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7

三講朝鮮局勢:完全 可核實 無可逆轉

Complete Verifiable Irreversible
完全 可核實 無可逆轉

------------------------------

你要求我完全可核實無可逆轉地兌現去核承諾
我要求你的去制裁承諾
難道不也要完全可核實無可逆轉地兌現嗎?

我們都在注目北韓的去核承諾
但北韓要求以去核交換的美國去制裁承諾呢?

試想想,若你是金三世
會相信川普的去制裁承諾嗎?
有完全可核實無可逆轉地兌現的機制嗎?
沒有,根本沒有

金三世不是傻子,不會看不到這個
美國不可信,美國總統的話不可信
川普這個美國總統的話尤其絕對不可信
所以,雙方的承諾,不過都在空口講白話

更重要的是
以去核換去制裁,這交易向來放在檯面
為何金三世一直對此毫無興趣
定要等到冒著衝突風險加緊試射試爆
取得突破性進展後,才忽然主動要求談判?

可知擁核,實質的擁核
對北韓而言,是重於一切的基石

我的猜想是,金三世在已擁核的前提下
希望通過模糊承諾以去核換去制裁
他欲見的,是兌現無實質進展
但敵對氣氛緩和,制裁慢慢寬鬆
以此既保障家族政權,同時一定程度地發展經濟

但Trump也不是傻子
等他明瞭金三世的謀略後,定會翻臉
那時,實質衝突大有機會發生

這就是為何我對局勢持非常悲觀態度
即使有了Trump金會和一紙聯合聲明
即時有了會後雙方的好言好語

------------------------------

曾堯角落:
- 亂講朝鮮局勢
- 再講朝鮮局勢

2018-05-28

(純搞笑,大先生莫怪) 怒向刀叢覓小詩 為女打入雜差房

有一定歲數的香港人,大抵都曾聽過這句豪語:

為女死,為女亡,為女打入雜差房!

原來王玉郎曾將這句畫成漫畫。
而竟然被我找到網上低清封面!
不過,為何蠱惑仔為女搞到要打入雜差房?
可能,在此之前,他:

怒向刀叢覓小詩

小詩,就是封面右上金髮大眼很可愛那位。
至於蠱惑仔跟小詩更之前的激情經歷,
就讓大家發揮想像力,編撰故事吧。

2018-05-27

蒼白女子 東風壓倒西風

昨讀劉大任寫張愛玲,說張給他的印象是:薄暮時分,一名蒼白女子沿牆疾走。

他寫的是60年代末,張愛玲經陳世驤在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謀得一份研究閑職,在不安中暫過穩定生活那段短日子。

我特感興趣的,是他提到,「張愛玲的研究主要是遍讀中共的報紙雜誌,從中挑選‘新語句’、’新詞組’,每年蒐集一批,並通過自己的學養,考古論今,寫一本三、五十頁的小冊子。舉例說,毛澤東用‘東風壓倒西風’為中國人的反帝運動打氣,這句話源於《紅樓夢》中林黛玉的某種愁情。曹雪芹為什麼這麼用?毛澤東為什麼那麼用?張愛玲的工作便是幫研究中國的洋人掌握其中的曲折變化和信息。雖然一年只需要寫一本小冊子,據我所知,能力絕對不是問題,這是可以肯定的。我猜,她對這件差事的性質,一定厭惡到了極點。」

哈,近年又掛在強國人口邊的‘東風壓倒西風’,源出老毛拿《紅樓夢》中黛玉的一句話作新解,知道這‘典故’的人或許不多,但超級紅迷張愛玲肯定無須研究就清楚的。而憎惡後40回的張,在寫小冊子時,肯定會對這段出自第82回的文字咒罵一番。

這一兩年談紅樓夢最起勁的,恐非白先勇莫屬,而盡力為後40回翻案的他,在其《細說紅樓夢》代序中,特意‘挑戰’張愛玲:「張愛玲極不喜歡後40回,她曾說一生中最感遺憾的事就是曹雪芹寫《紅樓夢》只寫到80回沒有寫完。而我感到我這一生中最幸運的事情之一就是能夠讀到程偉元和高鶚整理出來的120回全本《紅樓夢》,這部震古鑠今的文學經典鉅作。」

我沒買《細說紅樓夢》,但這幾年白先勇的紅學文章和演講筆錄都有拜讀,且頗欣賞,因為他確為破除‘脂本必然最好’的迷信做了貢獻。至於他說後40回也有好文字,並非創見,大致同意他看法的人也不少。不過,我覺得比較失望的,是他沒有全面評價120回程高本,特別是對它的缺點似乎並無興趣拿來討論,未免偏頗。

就以第82回為例,白先勇欣賞「病瀟湘痴魂驚惡夢」那部分(我則認為寫她憂心不能跟寶玉結合,五內如焚,寫得太露,甚至露骨,並不欣賞),而不提前半回經常為紅迷詬病的林黛玉兩段話:

一是黛玉忽然勸寶玉讀書取功名:「我們女孩兒家雖然不要這個,但小時跟著你們雨村先生唸書,也曾看過。內中也有近情近理的,也有清微淡遠的。那時候雖不大懂,也覺得好,不可一概抹倒。況且你要取功名,這個也清貴些。」不止讀者,連作者也不禁為寶玉做即時反應:「聽到這裏,覺得不甚入耳,因想黛玉從來不是這樣人,怎麼也這樣勢欲薰心起來?又不敢在他跟前駁回,只在鼻子眼裏笑了一聲。」

二是黛玉忽然跟襲人評論別人家事:「襲人道:『你還提香菱呢,這才苦呢,撞著這位太歲奶奶,難為他怎麼過!』把手伸著兩個指頭道:『說起來,比他還利害,連外頭的臉面都不顧了。』紫鵑接著道:『他也夠受了,尤二姑娘怎麼死了!』襲人道:『可不是。想來都是一個人,不過名分裏頭差些,何苦這樣毒?外面名聲也不好聽。』黛玉從不聞襲人背地裏說人,今聽此話有因,便說道:『這也難說。但凡家庭之事,不是東風壓了西風,就是西風壓了東風。』襲人道:『做了旁邊人,心裏先怯了,哪裏倒敢去欺負人呢?』」

這些,都不是黛玉應有口吻。或許有人說,人長大了,變得世故一點,不再憤世嫉俗,也很合理。但出自黛玉之口,既世故又庸俗,且轉折太猛,很不合理。

整體而言,我認為包括黛玉說‘東風壓倒西風’的第82回,寫得一塌糊塗。

想來張愛玲對這糊口差事,本已如劉大任所言,‘一定厭惡到了極點’。到為現實所逼,要為黛玉這混帳話作註解,恐怕感嘆尤深。


- 劉大任:蒼白女子
- 白先勇:大觀紅樓(《細說紅樓夢》序)
- 漢川草廬:《紅樓夢》第八十二回

2018-05-23

湖中冰塊

從冰川脫落,躺在湖中的冰塊,看似不大,其實不然,參考圖下半部分,冰塊跟黃色觀光船的對比就知道了。


(紐西蘭南島,Mt Cook/Aoraki區內的Tasman Lake,2012夏末)

2018-05-19

(廢舊旅照尋寶) 室堂,立山黑部,2009



------------------------------

(同場加映,同是室堂)這照片本來有點夢幻感,可惜相中人不是美少女是曾伯我,未免大大煞風景

再講朝鮮局勢

且不論我絕不信金三世有任何和平/去核意願,即便他確想通過某形式的和平/去核,換取利益,不是傻子的他那會輕易相信美帝的承諾!以trump代表的美帝,更是信半句嫌多。

所以,我還是堅持過往看法,金三世近月釋出的所謂善意,只為“買時間”,最終定會找個藉口“華麗轉身”回復之前的流氓相,且是個擁核的流氓!

trump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將解決其他人束手無策的國際大困局,甚至順便拿個露背和平獎,實在是瘋中帶傻。


- 曾堯角落:亂講朝鮮局勢

2018-05-18

新發現好網站 FlightAware

(新發現好網站,介紹給你)

親朋從外地來訪,你要長途跋涉到機場接機,只掌握航班基本資料不足以準確預算時間,因為班機可能遲飛遲到(嚴重誤點也經常發生),但也可能準飛早到(航空公司通常把預估時間訂得寬鬆以提高準點比率)。

從前,我會先到起飛機場網頁看起飛時間,心裡有個譜,遲些轉到本市機場網頁看最新預估到達時間。

原來有更佳選擇:FlightAware。只要輸入航班編號,班機的起飛降落,整個飛行路線和時刻(就像你坐飛機時看到那種),實時顯示,一目了然。航班過往起飛降落時間等有趣但對一般人未必很有用的資料也一拼列出。

另,更快的方法,是google航班編號,FlightAware通常排在搜尋結果前列,點擊前往就是了。

不妨試試。


(跟進評價:這網頁好是好,可惜有時彈出令人憂慮的adware)

2018-05-16

黃昏 2018-5-16


膽敢追訪 盛世陰暗 打之可也

一國兩制名尚存實已廢
習帝直接訓示中央動手管治
林鄭為更上層樓乖乖接受現實
當聽中央話跟中央走的地方官
見京官跪見其他地方官怯
只敢藐嘴對港人顯官威
香港記者近日連番遭遇
不過說明香港記者就是中國記者
膽敢追訪
盛世陰暗
打之可也

2018-05-13

(兒童不宜) 周大蝠

拍到傳說中蝙蝠跟人類差不多模樣的器官!!


話說,蝙蝠的腳掌有點像人類的手掌


------------------------------

那邊才是福到??


究竟那邊才是福到??



------------------------------

天滿蝠!!

2018-05-06

2008,中國轉捩年

早前我從修昔底德陷阱角度看美國作為現任霸主對中國的反擊時,提到中國這崛起新大國,從韜光養晦到不懼展現爭霸決心的轉捩點,可追溯到2008年,中國經連年快速增長後成功舉辦奧運信心爆棚,而同年全球金融風暴令西方經濟跌至谷底社會動盪不止。

往後10年,三位中美領導人的相繼出現也起了重要作用。2008年底當選的奧巴馬堪稱在外交上最溫良恭儉讓的美國總統。2013年登基的“習帝”,最初讓人憧憬開放但結果政治打壓較前變本加厲。到2017年,美國出現黑天鵝式不惜一切追求美國實利的狂人總統特朗普。

至於香港,2008年也是中港關係的最關鍵一年。差不多所有關於香港的中國認同的民調和研究都指出,這年是香港人認同中國的高峰,此後持續回落,全無轉向。相對中國與西方關係,金融風暴對中港關係影響甚微。相反,汶川地震及其後續,雖談不上是國際大事,卻是令香港人從關愛到徹底死心的標誌性事件。

當然,中港矛盾並非獨立於中國與國際關係的範疇。近年中國對香港越來越強硬,視一國兩制如無物直接動手管治,雖有香港社會發展的特殊因素在,但亦反映了中國在處理它有信心駕馭的地區/國家上的專橫態度。


- 曾堯角落:從修昔底德陷阱看中國過早宣示崛起爭霸
- 趙永佳:香港2008年,無關痛癢還是民心轉捩點?

2018-05-03

亂講朝鮮局勢

金三世釋出善意,且不是一般善意,看似是超級和平獻禮。我的看法,是非常悲觀非常擔憂。為什麼悲觀?因為我完全不信金三世!這種和平去核善意,從他登基後一直可以釋出,且當時國際環境對他遠比現在寬容,但他沒這樣做。相反,他持續不斷發展核武和長程導彈,到去年達到前所未有的試射高潮,不惜跟美國反目互罵,劍拔弩張,又視中國如陌路。到年底核武和導彈取得實質進展後,金三世忽然態度大逆轉。我固然希望他是真誠,但堅信不是。幾星期後,美朝峰會後自有端倪。至於為何我說非常擔憂,因為金三世這幾個月來的動作,若證明只是一場自導自演超級大製作的話,不論美國或中國,都會對他徹底死心,軍事衝突變得不可避免。

欲哭無淚悼藏書

欲哭無淚,藏書傷亡慘重。

早前書房雨後水浸,書籍無恙,但地毯廢掉,找不出水浸渠道,後又跟保險公司爭拗不已。當初暫把藏書移至車房,以為很快搞妥。誰想到結果一年半!

今早一本一本將書移回書房,最初尚以為大致無損,只有李敖什麼獨白什麼傳統那書書脊不知何解脱掉消失,書面書底飄然欲飛。當時心想,李敖而已,沒關係。

後來發現更多書有同樣下場,都是至少三四十年的書,都是以薄紙做書皮那類,其中包括陪我渡過青春的幾十本紅學書。那時,尚能告訴自己書乃身外物,算了吧。

到看到我鍾愛的七八十年代人民文學出版社的魯迅集幾乎全軍覆沒,我………………

(估計是小強們每天一點一點的吃掉好吃又容易消化的陳舊薄皮書脊)

(災情慘重) 那三本厚書,分別是論鳳姐台灣紅學論文選和香港紅學論文選 | 魯迅集遺照


一整天勞動成績,還有一大堆在走路通道,起碼還要花幾天擺放排序

這三天勞力勞心,超過過去十年總和。

前天搬走書櫃書枱,騰出空間鋪新地毯,昨天把書櫃書枱搬回。今早處理車房藏屍(書),欲哭無淚。

搬東西,找來一個大隻佬幫手,但我仍要做配角。曾少我一生養尊處優手無撲蝶之力,完事後全身散架。

這還只是一半的勞作。一個月前,發現外置硬碟暴斃,歷年所有旅遊照片盡失。我雖以佛系方法面對,當什麼都沒有發生,調笑如常,但心裡不免盤算,若是現有電腦暴斃,那就麻煩得多了。

我那電腦,幾乎十歲,慢是慢,又經常不夠ram影響操作,但總算老而彌堅,毫無病狀,但總不能排除暴斃可能性啊。於是買個便宜新電腦取代,昨天下午送貨,晚上研究如何把舊電腦重要文件轉到新的,不用說,狀況百出,一覺醒來,昨晚全部功夫報廢。現仍在苦思良策中。

------------------------------

今天的工作不勞力但傷神,且進展緩慢。n年慢慢形成的排書方式,一旦推倒,重建不知如何著手。最簡單是英文小說,排姓名。其他中英文書,過往都是隨心所欲,按大範疇再細分而成。如今重組/再組,難矣哉。

我家書本數量不多,應在二千以下,且大多是送也沒人要的書。這就是為什麼我對一堆紅學書廢掉沒感到太可惜,但魯迅集,個人十分欣賞其設計和排版。唉,還是不要再說了,當年若送了人多好。(幸好幾年前把幾本我認為還算珍貴的紅學書送了給某紅痴)

我的書房,不少人讚好,我也覺得書的居住環境不錯,乾淨明亮乾燥,書的狀況一直良好,誰知經此一劫,移至車房放在地上僅以膠布覆蓋,傷亡慘重。(當初以為只是臨時安置,誰想到會是一年半!)

------------------------------

一整天躺在沙灘曬秋日艷陽吃冰淇淋無所事事任意讓時光消逝你說多好你說多好

2018-04-30

試玩Medium

試玩Medium:35年前初登黃山 (附:2002年再訪)

因為不是在Medium直接寫文貼圖,只是將一篇曾堯角落舊文輸入/Import,輕度改寫,對Medium的生產流程尚待探索,暫時未能有實質評論。

- (原文)曾堯角落:30年前初訪黃山 (附:2002重登黃山)

不過,跟Blogger相比,最顯眼的分別是Medium的圖片擺放功能似乎有限。

另,可能因為是輸入/Import舊文,Medium刊登時註明寫作日期為2013-1-4(而非刊登日期2018-4-29),且(似乎)不能更改。至於為何是1月4日,而非曾堯角落原文的發表日(2013-4-26),不得而知。


------------------------------

剛又在Medium轉發了一篇曾堯角落舊文,這次不用輸入/Import,只連文帶圖Copy&Paste,很簡易,效果也一樣,但文章發表日期是即日,不是Blogger原文發表日。成功!

- Medium:新潟福井古早味炸豬排飯大比拼
- 曾堯角落:新潟福井炸豬排飯大比拼

遲些可能會在Medium試寫一篇原文,學習文和圖的編輯功能


------------------------------

上邊我說相比Blogger,Medium的貼圖功能有限。

很快就明白自己的說法,不太正確,所以不太公道。問題出在,我是網絡老餅,評價網上事物多少受自己的網史影響。

新世紀前,不論寫網頁或部落格,都要懂得一點html才行。現在,一切簡易化,大部分文圖指令,都能按icon依指示完成。

Blogger在網誌界,也是老餅,所以至今還保留寫作時可選compose mode(類似Medium,Facebook或其他簡易化網上寫作工具),或html mode(即要靠寫html指令完成)。

我用的是html mode,老餅而麻煩,但一旦學會了,也有大好處,因為一切指令更從心所欲。

譬如貼圖,Medium基本上提供一行一圖,也可以兩圖三圖,但亦僅此而已。

用Blogger的html mode,貼圖的可能性大得多。即使是簡單的一行一圖或多圖,每圖的大小可以自訂。另外,可以左文右圖(或相反),也可以將一張直圖配一二甚至三張橫圖組成一個長方形圖框。hlml/css功力越高的(我算是幼稚園級),文和圖擺放的可能性越多!

- (關於如何以簡單html貼圖排版,參看)曾堯角落:笨方法貼圖排版

可能是一隻羽化失敗的蝴蝶

打理花園除雜草時,望見草叢中有隻小小的(指頭般大小),漂亮(藍色)但又長相奇特(翅膀的形狀怪怪)的蝴蝶,趕忙拿相機拍攝。

但牠躲在草叢深處,背對著我,拍不到正面,且又一動不動,拍攝極有難度。最後還是驚動了牠,牠半飛半跳的移到更裡面的位置。



上傳到臉書後,朋友說可能是一隻羽化失敗的蝴蝶,生存機會不大。哀。

2018-04-28

閒話Ben Chow

跟我年歲相若的香港仔,小時候一定拿過一個“純屬虛構現實必無”的中英文名字在同學間淫笑打鬧。

不過,閒讀芯片新聞,原來真有人叫周斌/Ben Chow!

凱橋資本(Canyon Bridge)曾因宣佈收購美國萊迪思半導體(Lattice Semiconductor)而聞名業內,但這一交易沒能完成,且基金創始人周斌現在也面臨牢獄之災。 
美國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發佈消息:周斌(Benjamin Chow)在籌劃上述收購時參與了內幕交易,紐約陪審團裁決他有罪......


(之前也有一位叫周濱的貴公子惹官非,但據知他不叫Ben)

(香港叫Ben Chow的沒一千也有幾百,但從未聽聞有連中文名字也配合的)

(不懂香港話的,可能不明白我在上面寫了什麼,建議讀讀王德威為馬家輝港史小說龍頭鳳尾寫的序就會明白。讀序的標題和開首那句就夠了)

2018-04-26

新加坡2G領導群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近日改組內閣,幾位未來總理熱門人選獲更多職務,鍛鍊身手。

但外間評論認為,幾年來李顯龍遲疑未決,誰將是真命天子仍難料。

這也難怪。雖然坊間常有一種說法,謂李顯龍下屆大選再次毫無懸念地勝出後退下來,接力的會是這群4G(第四代)領導人。

但其實,4G這稱謂言過其實。

新加坡只是在經歷第一次,對,第一次,從可堪栽培的官員中,挑選繼任人。

之前,不過是光耀執意傳子顯龍,並找個作棟過場。

所以,未來新加坡領導(非常可能是不管誰當總理無人能獨大的集體領導群),說是2G,也無不可。

一切都是嶄新的。

2018-04-25

從修昔底德陷阱看中國過早宣示崛起爭霸

美中貿易戰,“戰”味越來越濃,又再令我想到“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這個粗淺但有趣的國際關係分析框架。

所謂“修昔底德陷阱”,簡化地說,就是現任霸主面對新大國的崛起與挑戰,感到一山不能藏二虎,最終難免一“戰”。

若機械地以“修昔底德陷阱”分析美中關係,那麼大家可能會問一個我提出過但得不到滿意答案的問題:中國作為崛起新大國,是否過早露鋒芒顯霸氣,提早令現任霸主美國感到威脅並反擊?

一般而言,新大國面對現任霸主,在國力未逮,一“戰”會吃虧之時,都會選擇韜光養晦。中國作為崛起新大國,沉不住氣,鋒芒外露,大概是2008以後的事。那年,西方陷入極嚴峻的金融危機,連年高速增長的中國則在舉辦奧運後自信滿滿。當然,這也跟現任霸主美國,當時的領導人Obama,特別紳士(在實力政治派眼中近乎懦弱),特別強調包容性的國際秩序有關。

事後孔明,這大環境當年似乎為中國自視也被視為新霸主提供最有利條件,但結果卻極有可能令中國行了大錯著。而錯著的主要因素,是Trump這隻瘋狂,不按牌理出牌的黑天鵝,擊敗Clinton,入主白宮。

嚴厲制裁中興,非由Trump啟動,醞釀多年,朝野支持,可見美國對華不滿,非今日之事。但可以想像,若當日一如所料,Clinton上場,她的對華態度雖或比Obama強硬,但總體格局不會改變。如果說中國國力外強中乾,美國何嘗不是?兩敗俱重傷的貿易戰,Clinton不會貿然行動,Trump這政治瘋人(madman)卻會!

對於中國過早宣示崛起爭霸,最終可能會吃大虧的說法,大家怎樣看?

2018-04-24

巨型草龍 King's Skink

草龍/石龍子/Skink,常見的都是小小但長長尾巴的(曾堯角落:草龍



但去年在西澳Albany,卻看到一種大型草龍,名叫Egernia kingii,俗稱King's Skink.

牠們身形比一般草龍巨大得多也粗壯得多。相比起來,尾巴沒有那種細長的感覺。

- Wikipedia: Egernia kingii

這種帝王級巨型草龍,大量湧現在路旁草叢甚至行人路上曬午後太陽,蔚為奇觀!




2018-04-23

新潟福井炸豬排飯大比拼

(原文題為【09信越北陸】 新潟福井炸豬排蓋飯大比拼,屬09信越北陸遊記一部分。時隔近九年,這次18冬末日本遊,又去了福井市ヨーロッパ軒和新潟市とんかつ太郎重溫美味,故將舊文更新並局部改寫)


炸豬排(とんかつ)是日本極普遍極受歡迎的平民美食。一般有兩種吃法:

1) 炸豬排配椰菜絲,吃前自行淋上調味醬汁
2) 炸豬排蓋飯,通常將炸豬排加蛋漿放在飯面

(左圖來自全國分店眾多的連鎖店和幸,右圖是普通不過的一碗炸豬排飯)

到日本旅遊,我們常會光顧かつくら(對,就是江湖人稱“名代”那家)。跟和幸比較,かつくら不單食物質素較佳,環境和服務亦勝一籌。以便宜價錢享受優質食物環境和服務,在日本不難辦到,而かつくら更是其中表表者。

不過,這次不是談かつくら,而是拿它當個引子,說明現今日本炸豬排的主流:雖然不同地域不同店鋪各施各法,但萬變不離其宗,日式炸豬排就是以粗麵包粉炸至外頭金黃鬆脆的厚切豬排。

但其實,日式炸豬排的歷史不長。日本人開始吃大塊肉基本是明治維新以後的事。20世紀初日本人還不習慣吃一大片牛排,也有可能認為太昂貴,於是發展出一種以薄切牛排加麵包粉油炸的吃法。後來,較便宜的炸豬排全面取代炸牛排,而在轉變過程中厚切肉亦慢慢取代了薄切肉。

不過,主流以外,今天日本各地還是可以嘗到跟早期炸豬排較接近的吃法,有些地方更標榜為地方名物。2009年末的信越北陸遊,我們就用了兩天在兩個城市三間店鋪吃了四次炸豬排飯。

(1) 新潟市:新潟號稱食之王國,米和海產全國知名。不過,09年再訪新潟市,吃方面主要想嘗嘗它的炸豬排飯。炸豬排飯被列作新潟市的地方美食之一,一般公認以とんかつ太郎最出名。

看看官網照片或下面我拍的食照就會清楚,とんかつ太郎的炸豬排非常簡單,不過用小塊的薄切豬排以麵包粉炸香,配以醬油食用。客人下單後,店家才會將沾上細麵包粉的薄切豬排油炸,完成後(很快,不過三幾分鐘)拿上來放在一大鍋的甜黑醬油內沾幾秒鐘,再放在熱飯面。

とんかつ太郎可說獨沽一味,除了炸豬排還是炸豬排,而豬排飯既不用蛋漿,也沒有蔥或其他甚麼配菜,總之就是炸豬排在上,熱飯在下。看似毫不起眼,實際上是人間美味。我們中午吃過後,一致決定晚上也要吃它。於是,1天,1地方,1店鋪,2次炸豬排飯。


(2) 福井市:福井是我們在金沢期間的一天遊選擇,重點在東尋坊。我們在新潟市嘗過とんかつ太郎的人間美味炸豬排後,念念不忘,忽然想起從前看過介紹,福井的地道炸豬排飯,好像差不多樣子,於是決定去縣會一趟,來個新潟福井大比拼!

網上做功課,一家名氣響的,但具體位置不太清楚。另一家,看來像快餐店,但至少離福井駅不遠。從東尋坊返回福井駅,已接近中午一點,於是急急到站旁的小川家(按:已閉店)品嘗福井特色炸豬排飯。這家有點像吉野家的店,跟とんかつ太郎一樣,也是號稱下單後才炸。端上來時一看,跟とんかつ太郎的基本一樣。吃下去,才發現有兩大分別。

一是用的不是醬油,而是一種含醋(或Worcester sauce)帶酸味的醬汁,個人口味覺得不及新潟式的甜黑醬油。二是,小川家的出品,雖也不錯吃,但跟とんかつ太郎有一大段距離。不過,它的價錢只是とんかつ太郎的一半左右,因此難以此判定新潟優於福井。

吃罷,我們走到足羽山散步。坐下休息時翻看在車站拿的觀光小冊,發現當初不知具體位置的福井名店ヨーロッパ軒根本離足羽山或車站都不遠。但我們已計劃晚飯前離開,怎辦?

當然要去嘗嘗。於是在吃過小川家不過兩三小時後,又來到這間號稱“元祖”的ヨーロッパ軒。它跟小川家一樣,都是用帶酸的醬汁,可見是福井特色。它跟とんかつ太郎倒有兩大分別。一是它是“洋食店”(店名也很“洋”,叫Europe,據說因始創人在德國學料理,領悟了酸醬汁的妙用),除了炸豬排外,還賣很多其他食品。二是,它跟とんかつ太郎價錢相若,但味道遠遠不及。


(左圖為炸豬排飯,右圖是另一人氣蓋飯,上有一片豬排一條炸蝦一塊漢堡)

至此,我們只能說,論老式炸豬排飯,新潟較優,因為它有とんかつ太郎,更因為甜黑醬油更合我們口味。

----------------------------

補加1:原來在東京也能吃到美味的新潟炸豬排飯(曾堯角落:在東京吃新潟炸豬排蓋飯)!一試成主顧,往後每到東京旅遊,都會光顧這家離水道橋站不遠的タレカツ

補加2:時隔近九年,18冬末日本遊,又去了新潟市とんかつ太郎和福井市ヨーロッパ軒重溫美味,評價不變。到達とんかつ太郎,已是下午兩點過外,接近兩點半休息時間,可小店還是坐滿人要等位,誇張!


再次光顧福井市ヨーロッパ軒,發現兩個細節跟當年有別。一是醬汁另上,顧客自行加添。當年幾乎肯定是跟其他賣老式豬排飯店家一樣,將現炸豬排沾醬汁後放飯面才奉上。二是餐紙巾上的店鋪標誌,原來是條牛(當年沒有這標誌,還是沒留意?),印證了炸薄豬排是從炸薄牛排蛻變而來的歷史。食桌上還放著剛完結的宣傳活動:慶祝創店100年,限時推出最初的炸薄牛排蓋飯!

2018-04-21

雨後大蝸牛

昨晚雨後跑出一條大牛!

開玩笑啦。雨後爬出大蝸牛才對。

我說“大”,也只是相對而言,跟大家見過的比較,這可能不算什麼。

但跟我在花園常見那種小指頭般大小的比較,昨晚這隻算條大牛了。














雲加年代的終結



一個年代的終結

認識我的人,或許知道我是Arsenal/阿仙奴迷。但嚴格而言,我是Wenger/雲加迷。雲加宣布季後離開,於我,絕對絕對是個年代的終結。

自70年代開始看球,我就迷上荷蘭式全能足球:機動,快速,進取,對漂亮足球有股天真的執著。到荷蘭前鋒Bergkamp/伯金加盟阿仙奴,我才對這球隊產生興趣,才知道有個叫雲加的領隊。雲加式全能足球(Wengerball),曾經跟全盛時期的荷蘭式打法一脈相承,令我如痴如醉。

不過,有盛總有衰。荷蘭足球沒落了,雲加足球也(早已)沒落了,導致我兩年前終於擺脫作為超級阿仙奴迷的苦戀痛楚。

現在,阿仙奴我仍每場必看,且幾乎每場都直播看,但表現好壞是勝是負我已無動於衷。

雲加離開阿仙奴,我也會嗎?

2018-04-19

魔掌



我的青春小鳥

本想貼這張貪玩“selfie”,題為“我的青春小鳥”,但拍得實在不好,遂作罷。

後來新相識臉友貼一幅丁衍庸送給他的水墨蘭蛙,令我想起,這隻“青春小鳥”,乃丁公弟子莫一點手筆,而我年輕時跟他學過幾年國畫。

(那我算不算丁公徒孫? :-) )

當年大學畢業不久,到香港藝術中心上短期國畫課程,莫一點授課。莫雖是丁衍庸入室弟子,畫風卻很不一樣,基本上走溫柔婉約花鳥蟲魚路線,所以學生也幾乎全是溫柔婉約的年輕女生。

後來我就跟著女同學們從藝術中心移師至莫的畫室繼續上課,每週一晚,課後一起晚飯談天(這對我才是重點!)。

可惜,物以罕為貴並非必然。我雖是班上為數甚少的男生,女生們卻始終不太理睬我,把愛心傾注到另一位,小鮮肉般的美男子。今天還能記得的是,他是上海人,洋名叫George,名字叫喬奇。

----------------------------

同場加映:另一張“self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