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31

大陸容不下美麗島

我在兩年多前寫的華語流行音樂無法跨越的高峰?中說過,“在我心目中,羅大佑/蘇芮【各自的首三張唱片】後的華語音樂大碟,能稱得上經典的,只有崔健的「一無所有」/「解決」和王菲的「浮躁」。想想,「浮躁」的出現,已是十年前的事了。可悲。”

此文若是今天寫的話,經典名單必有胡德夫的「匆匆」的份兒。

我跟胡德夫的音樂,相逢恨晚。去年回港,在賣大陸碟的地方,被「匆匆」吸引著,不曉得胡德夫是何方神聖,但又在腦海中隱約覺得他是近來經常被提及的人物,於是把它買下 ... 我心目中的經典華語音樂大碟名單於是加多一張。

其實,以胡德夫的經歷,不少歌迷都會覺得跟他的音樂相逢恨晚。我呢,人家的唱片,05年推出,我到07年底才買,是晚中之晚,故一直不好意思在網誌上寫關於他或「匆匆」的東西。

不寫的原因,還有一重,我對胡德夫音樂的欣賞,缺少了一種“本土”的context。我常想,台灣人對胡德夫的音樂的理解和欣賞,一定比我深的多。我憑甚麼談胡德夫呢?

那為何今天寫胡德夫?因為忽然發現大陸竟容不下美麗島!

因為某種原因,今天我在網上搜尋胡德夫的現場演唱錄影,發現很多都是他唱美麗島。但是,我沒有聽過此曲啊,該是「匆匆」沒有收錄此曲吧。看一看CD,果然如是。

但是,何解胡德夫不把這首代表作收錄碟內?

莫非...

果然!原版「匆匆」內確有美麗島,只是由於不難想象的原因大陸版將此曲抽起。盛世新中國甚麼都不怕,但又甚麼都怕!

決定補購原版「匆匆」。


(跳躍吧!美麗島)


(與小朋友合唱美麗島)


- 馬世芳:最最遙遠的路:聽胡德夫「匆匆」有感

比利時三寶

青口,薯條,啤酒(吃掉比利時



----------

這將是本次歐遊的最後一則網誌照/文。

2008-10-29

食相

阿媽教落,富貴如浮雲,食落肚的才實際。

兩張照片,食相同樣嘔心,但衣著變化很大(拍攝日期相差不到十天,第一張在歐西葡萄牙里斯本,第二張在歐東波蘭華沙)


(口在吃的是churros,也叫Spanish donut。
手拿著的不知是甚麼,貌似牛糞圈【見下面附圖】,味似香港的牛脷酥)



(或許可以叫波蘭熱狗的junk food)


(可惜阿媽離開已五年多,否則近日她一定會修正說法:富貴如浮雲,食得落肚一樣會死人)

----------

附圖:貌似牛糞圈,味似香港的牛脷酥的不知名東西:

和牛的聯想

剛才看烹飪節目,做的是煎和牛扒。大廚向觀眾解釋,和牛的特點,是喝啤酒,不多走動,肉的脂肪特多...

想想,如果我們人吃人,而吃的要求像吃牛一樣,那麼,貴價的和牛,其實跟一手啤酒,一手薯片,整天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看電視的肥佬同一品種!這類肥佬,澳洲多得是,價格應比和牛便宜得多。

不用調味,稍微煎一煎,即可進食。滿佈脂花的肉入口即化,yummy...

2008-10-26

觀讀聽 26/10/08

電影看了Guillaume Nicloux的The Stone Council/Le Concile de Pierre,由Monica Bellucci和Catherine Deneuve壓陣,改編自奇幻小說。浪費時間。

音樂近日都在聽外甥女送的王若琳:Start from Here。年紀輕輕的王若琳音樂天賦極佳,難怪有人將她與Norah Jones相提並論。

不過,Norah Jones一鳴驚人後只在原地踏步甚至倒退,王若琳可不同,我覺得,她還有很大的進步/成熟空間,Start from Here不太可能是她的最佳作品。

反恐大潮下倫敦寄存行李經驗

我不喜歡帶著行李沿路旅遊,所以在酒店以外地方寄存行李的經驗極少。在日本試過一次,印象中日本大大小小車站都有投幣行李櫃(coin lockers)可供使用。在歐洲,以前從未,這次在倫敦首度,開了眼界。

倫敦住的是廉價連鎖酒店Travelodge,價廉物可,值得推薦。不過,酒店規定,入住前後不代客人存放行李,自己想辦法。心想,去火車站寄存半天還不簡單!

卻原來,倫敦只有幾個大型車站有此服務,而且都不是投幣行李櫃,而是專人檢查交收的counter。我不知道,投幣行李櫃是否在倫敦從未存在過。我疑心,在反恐大潮下,投幣行李櫃被視為危險性過高,不宜使用。試想想,任何人都可以將放有炸彈的行李包放進行李櫃,隨後引爆!

就我的經驗,在Waterloo車站,第11與12月台間的入口處,就有這樣的專人檢查交收行李寄存服務,每件每天6.5鎊。手續看來跟在機場過海關差不多,都是把行李放在輸送帶上做X光scanning。誰知,首先檢出的,是我行李內有電腦(當然有!),要拿出來讓他看,確保電腦已經關掉。Fair enough。搞掂後,再scan,再有問題,原來我行李內有攝錄機(當然有!),又要拿出來讓他看,確保已經關掉。OK。

第三次scanning,過關!

原來在倫敦寄存行李,檢查程度比機場海關還要嚴格,開了眼界。

----------
Excess Baggage Group - Rail Station Services: All left baggage undergoes FULL SECURITY CHECKS including mandatory x-raying of all baggage and is monitored on a 24 hour basis by CCTV

2008-10-16

書雜

- 離家已一個半月,主力旅遊,無暇讀書。若幾日不讀書令人面目可憎俗不可耐,真不知自己已淪落到甚麼地步了。

- 歐洲逛書店,除了波圖的Livraria Lello外,勉強還包括匆匆走過倫敦的Charing Cross書店街,牛津的幾間Blackwell,和華沙大學新圖書館旁的書店。

- 歐遊前後逗留香港,每天無非暴食和逛書店。前段沒有出手,近幾天買了近三十本。如今買書,除了考慮質素和價錢,還得兼顧重量。沒辦法,我住在地球的屁股位置,書買得多,無法以行李形式帶回,一般都會以平郵包裹寄返。於是,每次都告誡自己,買書盡量以20公斤(單一平郵包裹的最高重量)為指標,不宜過份。《號外三十》和《巨匠神工》均為托人代購,只知價貴,卻原來,還非常笨重。頭疼。

- 歐遊期間,勉強可算讀了兩本書。一是Lonely Planet的《Portugal》,一是《飲食男女》。真奇怪,《飲食男女》是和《忽然一周》一套發售的周刊,《忽然一周》是垃圾“淫賤周刊”,《飲食男女》卻是水準奇高的飲食旅遊刊物。那期的兩個專題,是日本茶和新瀉旅遊,都值得鼓掌。我正在盤算,下月的日遊,是否應把新瀉列入行程之中。

- 這幾天比較空閑,自己買的書不讀,讀人家的。於是,讀了梁文道的《味覺現象學》,和《弱水三千》的部分章節。本來還想八卦瞄瞄王迪詩的《蘭開夏道》。

【我在觀讀聽 10/8/08中,曾跟發哥哥就“Daisy Wong”吹吹水:

曾堯 joetsang 提到... 我跟香港已經脫節。最近從信報網站得知,原來有個專欄叫蘭開夏道,頗受歡迎。網友們還猜測王迪詩是誰,是男是女?不料你的網誌有蘭開夏道的鏈接,就走去張望一下。哈,好不好看我就不說了。不過,除了作者聲稱自己是女的以外,文字間哪有任何女人味道!只能說,每個年代,香港人都需要一個Mary或Daisy!

發哥哥 提到... 呵呵,也有人說呢個Daisy Wong係典型港女呢。

曾堯 joetsang 提到... “Daisy Wong”確是典型港女,但作者呢,會是個臭港男嗎?管他是公是乸,讀得過癮就好!】


打開書一看,是三篇序,分別是信報總編陳景祥,“Philip”和“Daisy”自序,整色整水,低B之極。放棄。

- 香港的書店,逛了不少,但來來去去都是那一二十間。新相識的,是圓方的Metro Books。走的是Page One路線,中英兼備,中產品味。不過,書店新,書種多,商場(包括書店)四野無人冷冷清清,很好逛。硬要批評的話:書價沒折扣,文化氣息欠奉。

- 幾篇這段期間寫的關於書的短文:

● 創藝地頭 青文重現?

● 奄奄一息的香港樓上大陸書書店

● 好讀分享:台東有誠品

● 初訪創藝 未見青文

● 波圖的驕傲:萊羅書店( Livraria Lello )

- 補充一下,自己買的,讀了陳丹青的《笑談大先生》和湯禎兆的《整形日本》,兩本近期的《書城》,和有“我的台北”專輯的《城市畫報》。

2008-10-12

夜襲 Trafalgar Square

離開National Gallery時,黃昏已過,前面Trafalgar Square不知在搞乜東東,煙霧迷離,恍如恐怖襲擊。



2008-10-11

悶極無聊 偷拍美女

大清早到了華沙機場國際航廈Terminal 2,準備乘機往倫敦。哪知,原來好幾班EasyJet的航班都被安排在另一個叫Etiuda的航廈處理。拉著行李走了15分鐘左右終於到達這個小小的看來像臨時設施的航廈,即時過關入閘,大群人就擠在一個四面白牆的“候機室”。悶極無聊,於是,偷拍美女。



倫敦雜圖


(警民互動。該是問路吧。)


(雨過天晴,路面發亮。黑衣人超型!)


(Somerset House內,一身紅裝,一臉冷傲的館員正在通電。)


(疑似藝術品擺放館前。)


(他,依偎入懷。)


(Downing Street前守衛森嚴,疑似特務混在閘前張望。他是Blues Brothers一幫的嗎?)


(父與子)

倫敦千禧橋





重遊倫敦千禧橋。橋的一端是聖保羅大教堂(上圖),另一端是Tate Modern(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