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02

侯吉諒再論董陽孜

侯吉諒在今天的自由時報論董陽孜書法。他說,要他談董陽孜的看法,讓他很為難。為難,在於侯和董都是寫書法的,而董陽孜近年人氣爆炸,交口稱頌,而侯對董的書法藝術很不以為然。

論董陽孜書法完整版

其實,就我所知,侯吉諒已不是第一次論董陽孜,故這次至少是再論。在5年前的一篇文章中,侯對董的評價比較正面。至年多前寫的董陽孜雜記,已見類似今天的批評,但侯將之放入較中立的分析框架。

不欣賞董陽孜書法藝術的人,很多時會被譏為食古不化的保守份子,衛(書)道之士。但這是過分簡單的看法。應否將書法視為一種抽象的空間藝術,這課題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辯明,我自己的取向也往往左搖右擺。

侯說:“董陽孜的書法的特色,大”。

董陽孜“字”大,是不爭的事實,也是她書法藝術的特徵(之一)。

我也是因董陽孜“字”大而寫過一篇叫真想問問董陽孜的文章。


也許是我對「橫寫直寫 向右向左 左翻右翻 沒完沒了」這個課題特感興趣的原故,在我看來,董陽孜書法藝術也有其傳統的,守規矩的一面。她的文字,大多是從右向左排列的。從我的空間藝術觀看,這種排序,是有違中國文字結構,也因而影響空間表現的。

以她的大字「任所適」為例(作品高3.6米﹐寬8.7米)﹐寫「任」字大約是由紙的中上部寫至右下部﹐然後一氣走回紙的左上部寫「所」字(至少7米的距離)。若「任所適」三字是由左向由寫的話﹐筆氣的連貫性將比較容易處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