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4

愛的流放地

某年某日,日本某區間火車上,對面坐著一對年輕小夫妻。男的,偏矮身材,靦靦腆腆,正襟危坐。女的,微胖,眼專注讀小說,手卻每隔幾秒伸進手袋拿小糖果放進口中,津津有味,滿臉笑容。

他們中途下車,我的好奇心得到滿足,因為偷偷看到,若妻原來在讀愛の流刑地。


根據讀書記錄,我在2009年1月初連讀了渡邊淳一的愛的流放地和紫陽花日記(那時讀書勤奮,一周幾本),卻沒寫下任何讀後感,想是覺得不好不壞沒什麼好談吧。

今番重讀愛的流放地這部晚期作(故事忘得九九十十等同初讀),不能不說,大失所望,感覺是他的男女情慾論的配故事版,有齊他一生愛寫的題材和情節,但平板無新意,甚至可說粗劣(結尾尤其如此),僅靠大量色慾描寫支撐,跟他全盛期的失樂園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提到失樂園,因我不久前重讀,感受頗深。書中的不倫戀男女,因無力(其實主要是無心)應對現實壓力,選擇了一條解脫之路:與其各自費力處理家庭社會煩惱,與其面對將來感情轉淡色衰性弱,不如一了百了,雙雙在極樂中離開他們愛得要死的感官世界,體現他們的(當然也就是作者渡邊的)殉情美學。

處於不倫愛慾巔峰的男女,難免會意識到,極樂不永恆,將來必要面對感情轉淡色衰性弱(即是所謂從山頂出發,任何路都是往下走)。

作家何嘗不是?不過,人生處境,跟爬山有天壤之別,根本不可能自知當下已站在頂峰,只有回落的空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