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4

金刻羽與李繩武

事有湊巧,剛讀了兩篇年輕經濟學者談政治的文章/訪問。巧就巧在,兩人的非學術背景也有很多共同點:都來自亞洲,都在外國生活任教一流大學,且都是所謂權貴後代。

一位是Keyu Jin/金刻羽,任教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即亞投行)行長金立群女兒。

另一位是Li Sheng Wu/李繩武,任教美國哈佛,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孫子,現任總理李顯龍侄子。

金刻羽那篇,題為The West Is Wrong About China's President(西方對中國國家主席的看法是錯的)。文章新意欠奉,為習近平集權,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辯護,跟喉舌論調沒太大分別。且她通篇多次用上the West,Western political model,Western media等字眼,恍如“中國模式”代言人。

我尊重多元,不會因為某人尊崇習近平,跟我的看法相反,就肆意批評。但看到她只強調集權的好處,無視公民社會萎縮,異見者不單無渠道表達更被殘酷打壓,有點失望。另外,她是習粉,對他獨攬大權自是滿心歡喜,不過,若中國的開倒車集大權者,是跟她同姓的朝鮮金那類人物,她又會有何說法?結論是,覺得金刻羽不過爾爾,往後不會花時間讀她的新文。

當然,說金刻羽是“權貴後代”,多少有點誇張。她的教席,乃是通過個人才智和努力得來,我沒有太大懷疑。她的爸爸在中國也算不上很高級別當權很久的權貴。相反,若論權貴後代,李繩武的地位在新加坡應該沒幾人能及。

可他卻致力拆掉“李家皇朝”這個神主牌。去年李顯龍的妹妹和弟弟跟哥哥公開反目,而李繩武因寫了幾句批評新加坡法治的私話,惹上官非,現過著“半流亡”生活。我一直強調,李光耀故居應否拆除的爭議,只是爆發點,李家後人反目的原因更深更遠,其中一條主線,是妹妹和弟弟認為李顯龍跟太太何晶企圖通過延續李家品牌,為第三代登基鋪路。這指責,她倆曾通過文字公開表達。

半島電視台這個新加坡專輯,找來極少曝光的李繩武訪問。有趣的是,他除了再次批評李顯龍兒子李鴻毅的“我對政治不感興趣”聲明不夠清晰堅定外,還說了以下一番話:

It’s valuable, in Singapore, that there’d be a transition away from family brand name. I am not sure why my grandfather chose his own son and was willing to have his own son going into politics and be prime minister, but all I can say is that there are a lot of human beings, you know, if there is one person in the world you are going to overestimate, it is your own child. 
(意譯:新加坡需要過渡到不再依靠家族品牌。我不清楚祖父為何選擇他的兒子,要他踏足政治並成為總理,只能說,如果世人總不免會高估一個人的能力,那個人就是他的孩子。)

既批評他的爺爺,也暗指叔叔的不是,厲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