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6

30年前初訪黃山 (附:2002重登黃山)

在黃山送客松前"雄姿英發"的,乃是整整30年前,1983年的我!

把這張懷舊照放上臉書,並寫下who where when。who和where當然不難猜,但when?

中學同學真神人也,猜1983/84。相信這是因為他還記得,當年大學生喜歡暑假來趟神州遊。我是1983年暑假初訪黃山,同學則是一年後。

我在臉書還寫了當年初訪黃山的趣事,在此比較詳盡再寫一次。

------------------------------

1983年,大二暑假期間,我和女友(即今天的太座)跟三位舍堂好友出行,首次遊大陸,黃山是其中一站。

黃山之旅,非常難忘。那時往來交通頗為困難,記憶所及,離開黃山往杭州,得困在陳舊擁擠的大巴,跌跌蕩蕩十小時過外方能到達。當年登山旅遊設施也很簡陋,若從前山上後山下,行程一般是三日兩夜,第一晚住玉屏樓(即相片中送客松附近),第二晚住蓮花峰附近(忘了確實地點,原因看了下文定能理解),吃飯的地方也在附近。那時尚未有今天的登山吊車,行動不便的就只能參加我們在途中遇見的富貴團,全程由二人抬轎,但在轉窄彎時,仍須下轎步行。

一行五人第一天清晨出發,登過天都峰後,到達玉屏樓,天氣轉壞,大風,寒冷,能見度低(從相中也感受到),且越夜越差。第二天早上,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堅持為客人省錢不在山上過夜一早摸黑再上來會合的村姑導遊,認為天氣不可能轉好,與其繼續前行危險也沒風景可欣賞,不如折返下山。我們已訂好車票住宿,後天離開往杭州,不能更改。雖然極不情願,但權衡利害,還是接受導遊意見。

近黃昏,我們在山腳的賓館看著山上竟然轉晴,媽聲四起。碰巧身旁一男一女也像我們望天長嘆。原來他們是行山家,選在黃山渡蜜月,遭遇同一命運。他們向我們提議/挑戰,既然大家都只有明天一日時間,不如跑黃山!我們年少氣盛,那有不答應的!

結果,天未亮快步從前山上,下午後山下。到達第一站玉屏樓太早,沒東西吃,到第二站蓮花峰旁,太晚,也沒東西吃,只靠中途買的茶葉蛋充飢。在山腳休息時,行山家夫婦走過來,小聲的跟我說,你的同伴看來體力有限,不如我們三人攻頂,怎麼樣?我義正詞嚴地說,怎能放下朋友不顧,要去,你們兩個去,我們在這裏等。其實,我不過充英雄而已,當時的我已成強弩之末,隨時倒下,那裏還有力氣登上眼前這個不見頂的蓮花峰呢?






最後,黃昏前從後山返回賓館。累得要死,但自我感覺超級良好!!!30年後,即使想再幹此等傻事,也力不從心啊。年青血氣方剛真好!

(2018-4-26補加:5年後,再在臉書分享黃山送客松前"雄姿英發"照


------------------------------

2002年跟太座的姐姐和弟弟再訪黃山。跟初訪比,交通方便得多,乘飛機直達黃山機場,山腳山上住宿條件也有明顯進步。

雖然人老了二十年,也已有登山吊車服務,我們還是選擇徒步。山倒是容顏依舊,只是天都峰正在維護不能重登。









下山後,去了剛於2000年被聯合國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安徽黟縣宏村,參觀徽州古民居。







如上次一樣也是乘巴士離開黃山往杭州,不過這次只需5小時。安徽貧窮,浙江富裕,無須看窗外景,僅從車上感受公路路面水平的差異已一清二楚。

黃山到過兩次,但仍念念不忘,希望再訪。或許選個冬日前往,幸運的話可以看到雲海中的黃山奇松怪石。

------------------------------

(2018-4-26補加)

後記:不太可能三訪黃山了,我對中共政權極其失望,對中國旅遊也已毫無興趣

趣味小資料:澳洲甚麽都有,就是沒有高山,算得上平平坦坦的一片大地。不計外島,澳洲最高峰Mount Kosciuszko海拔只有2,228米,可駕車到達山頂不遠處。相對而言,台灣公路的最高點武嶺比它高1,000米(各峰頂又比武嶺高200米左右)!我的旅遊最高點,是法國Mont Blanc登山纜車總站Aiguille du Midi,海拔3,842米。但若論從平地步行登山的最高點,應算是1,810米的黃山天都峰。至於沒有力氣登頂的蓮花峰,比天都峰高50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