輕易相信美帝的承諾!以trump代表的美帝,更是信半句嫌多。

所以,我還是堅持過往看法,金三世近月釋出的所謂善意,只為“買時間”,最終定會找個藉口“華麗轉身”回復之前的流氓相,且是個擁核的流氓!

trump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將解決其他人束手無策的國際大困局,甚至順便拿個露背和平獎,實在是瘋中帶傻。


- 曾堯角落:亂講朝鮮局勢

2018-05-18

新發現好網站 FlightAware

(新發現好網站,介紹給你)

親朋從外地來訪,你要長途跋涉到機場接機,只掌握航班基本資料不足以準確預算時間,因為班機可能遲飛遲到(嚴重誤點也經常發生),但也可能準飛早到(航空公司通常把預估時間訂得寬鬆以提高準點比率)。

從前,我會先到起飛機場網頁看起飛時間,心裡有個譜,遲些轉到本市機場網頁看最新預估到達時間。

原來有更佳選擇:FlightAware。只要輸入航班編號,班機的起飛降落,整個飛行路線和時刻(就像你坐飛機時看到那種),實時顯示,一目了然。航班過往起飛降落時間等有趣但對一般人未必很有用的資料也一拼列出。

另,更快的方法,是google航班編號,FlightAware通常排在搜尋結果前列,點擊前往就是了。

不妨試試。


(跟進評價:這網頁好是好,可惜有時彈出令人憂慮的ad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