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11

老毛處處在

毛澤東逝世三十週年紀念日當天和後一天,我和老毛多次打照面。

首先是我在網上尋找他的蹤影,他雖低調得很,但仍可在那個強國論壇上讀些可笑可悲的紀念文章。

後來無聊地拿遙控轉台時,忽見BBC World請來Isabel Hilton和Jonathan Fenby論毛,又看了一陣。

下午看張楊的《向日葵》。影片開場,父親下放六年後回家,與妻子團聚,竟隨即遇上大地震和老毛駕崩。

其後兩天,讀了兩本紅學書,又尋得老毛身影。王蒙在《王蒙活說紅樓夢》中三番四次提到老毛的紅學觀。雖說他倡議/批示的「革命的紅學」並未帶來「紅學的革命」,而且已漸被歷史淘汰,但他畢竟是個紅迷,紅學書提到他也不能算是奇事。但奇事總是有的。在《新解紅樓夢 續》中有一篇梁歸智的探佚紅學,在討論“湘妃”的典故時,竟「失驚無神」地提到「湖南人毛澤東有一首歌頌故鄉的詩...」乍看還以為這位湖南人毛澤東與那位萬歲萬萬歲的湖南人毛澤東是兩個不同的人呢!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