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30

神出鬼沒Cheshire Cat那排大白牙

那夜出門看電影The Keeper of Lost Causes,見一彎新月掛天邊,美極了,趕忙拍下。可惜匆匆忙忙拍糊了!


昨晚補拍:


今晚再拍:



話說,臉友看了昨晚的漸滿新月,覺得有點像Alice in Wonderland裡,神出鬼沒的Cheshire Cat那排大白牙!


"Well! I've often seen a cat without a grin," thought Alice;
"but a grin without a cat!
It's the most curious thing I ever saw in my life!"

無主事人的主場

主場之死,幾乎可以斷言非關財務安危。

這幾天香港坊間眾聲喧嘩,本無須我這外人加把嘴。而我在得知主場不再即時寫下的“斷言”,也卑之無甚高論:若有財務危機,倒閉前應有掙扎,節流開源。即使忽然無心戀戰,結束主場,絕對不必在無預警下關閉主機,令所有文章頓時消失(省不了幾文錢)。

......

所以,香港到此關頭,若還要辦不見容於中共/港共的媒體,除了要輕身上陣將開支減至最低,引入公眾資金不依賴廣告收入,更重要的,是“主場”沒有“主事人”,讓“恐懼”無明顯攻擊目標。

Fullalove!

這幾天都在看英聯邦運動會的游泳項目。

看到她名字那刻,幾乎忘掉活在一地仇恨的世界



I love her ... name !!!

The Vanishing Point:以藝術為主題的懸疑藝術電影

昨晚電影:Ce que mes yeux ont vu/The Vanishing Point

Lucie Audibert, a student of Art History, does research work on Jean-Antoine Watteau. She is persuaded that a hidden sense that nobody has ever deciphered can be found in a few of his paintings. The further she proceeds the more professor Jean Dussart - for unclear reasons - tries to discourage her. But Lucie is persistent, even stubborn, and, aided by Vincent, a mute street mime, she manages to attain her goal in spite of everything.



- Jean-Antoine Watteau: Wikepedia | The Complete Works

2014-07-29

翻案回生:The Keeper of Lost Causes

昨晚看丹麥懸疑探案電影The Keeper of Lost Causes/Kvinden i buret。老方程式,典型北歐陰冷風格,仍能拍出不錯成績。

預告片 1


預告片 2


Teaser (若trailer譯作預告片,那teaser該怎麼譯?)


Jussi Adler-Olsen原著

2014-07-20

晨 昏 2014-7-20




Regatta Hotel新貌

香港老同學來訪,一起到Regatta Hotel吃星期天簡便午餐。

Regatta Hotel歷史悠久,大名鼎鼎,在2011年初布里斯本大水災中嚴重受損,整修將近兩年才復業。良朋聚舊,順便看看Regatta Hotel新貌。

- 水災前曾到Regatta Hotel享受那“光天化日”小便處。可惜整修後已不復存在.

- 上星期去過另一家同樣是不提供住宿服務的Hotel,變身食肉獸




--------------------

老同學落腳處,比鄰市中心的Spring Hill區:


也是一家接近全白的Hotel:

床頭燈

2014-07-16

連番再襲麵包店

一不小心,竟又看了一部村上春樹小說改編的電影。短片,The Second Bakery Attack,改編自,你知道的,麵包店再襲擊。


原來已不是第一次改編成英文短片。我看的,不是這部:


也不是這部:


哈哈,這部也不是:



這部才對,Kirsten Dunst主演:

全片,只限澳洲境內收看


村上春樹:麵包屋再襲擊
Haruki Murakami: The Second Bakery Attack

IMDb: The Second Bakery Attack


(同時還看了這部法國短片Saturday Girls

2014-07-13

2014-07-11

南瓜餐

偶爾變身食肉獸後,今天重回正軌:南瓜餐。

南瓜饅頭


南瓜湯

變身食肉獸!

牛肋骨 | 豬肋排


Hotel用餐環境(澳洲特色,名為Hotel的,既有一般意義提供住宿的“酒店”,
也有無房出租,純提供餐飲角子機娛樂,介乎Restaurant與Bar的店。這次去的是後者)



--------------------

送上兩張“偽術照”



2014-07-09

Frank-Étienne Vers La Béatitude:又一有星無光短片

繼昨天Charlotte Rampling主演的短片The End後,今天又看了“人山”Gerard Depardieu擔綱的短片Frank-Étienne Vers La Béatitude。

又一有星無光作品,短而無當。

- IMDb: Frank-Étienne Vers La Béatitude

Frank-Etienne is a door-to-door salesman on a mission to sell empty boxes. Things go awry when he meets a young woman who is determined to take advantage of his kindness and his car...


Frank-Etienne vers la béatitude by vodmania

Mini High Tea

昨天去了本市Ashgrove區享受mini high tea。

所謂mini high tea,主要不是指分量,而是因為店家是糕餅店,沒有“high tea”的用餐環境,食物亦以糕點為主,沒有三明治之類供應。

我不常吃糕餅,但對此店出品甚為滿意。






--------------------

區內兩座頗為別緻的磚砌教堂:



自家製麵包,香蔥芝麻大餅

近日買了一大袋麵包(高筋)麵粉,自家製作麵包和香蔥芝麻大餅。






--------------------

再接再厲,今天(2014-7-10)又做麵包。上面那個,是6-29做的。

2014-07-08

開到荼蘼花事了?

轉貼蔡珠兒臉書圖文

「開到荼蘼花事了」,這就是荼蘼,一種薔薇科的小灌木,會結莓果。
出自宋人王淇的詩句,故作決絕,顯然不是事實,
不管在亞洲或歐洲,荼蘼之後,夏日方盛,還有大把絢麗花木。


馬以工:石頭記的虛幻與真實:廿四番花信風

- 二十四番花信風就是由小寒起每候五日,以一花之風應之。
- 從小寒到穀雨,「始梅花,終棟花,凡二十四番花信風」。(曾堯注:荼蘼開在棟花前,為排二十三的穀雨風信花)
- 穀雨是春末,此後不再有應風信而開的花。
- 荼蘼花開,表示春日將盡。滿枝白色荼蘼花謝時全部枯槁,整樹焦黃,殘花不忍相看,正是送春時分。


紅樓夢:第六十三回 壽怡紅群芳開夜宴 死金丹獨艷理親喪

- 麝月便掣了一根出來。大家看時,這面上一枝荼蘼花,題著「韶華勝極」四字,那邊寫著一句舊詩,道是:「開到荼蘼花事了」。注云:「在席各飲三杯送春。」麝月問怎麼講,寶玉愁眉忙將簽藏了說:「咱們且喝酒。」
- (曾堯注:此回借寶玉與群芳開夜宴行酒令,簽文暗示:將來賈家敗落,三春過後諸芳盡,留在寶玉身邊的只有「開到荼蘼花事了」的麝月)


說開到荼蘼花事了,以為荼蘼後無花,當然不是事實。以開到荼蘼花事了形容春盡零落,本無不可。但再轉念一想,春盡固然傷感,卻非必然。正如此文所言:經過二十四番花信風之後,以立夏為起點的草木繁盛的季節便來臨了,正所謂「二十四番風後,綠陰芳草長亭」。


延伸閱讀 曾堯角落:馬以工研紅心得


----------

The End of Charlotte Rampling

怕有一整年沒看電影了。今早無無聊聊,見有Charlotte Rampling演的短片The End,且是演自己(老去了的昔日大明星Charlotte Rampling),於是獻出了我並不寶貴的16分鐘光陰。


Charlotte Rampling is devastated.
She just caught a rerun of He Died with His Eyes Open on TV,
and realized that she has been erased and replaced
by another actress: Liz Gareth, who the media is calling
"the new Charlotte Rampling."

2014-07-01

一名前港人旁觀者對時局的見解

眼看近日中共治港手段越趨強硬,香港也抗爭升級。作為前港人旁觀者,我試圖抽離一點看香港未來時局發展,表達自己的見解。

--------------------
三十多年前香港人“接受回歸”,我們憧憬中國未來會走向開明或至少受制國際輿論信守一國兩制。這良好願望,如今看來落空了。

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乃中共安撫港人和國際社會的權宜之計。政治緊控反對不容,才是中共一貫治國理念。

到了2047,所謂“50年不變”的期限,我看不到中共會讓一國兩制以任何形延續下去的可能。屆時兩制終結,香港正式成為中國治下的城市,跟上海深圳等地無異,順昌逆亡。

中共為2047做準備,先會或明或暗地蠶食兩制。從近日事態發展,手段由暗轉明。繼而在2030年左右,正式推行從一國兩制回歸一制的“過渡期”。故香港離真正大限,雖仍有三十多年,但陰乾天天可感,且十多年後會成為常態有法理依據。

多元社會,人各有志,理念不同。有人選擇不管政治,做個順民,只求社會和個人安安定定地繁榮下去。但也有越來越多珍惜自由民主法治的,希望以抗議遊行圍堵,表達對中共不滿對香港沉淪擔憂。我想,若我仍在香港,會是個傾向激進但不“本土”的抗共人士。我不滿老化泛民的和稀泥,將香港慢慢送上消亡之路,但我對極端本土派的自卑排外偏愛內鬥和誇誇其談本色也絕不認同。

抗爭最終有無實質作用,我不敢斷言。從我對2047的看法,一切反對聲音和行為看來只是徒然。

但不抗爭又如何?就只能乖乖任人擺佈,將來悔之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