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5

《紅樓夢》何時傳入日本?(補充版)

原文 2007-02-17) 剛讀了一篇刊於1月31日《環球時報》的史料文章,對《紅樓夢》傳入日本、朝鮮的經過有了初步了解。

兩百年前 《紅樓夢》走向世界所述,1793年12月9日,“寅貳號”貨船從浙江乍浦抵達日本長崎。船上還載有67種中國圖書,其中一種名為《新鐫全部繡像紅樓夢》,共9部18套。這次航程是《紅樓夢》走向海外的最早記錄。

《紅樓夢》除了深受日本文人的追捧外,更有趣的是,自明代以來,日本的外國語言學校在教授漢語時都以南京官話為基礎,但自從《紅樓夢》傳入後不久,他們便轉而學習北京官話,而《紅樓夢》則成為學生必備的教材。

所謂《新鐫全部繡像紅樓夢》,即通行的120回「程高本」《紅樓夢》。該書初版(即所謂「程甲本」)於1791年末由萃文書屋出版。翌年經大幅修訂後改版再印,是為「程乙本」。不論“寅貳號”所載的是程甲或程乙本,該部《紅樓夢》都可被視為當時的「新近出版圖書」。

----------

(補充) 寫此補充,主要因正在閱讀孫玉明的《日本紅學史稿》和其他網上相關資料,對情況有近一步了解。

- 紅樓夢確於1793年(即乾隆58年,寬正5年)12月9日隨一艘從浙江乍浦開往長崎的商船首次踏足日本。

- 版本并非《新鐫全部繡像紅樓夢》。據船主的出納賬目錄,帶來的是“紅樓夢九部十八套”。慶松認為,“從船的出航地和發行的部數來看,可推測該書是蘇州版的《繡像紅樓夢全傳》”,亦即「程高本」《紅樓夢》的一種#。

- 孫玉明的研究顯示,“《紅樓夢》一書傳入日本後,引起了日本文人學者的極大注意和熱烈愛好”(胡文彬語)跟實情有段距離。從中國傳入的白話小說中,《三國》,《水滸》,《三言二拍》等歷史演義小說,公案小說和才子佳人小說廣為流傳,廣被研究。相反,長期以來,《紅樓夢》在日本的作用,主要是學習中國北方話的教材。

- 日本文人跟《紅樓夢》有一定淵源的,可考者包括瀧澤馬琴,大河內輝聲和島崎藤村。但總體而言,在傳入日本的頭一個世紀中,《紅樓夢》可算備受冷落,跟它在中國本土被爭相捧讀的情況有很大分別。

- 日本紅學的誕生,可算是森槐南在1892年底(即《紅樓夢》傳入日本的第100年)發表的《紅樓夢評論》。

# 查一飛認為,"《紅樓夢》印本中最早的當推程甲本(1791年首印)和程乙本(1792年印)。由于社會上對《紅樓夢》的需求日益擴大,坊肆銷書頗有洛陽紙貴之勢,到乾隆58年(公元1793年)蘇州東觀閣據程甲本作了一些校訂後自行木刻刊印出版,自此開了副本翻印《紅樓夢》之風。據《紅樓夢》流傳的勢頭分析,從乍浦出海的《紅樓夢》版本當屬日益普及的程本系統。但由于劉印本的北京萃文書屋初刻印數也不多,日本紅學家伊藤漱平先生認為:在一版百部程度的情況下,程甲本和程乙本在一、二年時間內是很難從刊地北京流到江南再運到日本的。而且到目前為止日本現存的程本都是中華民國階段後從北京購置的,從未發現過早的程本。反之,蘇州到乍浦十分近便,蘇州東觀閣當年刊劉的本子運到乍浦,經乍浦港出海駛向日本,是十分可能的。因此我們認為最早從乍浦駛向日本的《紅樓夢》九部十八套很可能是蘇州東觀閣的本子。"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