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3

世界杯決賽前夕寫兩句克羅地亞


這照片是2006年6月初在克羅地亞(Croatia)旅遊名城杜布羅夫尼克(Dubrovnik)拍的。

那時,克羅地亞獨立了不過15年,離擺脫塞爾維亞(Serbia)炮火轟擊也只是10年多一點,彈痕尤新。當地人很喜歡跟你談塞爾維亞人的惡行,還指點不同建築物的累累彈痕讓你有真實感受。

不過,我去的都是旅遊城市/景點,若說能體察民間苦難那是自欺欺人,況且克羅地亞本來就是南斯拉夫(Yugoslavia)瓦解前較富裕較西方的地區,故所到之處,欣欣向榮,不太容易看到深刻的戰爭創傷。

值得一提的是,逗留杜布羅夫尼克期間,去了趟黑山(Montenegro)一天遊。那天正好是黑山共和國正式獨立(2006年6月3日)的第3天,入境一切如常從簡,無須任何其他證件。不過,跟杜布羅夫尼克相比,黑山貧窮得多,東歐共產味道濃厚,外國旅客到訪對他們來說尚是新事物。

(黑山這個名字為西方大眾所知,主要是通過同年上映的占士邦電影皇家賭場/Casino Royale,據知片中--我沒看電影--有在黑山發生的好些情節。不過,說是“黑山”,電影實景其實全在捷克某小鎮拍攝)

2018-07-11

日本平與富士山

位於靜岡縣,鄰近清水港的日本平,是個高約300米的小山丘。它的最大賣點,是那無阻隔的富士山遠觀。


我們到達日本平的那個下午,天晴但有雲,視野不太清晰,但幸運地沒有完全把富士山遮蓋,它的雪頂在雲端冒出,像浮在半空似的。



接近黃昏,雲霧漸散,富士山的踪影越見清楚,令人對明早充滿期待。


果然沒令我失望,不枉我一早爬起來,冒著冬末初春的寒氣眺望富士山!





日本平本身沒什麼其他景點,旅遊設施也不多,基本上就是一個觀景台(2018年3月去的時候,新的迴廊式觀景台尚未完工)。由此可坐吊車往返久能山東照宮參觀。

不過,建在日本平山上的酒店(就叫日本平ホテル),因有絕佳的富士山景觀,故號稱“風景美術館”。



不難想像,擁山景那邊,房價不菲。但背向那邊,遇上特價傾銷,可以很便宜。我們就是趁機會得以住上一晚。酒店“遺世獨立”,周遭商店欠奉,晚餐也只能在此解決。

不住的話,也可以趁好天氣到來,一面喝下午茶一面欣賞富士山美景。



(交通:從靜岡市乘巴士或酒店接駁車,每程約40分鐘。自駕前往較方便)


------------------------------

(點擊下圖進入日本平相簿)

2018-07-09

羅丹與銀杏

Auguste Rodin 羅丹
The Burghers of Calais 卡萊市民 | The Gates of Hell 地獄之門 | The Thinker 沉思者





(日本 東京 國立西洋美術館 2008-11-29)

2018-07-08

亨利摩爾@箱根彫刻の森美術館 Henry Moore@Hakone Open-Air Museum

- Susan Chira, NYT: A Japanese Shrine to Henry Moore
- Henry Moore Foundation: Hakone Open-Air Museum, Japan
- 箱根彫刻の森美術館 Hakone Open-Air Museum


Large Spindle Piece (back), Two Piece Reclining Figure: Cut (front)


Two Piece Reclining Figure: Cut | Family Group


Reclining Figure: Arch Leg


Reclining Figure: Angles


Reclining Figure


Two Piece Reclining Figure: Points


Seated Woman | Mother and Child: Block Seat


------------------------------

【2006日本訪古賞楓】 在箱根的溫泉旅館享受過展望風呂浸浴,及悠閒地吃過早餐後,出發往雕刻之森美術館。顧名思義,這個美術館的特色是將名家雕刻作品散置於大片原野上。這比將它們困在室內密封的美術館強得多了。我們在「館」內逛了好幾小時,寫意之極,樂而忘返。

美術館的一角,有個長弧型的足湯,免費供遊人一面浴足,一面欣賞Henry Moore的作品和一個類似巨型萬花筒的圓塔。旁邊的矮建築物,下層是藝術小賣部,上面展示了一些畢卡索的作品和他的工作室的還原。再過一段路,方是真正的「畢卡索館」,收藏了他的一些大型畫作和不少陶器作品,很有參觀價值。

2018-07-07

【2006日本訪古賞楓】 新穗高

離高山市不遠,在日本北阿爾卑斯山山麓的五個溫泉地(平湯‧福地‧新平湯‧櫪尾‧新穗高),一般被合稱為奧飛驒溫泉鄉。

乘車蜿蜒上山,到達新穗高溫泉時,已達海拔1,100多米。由此從登山吊車到西穗高口總站,海拔更高達2,100多米。從此處的展望台,可全面飽覽北阿爾卑斯山風光和幾座高達3000米的山峰。

在車站售票處得知有新穗高的特價套票,5,000日元,包兩天無限次乘搭往來高山與新穗高的巴士,登山吊車來回,和在平湯溫泉泡浴。(巴士和吊車一般票價為4,200日元和2,800日元)

巴士開行後,沿途間中有人上車下車,可能是早班車的關係,車上大部分時間只有4-5乘客。車子在平湯溫泉略停了幾分鐘。只見四野無人,商鋪關閉,活像一座死城。離開高山1.5小時後,終於到了新穗高溫泉。四野依然無人,只有綿綿細雪飄下,地面微有積雪。


到了登山吊車站,站內只有我們和三個台灣遊客。在吊車內大家都可以自由走動取景。

第一程吊車時間很短,只需幾分鐘。到站後需轉乘白色的雙層吊車繼續上山。中途站內顯示總站氣溫在零度以下,而且視野「不良」。雖說有點失望,但既來之,則安之。





果然,吊車開動不斷往上升時,視野一片糢糊,只能看見較近景物。



不過,白皚皚的樹林在吊車下經過,既夢幻又壯觀,是一次難得的經驗。


到達總站後,第一時間加衣戴帽,跑上頂層展望台。

展望台上風雪交加,週遭白茫茫一片,既恐怖又好玩。一名男工作人員拉我們到女工作人員處。只見她可憐兮兮地拿著一塊「只今の氣溫-6°C」紙牌,我們大惑不解,後來明白他們想我們付錢拿牌拍個「立此存照」。



離開展望台後,我們返回下一層,通過大門走出花園。只見一片雪海,雪深有時達十多厘米,我們在漫天飄雪下,玩個樂不可支。






人倦了,身濕了,於是返回室內的火爐旁取暖乾衣,順便吃點零食充飢。逛過紀念品店和吃過午飯後,已過中午,我們開始回程。吊車依舊,但人數已10倍增。




巴士回程時景色如何,恕難奉告,因為全程我都在睡夢之中。