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5

從修昔底德陷阱看中國過早宣示崛起爭霸

美中貿易戰,“戰”味越來越濃,又再令我想到“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這個粗淺但有趣的國際關係分析框架。

所謂“修昔底德陷阱”,簡化地說,就是現任霸主面對新大國的崛起與挑戰,感到一山不能藏二虎,最終難免一“戰”。

若機械地以“修昔底德陷阱”分析美中關係,那麼大家可能會問一個我提出過但得不到滿意答案的問題:中國作為崛起新大國,是否過早露鋒芒顯霸氣,提早令現任霸主美國感到威脅並反擊?

一般而言,新大國面對現任霸主,在國力未逮,一“戰”會吃虧之時,都會選擇韜光養晦。中國作為崛起新大國,沉不住氣,鋒芒外露,大概是2008以後的事。那年,西方陷入極嚴峻的金融危機,連年高速增長的中國則在舉辦奧運後自信滿滿。當然,這也跟現任霸主美國,當時的領導人Obama,特別紳士(在實力政治派眼中近乎懦弱),特別強調包容性的國際秩序有關。

事後孔明,這大環境當年似乎為中國自視也被視為新霸主提供最有利條件,但結果卻極有可能令中國行了大錯著。而錯著的主要因素,是Trump這隻瘋狂,不按牌理出牌的黑天鵝,擊敗Clinton,入主白宮。

嚴厲制裁中興,非由Trump啟動,醞釀多年,朝野支持,可見美國對華不滿,非今日之事。但可以想像,若當日一如所料,Clinton上場,她的對華態度雖或比Obama強硬,但總體格局不會改變。如果說中國國力外強中乾,美國何嘗不是?兩敗俱重傷的貿易戰,Clinton不會貿然行動,Trump這政治瘋人(madman)卻會!

對於中國過早宣示崛起爭霸,最終可能會吃大虧的說法,大家怎樣看?

2018-04-24

巨型草龍 King's Skink

草龍/石龍子/Skink,常見的都是小小但長長尾巴的(曾堯角落:草龍



但去年在西澳Albany,卻看到一種大型草龍,名叫Egernia kingii,俗稱King's Skink.

牠們身形比一般草龍巨大得多也粗壯得多。相比起來,尾巴沒有那種細長的感覺。

- Wikipedia: Egernia kingii

這種帝王級巨型草龍,大量湧現在路旁草叢甚至行人路上曬午後太陽,蔚為奇觀!




2018-04-23

新潟福井炸豬排飯大比拼

(原文題為【09信越北陸】 新潟福井炸豬排蓋飯大比拼,屬09信越北陸遊記一部分。時隔近九年,這次18冬末日本遊,又去了福井市ヨーロッパ軒和新潟市とんかつ太郎重溫美味,故將舊文更新並局部改寫)


炸豬排(とんかつ)是日本極普遍極受歡迎的平民美食。一般有兩種吃法:

1) 炸豬排配椰菜絲,吃前自行淋上調味醬汁
2) 炸豬排蓋飯,通常將炸豬排加蛋漿放在飯面

(左圖來自全國分店眾多的連鎖店和幸,右圖是普通不過的一碗炸豬排飯)

到日本旅遊,我們常會光顧かつくら(對,就是江湖人稱“名代”那家)。跟和幸比較,かつくら不單食物質素較佳,環境和服務亦勝一籌。以便宜價錢享受優質食物環境和服務,在日本不難辦到,而かつくら更是其中表表者。

不過,這次不是談かつくら,而是拿它當個引子,說明現今日本炸豬排的主流:雖然不同地域不同店鋪各施各法,但萬變不離其宗,日式炸豬排就是以粗麵包粉炸至外頭金黃鬆脆的厚切豬排。

但其實,日式炸豬排的歷史不長。日本人開始吃大塊肉基本是明治維新以後的事。20世紀初日本人還不習慣吃一大片牛排,也有可能認為太昂貴,於是發展出一種以薄切牛排加麵包粉油炸的吃法。後來,較便宜的炸豬排全面取代炸牛排,而在轉變過程中厚切肉亦慢慢取代了薄切肉。

不過,主流以外,今天日本各地還是可以嘗到跟早期炸豬排較接近的吃法,有些地方更標榜為地方名物。2009年末的信越北陸遊,我們就用了兩天在兩個城市三間店鋪吃了四次炸豬排飯。

(1) 新潟市:新潟號稱食之王國,米和海產全國知名。不過,09年再訪新潟市,吃方面主要想嘗嘗它的炸豬排飯。炸豬排飯被列作新潟市的地方美食之一,一般公認以とんかつ太郎最出名。

看看官網照片或下面我拍的食照就會清楚,とんかつ太郎的炸豬排非常簡單,不過用小塊的薄切豬排以麵包粉炸香,配以醬油食用。客人下單後,店家才會將沾上細麵包粉的薄切豬排油炸,完成後(很快,不過三幾分鐘)拿上來放在一大鍋的甜黑醬油內沾幾秒鐘,再放在熱飯面。

とんかつ太郎可說獨沽一味,除了炸豬排還是炸豬排,而豬排飯既不用蛋漿,也沒有蔥或其他甚麼配菜,總之就是炸豬排在上,熱飯在下。看似毫不起眼,實際上是人間美味。我們中午吃過後,一致決定晚上也要吃它。於是,1天,1地方,1店鋪,2次炸豬排飯。


(2) 福井市:福井是我們在金沢期間的一天遊選擇,重點在東尋坊。我們在新潟市嘗過とんかつ太郎的人間美味炸豬排後,念念不忘,忽然想起從前看過介紹,福井的地道炸豬排飯,好像差不多樣子,於是決定去縣會一趟,來個新潟福井大比拼!

網上做功課,一家名氣響的,但具體位置不太清楚。另一家,看來像快餐店,但至少離福井駅不遠。從東尋坊返回福井駅,已接近中午一點,於是急急到站旁的小川家(按:已閉店)品嘗福井特色炸豬排飯。這家有點像吉野家的店,跟とんかつ太郎一樣,也是號稱下單後才炸。端上來時一看,跟とんかつ太郎的基本一樣。吃下去,才發現有兩大分別。

一是用的不是醬油,而是一種含醋(或Worcester sauce)帶酸味的醬汁,個人口味覺得不及新潟式的甜黑醬油。二是,小川家的出品,雖也不錯吃,但跟とんかつ太郎有一大段距離。不過,它的價錢只是とんかつ太郎的一半左右,因此難以此判定新潟優於福井。

吃罷,我們走到足羽山散步。坐下休息時翻看在車站拿的觀光小冊,發現當初不知具體位置的福井名店ヨーロッパ軒根本離足羽山或車站都不遠。但我們已計劃晚飯前離開,怎辦?

當然要去嘗嘗。於是在吃過小川家不過兩三小時後,又來到這間號稱“元祖”的ヨーロッパ軒。它跟小川家一樣,都是用帶酸的醬汁,可見是福井特色。它跟とんかつ太郎倒有兩大分別。一是它是“洋食店”(店名也很“洋”,叫Europe,據說因始創人在德國學料理,領悟了酸醬汁的妙用),除了炸豬排外,還賣很多其他食品。二是,它跟とんかつ太郎價錢相若,但味道遠遠不及。


(左圖為炸豬排飯,右圖是另一人氣蓋飯,上有一片豬排一條炸蝦一塊漢堡)

至此,我們只能說,論老式炸豬排飯,新潟較優,因為它有とんかつ太郎,更因為甜黑醬油更合我們口味。

----------------------------

補加1:原來在東京也能吃到美味的新潟炸豬排飯(曾堯角落:在東京吃新潟炸豬排蓋飯)!一試成主顧,往後每到東京旅遊,都會光顧這家離水道橋站不遠的タレカツ

補加2:時隔近九年,18冬末日本遊,又去了新潟市とんかつ太郎和福井市ヨーロッパ軒重溫美味,評價不變。到達とんかつ太郎,已是下午兩點過外,接近兩點半休息時間,可小店還是坐滿人要等位,誇張!


再次光顧福井市ヨーロッパ軒,發現兩個細節跟當年有別。一是醬汁另上,顧客自行加添。當年幾乎肯定是跟其他賣老式豬扒飯店家一樣,將現炸豬排沾醬汁後放飯面才奉上。二是餐紙巾上的店鋪標誌,原來是條牛(當年沒有這標誌,還是沒留意?),印證了炸薄豬扒是從炸薄牛扒蛻變而來的歷史。食桌上還放著剛完結的宣傳活動:慶祝創店100年,限時推出最初的炸薄牛扒蓋飯!

2018-04-21

雨後大蝸牛

昨晚雨後跑出一條大牛!

開玩笑啦。雨後爬出大蝸牛才對。

我說“大”,也只是相對而言,跟大家見過的比較,這可能不算什麼。

但跟我在花園常見那種小指頭般大小的比較,昨晚這隻算條大牛了。














雲加年代的終結



一個年代的終結

認識我的人,或許知道我是Arsenal/阿仙奴迷。但嚴格而言,我是Wenger/雲加迷。雲加宣布季後離開,於我,絕對絕對是個年代的終結。

自70年代開始看球,我就迷上荷蘭式全能足球:機動,快速,進取,對漂亮足球有股天真的執著。到荷蘭前鋒Bergkamp/伯金加盟阿仙奴,我才對這球隊產生興趣,才知道有個叫雲加的領隊。雲加式全能足球(Wengerball),曾經跟全盛時期的荷蘭式打法一脈相承,令我如痴如醉。

不過,有盛總有衰。荷蘭足球沒落了,雲加足球也(早已)沒落了,導致我兩年前終於擺脫作為超級阿仙奴迷的苦戀痛楚。

現在,阿仙奴我仍每場必看,且幾乎每場都直播看,但表現好壞是勝是負我已無動於衷。

雲加離開阿仙奴,我也會嗎?

2018-04-19

魔掌



我的青春小鳥

本想貼這張貪玩“selfie”,題為“我的青春小鳥”,但拍得實在不好,遂作罷。

後來新相識臉友貼一幅丁衍庸送給他的水墨蘭蛙,令我想起,這隻“青春小鳥”,乃丁公弟子莫一點手筆,而我年輕時跟他學過幾年國畫。

(那我算不算丁公徒孫? :-) )

當年大學畢業不久,到香港藝術中心上短期國畫課程,莫一點授課。莫雖是丁衍庸入室弟子,畫風卻很不一樣,基本上走溫柔婉約花鳥蟲魚路線,所以學生也幾乎全是溫柔婉約的年輕女生。

後來我就跟著女同學們從藝術中心移師至莫的畫室繼續上課,每週一晚,課後一起晚飯談天(這對我才是重點!)。

可惜,物以罕為貴並非必然。我雖是班上為數甚少的男生,女生們卻始終不太理睬我,把愛心傾注到另一位,小鮮肉般的美男子。今天還能記得的是,他是上海人,洋名叫George,名字叫喬奇。

----------------------------

同場加映:另一張“selfie”

2018-04-18

毫不費力談make love

正挑讀胡文輝廣風月談(博客來|豆瓣)個別章節。讀到“做愛”考,胡說民國初,個別作家曾用“做愛”(或“作愛”)形容“談戀愛”,但不算流行,後來或許因近似的英文make love的關係,“做愛”變成今天我們普遍接納的意思。

但其實make love也不一定跟性愛有關。

三十多年前,澳洲樂隊air supply曾揚名四海,一曲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更是家傳戶曉。雖說年代久遠,這歌近年曾在電影艋舺出現過,所以我的萬千年輕網友/臉友可能也有點印象。




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有人譯作“讓愛無中生有”,有人譯作“讓愛一切成空”,意思幾乎相反。但我無意在此談正譯誤譯,只想舉出一個“搞笑神譯”。

當年某雜誌(我肯定是故意的)把歌名譯作:

做 愛 毫 不 費 力


正如臉書討論中提到,不只“做愛”詞義在上世紀漸漸從“談戀愛/情侶親暱動作”轉到“性愛”,英文make love也是如此。其實,會不會(待考)中文“做愛”一詞源自make love,而其詞義也跟著英文轉變?

- World Wide Words: Making Love
- The Grammarphobia Blog: Making love, then and now
- Dr. Goodword’s Language Blog: Making Love
- English Language & Usage Stack Exchange: What did 'make love' mean in the '60s?

2018-04-17

維穩之最高境界 中國統計數字穩如磐石

根據信得過官方數字,中國自2015年到今年第一季,季度GDP年增長率為:

7.0   7.0   6.9   6.8
6.7   6.7   6.7   6.8
6.9   6.9   6.8   6.8
6.8

2018-04-16

屠夫來襲!

幾隻灰屠夫鳥(Grey Butcherbird)今早來我家覓食,對象是屋檐下的黃蜂巢(見視頻末段)。





看資料,左邊顏色較淺近棕色的,應是幼鳥,但看體積又不太像。這要請教高明。




灰屠夫鳥又名伯勞,就是“勞燕分飛”或“東飛伯勞西飛燕”所指的伯勞。
- 曾堯角落:屠夫與伯勞

2018-04-14

愛的流放地

某年某日,日本某區間火車上,對面坐著一對年輕小夫妻。男的,偏矮身材,靦靦腆腆,正襟危坐。女的,微胖,眼專注讀小說,手卻每隔幾秒伸進手袋拿小糖果放進口中,津津有味,滿臉笑容。

他們中途下車,我的好奇心得到滿足,因為偷偷看到,若妻原來在讀愛の流刑地。


根據讀書記錄,我在2009年1月初連讀了渡邊淳一的愛的流放地和紫陽花日記(那時讀書勤奮,一周幾本),卻沒寫下任何讀後感,想是覺得不好不壞沒什麼好談吧。

今番重讀愛的流放地這部晚期作(故事忘得九九十十等同初讀),不能不說,大失所望,感覺是他的男女情慾論的配故事版,有齊他一生愛寫的題材和情節,但平板無新意,甚至可說粗劣(結尾尤其如此),僅靠大量色慾描寫支撐,跟他全盛期的失樂園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提到失樂園,因我不久前重讀,感受頗深。書中的不倫戀男女,因無力(其實主要是無心)應對現實壓力,選擇了一條解脫之路:與其各自費力處理家庭社會煩惱,與其面對將來感情轉淡色衰性弱,不如一了百了,雙雙在極樂中離開他們愛得要死的感官世界,體現他們的(當然也就是作者渡邊的)殉情美學。

處於不倫愛慾巔峰的男女,難免會意識到,極樂不永恆,將來必要面對感情轉淡色衰性弱(即是所謂從山頂出發,任何路都是往下走)。

作家何嘗不是?不過,人生處境,跟爬山有天壤之別,根本不可能自知當下已站在頂峰,只有回落的空間。

2018-04-12

習總果然是毛二!

習總表示「一帶一路」並非國際上有人所稱是中國的陰謀。它既不是二戰之後的「馬歇爾計劃」,也不是中國的圖謀,要有的話也是「陽謀」。



好個不是陰謀是「陽謀」!怎不令人回想當年:

讓大家鳴放,有人說是陰謀,我們說,這是「陽謀」。因為事先告訴了敵人:牛鬼蛇神只有讓它們出籠,才好殲滅他們,毒草只有讓它們出土,才便於鋤掉。


延伸閱讀:
- 李平:反右運動50年祭 (蘋果日報)
- 李建軍:“陽謀”不是1957年才出現的 (炎黃春秋)

李繩武點出爺爺李光耀盲點

早前分享了半島電視台新加坡專輯中訪問李繩武的一段話

我說這位李光耀孫子,既批評他的爺爺,也不無暗指叔叔現任總理李顯龍的不是(或在試圖延續皇朝到第三代),厲害!


貼後才知,原來半島電視台有上傳李繩武訪問的完整筆錄。電視專輯內李繩武說的那段話,有拼湊訪問中的另一段,而關於高估孩子能力的那段,也有刪減。整體而言,這樣剪接並沒有扭曲李繩武的意思。不過,我覺得意譯他這段話的完整版,並加入丁點上文下理也不無幫助:

------------------------------

李繩武談到祖父有個願景,就是新加坡政府往後要靠自身能力治國,不能不斷通過“政治供奉”他來維繫認受性。記者續問,李光耀這個願景,跟他讓兒子踏足政治有矛盾嗎?李繩武這樣回答:

I think a lot of parents have blind spots for their children. Every parent wants to believe that their child is very special. And especially to be trusted. And if you had something that you cared a lot about, it is not unreasonable for you to believe - truly or falsely - that your child might be a good caretaker of that. This is something that happens in a lot of businesses, right? There are a lot of family businesses that keep being family businesses long after they should have become publicly listed companies.

I'm not sure why my grandfather chose his own son and was willing to have his own son go into politics and be prime minister. But all I can say is that ... if there's one person in the world you're going to overestimate, it's your own child. And so this is not an inhuman error.

(意譯) 我想,很多父母對他們的孩子都有盲點。每個父母都希望相信自己的孩子很特別,也很可信賴。當你對某事情非常關切,那你可能會認為,你的孩子會是個好的看守者。這在很多企業經常出現,對不對?很多家族企業,即使過了成為上市公司的好時機,還在維持家族經營。

我不清楚祖父為何選擇他的兒子,要他踏足政治並成為總理,我只能說,若世人總不免會高估某個人的能力,那個人就是你的孩子。所以,這不算是常人不會犯的錯誤吧。

------------------------------

其他人不敢講或不願講的李光耀批評話,現在竟由他的孫子來講。李光耀無疑是20世紀政治巨人,但他有他的盲點,而這盲點,成了他一生功過表上的一大污點。

2018-04-11

(18冬末日本) 2 滋賀北陸信越東京

(上接(18冬末日本) 1 東北靜岡


二三月冬末期間,首次利用21天全國JR Pass在日本轉了一個小圈:東北,靜岡,滋賀,北陸。

東京(1)-山形(2)-仙台(2)-沼津(4)-日本平(1)-大津(2)-福井(2)-金沢(5)-東京(2)

- 幸運地看到晴天下的藏王樹冰
- 嚴寒冬天導致河津櫻晚開(後來的正式櫻花季卻是早開)
- 從日本平遙望富士山真是一流享受
- 坐了兩趟特色列車:花嫁暖簾和現美新幹線
- 冷門的永平寺和那谷寺很值得參觀
- 天氣對了但仍不能從見晴海岸看到海上立山連峰
- 富山是個好地方,圖書館不能錯過


(點擊照片進入相簿)

滋賀 - 近江八幡 大津


北陸 - 永平寺


北陸 - 那谷寺


北陸 - 福井市 敦賀 加賀溫泉


北陸 - 冰見 見晴海岸 高岡


北陸 - 金沢


北陸 - 富山市


北陸信越 - 花嫁暖簾列車 現美新幹線


信越 - 長野市,上越妙高駅


信越 - 越後湯沢 新潟市


東京 - 新宿御苑

(18冬末日本) 1 東北靜岡

(下接:(18冬末日本) 2 滋賀北陸信越東京


二三月冬末期間,首次利用21天全國JR Pass在日本轉了一個小圈:東北,靜岡,滋賀,北陸。

東京(1)-山形(2)-仙台(2)-沼津(4)-日本平(1)-大津(2)-福井(2)-金沢(5)-東京(2)

- 幸運地看到晴天下的藏王樹冰
- 嚴寒冬天導致河津櫻晚開(後來的正式櫻花季卻是早開)
- 從日本平遙望富士山真是一流享受
- 坐了兩趟特色列車:花嫁暖簾和現美新幹線
- 冷門的永平寺和那谷寺很值得參觀
- 天氣對了但仍不能從見晴海岸看到海上立山連峰
- 富山是個好地方,圖書館不能錯過


(點擊照片進入相簿)

東北 - 銀山溫泉


東北 - 藏王樹冰


東北 - 山形


東北 - 猊鼻溪


東北 - 仙台 盛岡


靜岡 - 時之栖 Illumination


靜岡 - 富士宮


靜岡 - 熱海梅園


靜岡 - 河津櫻


靜岡 - 沼津 三島


靜岡 - 日本平


靜岡 - 清水 靜岡市 浜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