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9

我的青春小鳥

本想貼這張貪玩“selfie”,題為“我的青春小鳥”,但拍得實在不好,遂作罷。

後來新相識臉友貼一幅丁衍庸送給他的水墨蘭蛙,令我想起,這隻“青春小鳥”,乃丁公弟子莫一點手筆,而我年輕時跟他學過幾年國畫。

(那我算不算丁公徒孫? :-) )

當年大學畢業不久,到香港藝術中心上短期國畫課程,莫一點授課。莫雖是丁衍庸入室弟子,畫風卻很不一樣,基本上走溫柔婉約花鳥蟲魚路線,所以學生也幾乎全是溫柔婉約的年輕女生。

後來我就跟著女同學們從藝術中心移師至莫的畫室繼續上課,每週一晚,課後一起晚飯談天(這對我才是重點!)。

可惜,物以罕為貴並非必然。我雖是班上為數甚少的男生,女生們卻始終不太理睬我,把愛心傾注到另一位,小鮮肉般的美男子。今天還能記得的是,他是上海人,洋名叫George,名字叫喬奇。

----------------------------

同場加映:另一張“selfi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